新城規劃論證凸顯陽光政府實行科學決策

運輸工務司與負責新城區總體規劃研究的中國城市規劃學會本周日舉行的「澳門新城區總體規劃草案專家論證會」,有來自內地、美國、香港及澳門不同範疇的十四位專家提出八十多項意見。這些意見包括善用新區土地資源、支持經濟產業適度多元化發展,為文化創意產業、會展業、物流業等預留空間等;新舊區發揮互補作用,彌補舊區民生設施不足;做好地下空間規劃;關注水環境、環境保護及致力拓展綠色空間;節約用地及檢視現時設施,並整合有條件的設施,如外港碼頭等;在區域合作方面完善新城各區的交通、路網及軌道接駁,以及與港珠澳大橋、珠海十字門之間連接等。為提供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化相應的空間,新城填海區的空間佈局主要從彌補舊城區在發展旅遊業方面的不足,例如對公共設施及服務設施方面作出考慮;在基礎設施方面,考慮如何完善整個澳門的交通系統,與珠海的銜接;拓展市民生活空間、文化設施,增設文化創意產業所需設施及展覽場地等。特區政府將會秉持「科學規劃、合理佈局、集約利用」的原則,繼續透過政府組織,規劃統籌,公眾參與,凝聚共識;專家領銜,科學分析,群策群力,藉新城建設的契機,打造嶄新宜居城市面貌,落實「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發展定位。

受澳門特區政府委託進行新城規劃研究的中國城規學會副理事長石楠指出,澳門新城區總體規劃草案將於十月出臺並進行為期兩個月的公開諮詢,屆時特區政府將在科學館及在全澳進行針對性的新城規劃展覽,透過模型及電腦視象等,向社會公眾介紹未來新城規劃構思,就新城填海區的交通、土地規劃,以及人口密度分佈等問題諮詢社會各界的意見,為進一步深化及完善規劃草案提供參考。石楠表示,新城區規劃主要目標是要為澳門多元產業發展預留空間,創造條件,推動澳門「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建設,同時令新舊城區功能扶持互補、協調共贏。在空間上,新城區建設對珠澳的未來整體格局起著關鍵作用,也給澳門重新塑造群島城市的山海城整體景觀提供良機。

這樣的論證會,是特區政府以「陽光政府」的標準來嚴格要求自己,並進行科學決策的具體表現,也是專家路線與群眾路線相結合的典範,可以防止「個人說了算」、「拍腦門決策」的弊端。更重要的是,經過論證之後,使到這三百五十公傾的土地,對澳門特區的可持續發展,尤其是貫徹執行國家「十二五」規劃對澳門經濟發展所賦予「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及「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定位,大有裨益。

專家學者所提出的每一項建議,都值得認真研究,吸收其中的符合澳門特區發展方向的精華,再結合澳門的實際情況,經過由上至下、再由下至上的反復論證之後,最終定案。相信,這將大為有利於用好、用足、用盡新城區的每一平方公尺土地,讓有限的土地面積發揮最大的作用,亦即使其資源效益無限擴大化,為合理科學利用土地資源創造範例。

論證會上提及避免屏風樓的問題,主要是出於受航空役權高度限制的考量。其實,從另一個角度看,對新城填海區建築物的高度進行限制,是避免複製又一個「香港」,保持澳門城區中西文化交融特色,更為重要。實際上,近二、三十年來全國各地的城市建設發展,千人一面,大同小異,都是玻璃幕牆式的高樓大廈相聚成堆,失去每一個不同城市的具體特色,令到人們大有「似曾相識」的感覺,尤令喜愛尋找和享受不同特色城市的遊客大失所望,遊完一個上海或廣州,就無須再到其他城市旅遊,因為閉起眼睛也能想像其他城市是什麼樣子,什麼風格。

內地和海外遊客之所以喜愛到澳門旅遊,就是因為澳門雖然在社會制度和人文風格上與香港相同或非常接近,但城市景觀卻大不一樣。澳門雖然沒有香港的繁華及密集的「石屎森林」,但卻具有豐富的中西文化交融資源,且城市氛圍相當休閑舒適,空氣也清新很多。這是很多內地遊客公開發表的文章經常提及到的。既然如此,新城填海區也應延伸並發展這種風格,並在此基礎上,根據形勢發展和時空變化,創造一個現代化的「澳門歷史城區」,而不是盲目追隨香港式的「石屎森林」,使澳門與香港具有一定的區隔。這就不用擔心海內外遊客在到了香港之後,認為澳門也是一樣而無須前往,而是即使是進入賭場的打算,也仍有非到澳門不可一遊不可的念頭。

新城填海區避建屏風樓,也是表達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遺中心的敬意和誠意。實際上,澳門「申遺」成功後,接連遭遇不少挫折。並非是政府和居民對歷史建築物維護不好,相反倒是費盡了心機的,問題是在於「澳門歷史城區」的周邊景觀與之並不協調,新式高樓大廈與「澳門歷史城區」比鄰相處,彼此風格格格不入,甚至是遮擋了歷史建築物如「東望洋燈塔」等。繼世遺中心發函要求解釋之後,據說最近又發話,倘再不予以改善,將予「停牌」處分。因此,在新城填海區以「澳門歷史城區」的概念,營造現代式的「澳門歷史城區」,應是正面應對世遺中心責難的一個有效辦法。

特區政府對新城填海區的發展規劃研究進行這種充分發動專家及群眾,集納百家智慧的方式,其實也是對中央政府批准填海計劃的一種善意回應。實際上,在這次論證會上披露的一個情況,就是特區政府在向中央政府申請填海造地三百五十公傾土地時,其中一個承諾是不會在新城填海區土地發展博彩設施。這顯然是面對中央政府曾經遲遲未有批覆該計劃的的正面回應。

實際上,更重要的是,當年中央政府未能及時批覆這個新城填海區計劃,坊間曾風傳中央主要是出於如下的幾個考量:在政治上,當「歐案」風頭火勢之際,當時確實不是批覆該計劃的好時機,即使中央認為何厚鏵無須為「歐案」負責。而在技術上,這個填海計劃事關重大,中央必須從各方面的技術因素,包括海象、水文、航線等,進行慎重的研究。尤其是針對澳門特區政府「超前批地」的情況,擔心「個人說了算」式的批地承諾再次上演,很快就將會把三百五十公傾土地全部批光,重演「提前把子孫後代的土地資源都吃光」一幕。如今新一屆特區政府對新城填海區的規劃進行反復論證,應可消除中央對「個人說了算」式批地的疑慮,更將加強中央政府對澳門特區政府合理科學公開批地用地的信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