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方丈洋和尚應盡快唸好巴士服務這部經 

新巴士服務模式的試驗期,即將過去。再過幾天,就是本澳各中小學的開學日,全澳十多萬學生及其家長,以及教師齊齊出動,就將是對巴士服務新模式的重大考驗。如果說,在過去的一個月裡,由於是新模式,也由於有新經營者加入,因而需要磨合,人們仍給予諒解、寬容的話,那麼,在經過了一個月的磨合期,即使是「死」的機器,也已磨合成功,由「活」的人來主導的巴士服務新模式,就不應再仍是處於「磨合」狀態。尤其是在各學校開學之後,人們的忍耐性是有限度的,就不會如此客氣地對待各相關機構的了。

澳門特區政府及其相關部門經過調查研究,決定實行由政府包底的巴士服務新模式,這本身沒有錯。實際上,巴士服務雖然也是商業營運,但由於其所提供的服務卻是公益事業,因而在國內外,都已有要由政府介入的趨向。西方發達國家目前大多開始探索新的公交管理體制——政府主導下市場競爭模式。這種模式下政府主導公交的發展,但政府不參與公交運營,政府通往往通過競爭性招標來授予線路經營權合同,通過一定的激勵措施(如予以一定的財政支持等),促使公交企業有序競爭。而在內地,在改革開放初期,一些城市開始大規模地引入私營企業到公交運營中來,政府完全放開了管制。開始的幾年,巴士公司發展迅猛,企業大多盈利。但隨後由於競爭過度,公交服務品質下降;私家車增加,公交企業運營成本增加,公交運營企業出現虧損。很多企業生存舉步維艱。為了改變公交運營企業的困境,內地很多城市探索了公交管理改革的新路子,包括上海、深圳、青島等城市,開始探索政府主導下引入市場競爭的公交發展模式。許多城市建立線路經營權競爭制度,改革完善競標和監督機制,初步形成了府主導下引入市場競爭的公交發展模式。在北京,更是採取了政府補貼的制度。而澳門特區的巴士服務新模式,就有點北京模式的影子。

因此可以說,澳門巴士服務新模式是一部「新經」,而這部「新經」唸得好不好,還要看方丈是否主持有方,和尚是否具備「唸新經」的「法力」。現在看來,交通事務局這座「新寺」剛成立,「寺」裡的「方丈」大多是「半路出家」,亦即是「入寺」之前並非是「主持唸經」的,故這盤「經」唸得並不好。但在經過實踐之後,逐漸積累經驗,相信就能順利上路。

從近一個月來的情況看,交通事務局這座「新寺」裡的「新方丈」最大的失誤,就是以為「遠來的洋和尚會唸經」,就把改善澳門巴士服務的希望,主要地寄託在「洋和尚」的身上。但結果卻是適得其反,這一個月來的混亂狀況,問題主要就是出在引進外國資金、並引進外國巴士管理模式的「維澳蓮運」這個「洋和尚」的身上。而其他兩家巴士公司,由於是「本土和尚」,熟頭熟路,因而中規中矩,甚至是在「洋和尚」力有不逮時,還能夠抽身支援,直到「洋和尚」反來向「土和尚」「抽水」,「土和尚」這才停止支援「洋和尚」。

這是一個深刻的教訓,折射了交通局這個「新方丈」「崇洋迷外」思想頗為嚴重,以至是嚴重到竟然以為沒有「土和尚」,巴士服務新模式這部「經」可以唸得更好,因而曾輕率地找籍口踢開其中一個「土和尚」,並打算讓「洋和尚」經營本澳五分之三的標段,而且還是客流量最大的主要線路。事實已經證明瞭,如果不是特區政府後來為了息訟,決定要「維澳蓮運」「嘔」出其中一個段標,以「施捨」給「澳巴」,可能在這一個月的磨合期裡,情況更為混亂。

從交通局近日的言論看,其「崇洋迷外」的思想是有其「本」的,就是認為「洋和尚」在外國的經營實績不錯,而且承諾在澳門也將會唸「洋經」——採用先進的電子管理系統,並引進先進的巴士,因而得到了「新方丈」的青睞。但「新方丈」似乎忘記了「洋經」也須根據本地區的實際進行調適,才能唸得通。畢竟,歐洲國家與澳門在各方面都存在著較大的差異,包括城市交通環境、人文環境等,是不能完全照搬套用的。「洋經」在當地可以唸得通,在澳門就未必能唸得通,一定要結合澳門的實際情況進行適應性調適,才能唸得好。

其實,要說「洋和尚」未有結合本地實際,也是冤了他,他確實是沒有把西方的「洋巴士」引進澳門,反倒是澳門「本土和尚」所使用的巴士,是由外國生產的「洋巴士」。但由於「本土和尚」瞭解澳門的實際情況,因而所引進的「洋巴士」,也就幾乎等於是為澳門的實際情況「度身定做」,故此無論是在過去,還是在實施巴士服務新模式後,都能得心應手,甚至是支援「洋和尚」。而「洋和尚」使用的巴士,是內地生產的巴士,按道理是適合澳門的東方人標準及生活習慣。但「洋和尚」其實是理解錯了,澳門畢竟是實行「一國兩制」,由於長期以來的不同發展和生活模式,導致澳門與內地的巴士服務模式,及所使用的巴士型號,都有所不同。實際上,就有網友指出,「維澳蓮運」所使用的巴士,是內地農村的「村村通」巴士,亦即「最後 一公里 巴士」,一般用作短途接駁,難以適應澳門的城市公共運輸及街道狹窄的實際情況。尤其是其引擎馬力不足,以致經常「死火」,要警民一道推車。據說,「維澳蓮運」當初在與交通局簽約時,是承諾購置內地某知名車廠的品牌產品的,但實際執行情況並非如此。其中,是否涉及到「違約」的行為?這是需要釐定清楚的。

為今之計,就是「新方丈」盡快掌握「真經」,「洋和尚」盡快將「洋經」與本土環境相結合適應,將巴士服務新模式這部「真經」唸好。

(發自臺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