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外腦結合確定世界旅遊休閑中心路向

中國社會科學院「關於將澳門建設成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研究課題組一行目前正在澳進行第一階段的實地調研工作,與本澳相關政府部門、機構、社團代表座談,聽取各方對澳門建設成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意見和建議,以便為澳門特區政府提供一份具有實際參考價值的研究報告。此顯示,澳門特區有關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實質研究工作,已經正式啟動。

「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概念,最早見於由國務院批准的《珠江三角州地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國家在制定「十二五」規劃時,將「十一五」規劃賦予澳門經濟發展定位的「經濟適度多元發展」,與《珠三角發展規劃》的「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合併,為「支持澳門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化」,及「支持澳門建設世界旅遊中心」。

澳門如何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相信最初大家的心中都沒有底。雖然澳門的優勢不少,比如澳門本身擁有許多獨特的旅遊資源如南歐風光,及被納入《世遺名錄》的「澳門歷史城區」等,但弱項更為突出,如澳門地域狹小、資源貧乏,博彩業一支獨大,澳門旅遊市場的客源主要是來自內地等。這些,都是澳門要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必然會遇到的困難。

如何針對這些困難進行研究,並探討適合澳門實際情況的發展路向?這就需要學者專家們先行進行調查研究,然而,澳門本身的研究專才較少,而且長期身處澳門,「久入鮑魚之肆,不聞其臭」,難以跳脫自身眼界視野;但他們熟悉澳門情況,瞭解澳門經濟發展規律。因此,邀請「外腦」尤其是具有較高理論研究和政策諮詢素質和國際觀的國家級智囊機構,並與「內腦」亦即澳門本地研究人員相結合,進行調查研究,應是可行辦法。

去年十二月,特首崔世安在赴京述職時,曾拜會中國社科院陳奎元院長,委託中國社科院協助澳門特區開展打造「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課題研究,雙方達成了共識。隨後,澳門特區政府積極跟進。今年一月間,澳門特區政府行政會秘書長兼特首辦顧問柯嵐、特首辦顧問兼澳門基金會信託委員會主任秘書高展鴻,受特首崔世安的委派,前赴中國社科院,與陳奎元院長指定執行合作任務的財政與貿易經濟研究所的專家舉行會談,具體洽商合作研究「打造世界旅遊休閒中心」課題的事宜。七月,剛成立不久的特區政府政策研究室也由劉本立主任率團赴京,

與中國社科院財貿所所長高培勇簽署了「關於將澳門建設成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研究合作意向書,具體落實了特首崔世安與陳奎元院長達成的共識。而今次中國社科院財貿所「關於將澳門建設成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研究課題組來澳進行第一階段的實地調研,就是落實相關協議的具體行動。

澳門要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也引起了內地其他智囊機構的注意。如國家旅遊總局屬下的中國旅遊研究院,也曾派員到澳門進行考察、探討,其院長戴斌也發表過考察研究報告。

要將澳門建設為「世界旅遊休閑中心」,首先就要明確其定位。這要從幾個方面考量,其一是組成「世界旅遊休閑中心」這個概念的幾個基本元素,如「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等;其二是搞清楚中央要求澳門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背景;其三是要結合澳門的實際情況,不能「紙上談兵」。

有關組成「世界旅遊休閑中心」這一概念的具體元素,不少學者專家發表了他們的研究成果,也都很有見地,頗有參考價值。但是,對其中最重要的元素「世界」的理解,似乎存在著較大的分歧。有說是「世界知名度」的,也有說是「具有世界級的旅遊休閒設施」的,亦有說是「以旅遊業為主導產業的世界旅遊城市」的,而忽略了「世界客源」這個應有元素,甚至是否定這個元素。實際上,中國旅遊研究院院長戴斌在內地與澳門旅遊工作磋商會上的專題發言中就認為,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並不以世界性客源為衡量標準。他的論據是,目前大中華地區的客源占到澳門遊客總體的百分之八十八,亞洲以外的遠端遊客占比僅為百分之四,這種格局在未來較長一段時間內都難以改變,但這從不影響國際社會對澳門的認可。 「世界」的含義關鍵在於國際知名度、全球競爭力和世界影響力。所謂的世界客源,不過是我們工作方向之一,是一個指導性指標,而非約束性指標。

這一觀點,恐怕與中央政府對澳門旅遊業發展定位的期許的背景,有一定的距離。實際上,二零零二年中央批准澳門開放賭牌,據說時任國家主席的江澤民就指示,必須引進國際名牌博彩業者,以吸引國際高端賭客。因此,這個「世界」,就應體現在服務對象方面,目的是為了吸引世界性的遊客。

因此,我們就可以理解,為何「世界旅遊休閑中心」被率先寫進《珠三角發展規劃》,目的就是藉著「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及「一程多站」的方式,將到澳門旅遊的國際遊客,再引介到內地尤其是廣東去。

為此,《粵澳合作框架協議》對粵澳合作的定位列有四項,其第一項就是「建構世界著名旅遊休閑目的地」,並在第三章「產業協同發展」的第一條「旅遊」中,強調「共同開拓海外旅遊市場,吸引國際遊客,互享國際客源」。這個「目的地」,顯然指的就是以國際遊客為主要對象。

二零零三年,中央政府為了協助經歷亞洲金融風暴及「SARS」劫難的香港特區恢復經濟,先後推出「CEPA」和「個人遊」。本著「一碗水端平」的原則,中央政府也將這兩項「惠港」措施適用於澳門。也正在此時,澳門有新式賭場開業,因而「個人遊」成了澳門博彩業的主要客源,超過了原來主要客源的香港、台灣和東南亞。

由於內地遊客到澳門參賭衍生了許多副作用,包括不少民營企業破產、政企官員腐敗、跨境刑事犯罪,還有賭資來澳涉嫌洗黑錢等,中央曾採取了遏制措施,包括收緊「個人遊」簽注和限制黨政幹部到澳門公幹、旅遊。

當然,戴斌所說的當前赴澳的遊客以大中華遊客為主,短期內難以改變,這也是事實。但正因為如此,就更需要我們多作努力,將澳門建設成為能夠吸引外國遊客來此一遊的「世界旅遊休閒中心」。

實際上,在連實行清教徒式管治的新加坡也已開賭,東南亞各國的賭場如雨後春筍般建立,台灣也有開賭的打算之後,澳門要吸引國際高端賭客,困難度又增加了許多。這就更需要在「休閑」方面多下功夫,使到澳門與新加坡等地相比,除了博彩之外,還有其他的適合一家大小休閑的旅遊項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