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資博企圖以既成事實挾持澳府手法失靈

美資博企「永利」前日清晨在香港聯交所網絡公佈,其於上週五獲澳門特區政府批出路城約五十一英畝(約二十萬六千平方米)土地合約,允許發展包括博彩、酒店、會議場地、零售、餐飲、水療的度假村。批地年期廿五年,土地溢價金十五億四千七百多萬元。然而,澳門特區政府土地運輸工務局隨即於傍晚發出新聞稿,指出「永利」路申請個案正在審批中,政府仍未有最終決定。鑑於申請個案的程序尚未全部完成,政府會在適當時候向外公佈。政府一直重視土地資源的管理和利用,並嚴格按照《土地法》及相關法律的規定批給土地。

盡管澳門特區政府及時予以澄清,但由於「永利」、「澳博」、「美高梅」等博企在特區政府宣佈調控博彩業前已遞交在路城發展博彩項目申請之事,已是街知巷聞;而許多民間團體自行繪製的路城用地發展規劃圖,也已明確標示包括「永利」在內的博企的計劃用地位置,而「永利」也在目標地段圍上了圍板,而政府有關部門卻始終沒有提出異議,因此可以說,「永利」獲得這幅土地的使用權,已是十不離八九,因而「永利」才會那麼信心滿滿地予以宣佈。

但為何土地運輸工務局今次卻要掃「永利」的興,發出這則新聞稿呢?新聞稿沒有說明緣由,但其中「政府一直重視土地資源的管理和利用」的一句,已經露出了端倪。實際上,兩日來坊間議論紛紛,因為針對美國博企的用地問題「開涮」,已不是第一遭,「金沙」的第七、八期土地就已是「前科」,即使是「金沙」出動到要暗中蒐集特區政府高官的「黑材料」以作要挾的「喇咋招」,特區政府也不為所動。

然而,到目前為止,尚未有「永利」也在使用「喇咋招」手段的公開報導,為何特區政府還是要掃「永利」的興?其實從新聞稿看,政府最直接的意圖,可能是要防止「永利」以在香港聯交所搶發消息的手法,來造成「既成事實」,迫使特區政府趕快批出這幅土地。而特區政府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及主導權,不被「永利」牽著鼻子走,因而以新聞稿來打了「永利」一巴掌。倘事實是如此,「永利」就是「聰明反被聰明誤」,適得其反、欲速不達了。

其實,「永利」以「借助鍾馗打鬼」的手段來威迫特區政府,是早已使用的怪招。當初,是以澳門特區必須制定賭場投資的法律為籍口,作為履行投資承諾的條件。這就迫使澳門特區立了一個令內地與澳門關係陷入尷尬境地的法律,使到澳門賭場放貸合法化,而「債主」就可以跑到內地「追債」。但內地可不吃這一套,由於《刑法》將聚眾賭博視為刑事犯罪,放高利貸也是刑事犯罪,因而跨境到內地或委託內地居民向因在澳門參賭而欠下債務的「債仔」討價的行為,仍然視為刑事犯罪。此就是「一國兩制」的區隔,澳門法律的效力不及於內地。

因此可以說,今次澳門特區政府不再對「永利」的行為「俯首稱臣」了。就此而言,新一屆特區政府對如何正確對待美資博企,有了精確的定位,不再被美資博企牽著鼻子走。

當然,更有主要原因,就是如何善用及用好路城餘下的土地,為落實貫徹「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定位服務。因此,工務局新聞稿「政府一直重視土地資源的管理和利用」這一句就足以說明瞭問題。而向「永利」「開涮」,是揀中了對象。

實際上,當初「永利」之所以能在賭牌開投的激烈競爭中取得一個賭牌,是使用了近似「呃呃嚇」的手法,其競投書將其「永利渡假村」吹得天花亂墜,因而澳門特區政府「賭牌公開競投委員會」在向時任特首的何厚鏵提交的具說明理由的「報告書」中就指出,永利渡假村股份有限公司「因其控權股東WYNN有非常傑出的成就,就是其在將拉斯維加斯由一個(純屬)博彩旅遊目的地變成一個舉家旅遊的目的地方面,即使不是唯一的先驅,也肯定是先驅之一,澳門能由博彩旅遊目的地變成一個舉家旅遊目的地正是澳門市民渴望已久的。」因此,「永利」以總分第二奪得了一個賭牌。

使用「呃呃嚇」手段的人多數有個共通點,曰:「過了海就是神仙」。「永利」也擺脫不了這個「規律」。實際上,「永利」在拿到賭牌之後,除了是「無本生利」,以九億美元將其副牌轉售出去,取得「種薑養羊,無本沾利」的效果,亦即不用一分錢投入,以售賣副牌的收入來履行興建其旗艦酒店的合約義務,就可「空手套白狼」地獲得一間賭場酒店之外,更令人不滿的是,其旗艦酒店「永利」,竟然沒有可以將澳門「由博彩旅遊目的地變成一個舉家旅遊目的地」的項目,只不過是賭牌開放前的「博彩旅遊目的地」的樣板——葡京酒店的「豪華擴大版」而已。這使已經承受「博彩業一支獨秀」批評壓力的澳門特區政府,必須面對更大的壓力,也令澳門特區政府在貫徹落實國家「十一五規劃」、《珠三角改革發展規劃綱要》及「十二五」規劃給澳門所賦予的「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及「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定位時,難度更大。

因此,特區政府對「永利」在路城的土地申請「不給面」,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永利」必須以「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標準,來對該規劃進行重新調整,不能將「賄場酒店豪華擴大版」的「博彩、酒店、會議場地、零售、餐飲、水療的渡假村」等其他的賭場酒店也有的模式,複製於此,而必須增添符合「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元素。這一次,如要再施行類似「呃呃嚇」的手段,就不能得逞了,而必須實牙實齒地予以兌現「由博彩旅遊目的地變成一個舉家旅遊目的地」的諾言。

其實,美資博企的某些作為,早就已為其繼續發展蒙上了一層陰影,就是當在上至中央政府,下至澳門特區政府,以及廣大澳人,都在為美資博企的急速澎脹擴張,有可能會壟斷澳門經濟命脈而擔懮之時,發卻生了「金沙」以蒐集特區政府高官「黑材料」的手段來要挾特區政府批地的怪事。也偏在此時,曾在美國駐吉爾吉斯大使任內,主導當地的「顏色革命」,及在美國在台協會臺北辦事處副處長、處長任內,配合陳水扁的「台獨」分裂活動,因而獲得陳水扁授予大雲卿勳章的楊甦棣,出任美國駐港澳總領事,並對澳門特區事務說三道四,而遭到我國外國部副部長傅瑩的警告;更偏在此時,「維基解密」公佈的外交秘密文件,有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與香港反對派勾結及收集澳門政治、經濟情報的內容。對此,特區政府在審核美資博企的用地申請時,必然會打醒十二分精神,額外小心謹慎。而「永利」卻偏是「哪壼不開提哪壼」,搶先在香港證交所「報喜」,即使只是出於催穀其公司股價圖掙大錢錢的單純商業目的,但也已犯了政治大忌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