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連署方式參選態勢與十二年前相似

二零一二年的「總統」大選的參選態勢,與二零零零年有點相似。這不但是體現在前後兩次「總統」大選,都是除了藍、綠兩黨循政黨推薦方式提名「總統」、「副總統」候選人(雖然二零零零年那一次多了一個新黨以政黨推薦方式提名李敖、馮滬祥為候選人,但只獲得一萬六千七百八十二票,得票率只有百分之零點一三,根本未能對選情產生影響)之外,也是有多組人馬意圖循被連署方式參選,其中宋楚瑜是兩次都以被連署方式登記參選。由於其他各組人馬所徵集到的連署書未能跨過法定「門檻」,甚至是根本沒有進行徵集連署書的工作,因而只有個別組別獲得參選權。在二零零零年,因為跨過連署「門檻」而獲得參選權的有宋楚瑜、張昭雄及許信良、朱惠良兩組;而在二零一二年,就只有宋楚瑜、林瑞雄一組獲得參選權。

二零零零年本來共有章強、梁熾誠,宋楚瑜、張昭雄,鄭邦鎮、黃玉炎,許信良、朱惠良,賴正義、李祖傑,邵建興、彭勝遙等共六組人申請為「總統」、「副總統」選舉的被連署人。但在「中選會」辦理接受被連署人送交連署書作業時,竟有章強、梁熾波,賴正義、李祖傑,邵建興、彭勝遙等三組,遞交連署書的紀錄為「零」,亦即沒有向「中選會」送交連署書;而鄭邦鎮、黃玉炎一組只是向「中選會」遞交了一份連署書,總算是「零的突破」。上述四組已經辦妥被連署人登記申請手續人士,由於未達法定要求(連署「門檻」的一半以上),故其在申請為被連署人時所繳交的一百萬元連署保證金,全部都被沒收。   而宋楚瑜、張昭雄一組,送交了一百零六萬八千八百八十八份連署書。經「中選會」審核,符合規定的連署書有九十四萬九千二百二十三份,合格率為百分之八十八點八。而許信良、朱惠良一組,則送交三十四萬八千一百份連署書,經「中選會」審核後,符合規定的連署書為二十八萬四千八百九十九份,合格率為百分之八十一點八。上述兩組都跨過了連署「門檻」(當年的「門檻」為二十二萬四千四百二十九人)。

而在這兩組候選人的得票結果,宋楚瑜、張昭雄為四百六十六萬四千九百七十二票,是其連署數的四點九一倍。也就是說,「宋張配」平均每份連署書轉化為差不多五張選票。而「許朱配」則獲得七萬九千四百二十九票,比其所徵集到的連署份數少得多,是其連署書數量的百分之二十七點九,亦即平均每三點五九張連署書,才換來一張選票。

這個現象就啟人思考:「許朱配」當初所徵集到的三十四萬八千一百張連署書,「被灌水率」奇高,高達二十六萬八千六百七十一張。這些「被灌水」了的連署書,究竟是由哪些人所為?是民進黨的支持者(許信良曾任民進黨主席),還是國民黨的支持者?抑或是國民黨為了分薄陳水扁的選票,故意鼓勵自己的支持者參與「灌水」,從而迫使陳水扁面臨「分票」威脅?

由於在今次連署作業過程中,有不少民進黨支持者為宋楚瑜連署;而在連署作業後期,宋楚瑜本人擔心連署數太低使其面子掛不住,甚至是跨不過連署「門檻」,也連續接受綠媒訪問,打出「告急牌」,呼籲泛綠選民為其連署,故估計「灌水率」也不低。為此,就有不少人討論,究竟今次宋楚瑜的參選,其連署書與得票數的關係變化,是循他自己十二年前的模式,獲得數倍於連署書的選票,還是因為連署書「灌水率」過高,而重蹈許信良所獲選票大為少於連署書的覆轍?

今次的「總統」大選,在循被連署方式參選方面,也像十二年前那樣,呈「爆炸」現象,也有六組人選完成申請為被連署人登記的手續,與十二年前「看齊」。他們是:李幸長、吳武明,宋楚瑜、林瑞雄,莊孟學、黃國華,高國慶、鄧秀寶,許榮淑、吳嘉璃,林金瑛、石翊靖。

但是,最後只有宋楚瑜、林瑞雄一組完成連署,繳交了四十六萬三千二百五十九分連署書,跨過二十五萬七千六百九十五人的連署「門檻」。倘是以十二年前百分之八十八點八的合格率計算,符合規定的連署書將有四十一萬一千三百七十四張,完全跨過二十五萬七千六百九十五人的「門檻」。

而林金瑛、石翊靖一組,只是提出三百八十八份連署書,由於未達法定連署人數的規定二分之一以上,一百萬元的保證金不予發還。

至於其餘李幸長、吳武明,莊孟學、黃國華,高國慶、鄧秀寶,許榮淑、吳嘉璃等四組則沒有向「中選會」提交任何一份連署書,故其一百萬元連署保證金也將被沒收。

不過,有消息說,李幸長、吳武明這一組,是有進行徵集連署書的活動,以其在全臺上百家「四海遊龍」鍋貼連鎖店為基地,並花了一千萬元進行連署,但只徵集到二萬多份連署書。至於為何沒有將之送交「中選會」,則不得而知。

許榮淑、吳嘉瑞一組也進行了徵集連署書的活動,但「成績」更不理想,因而也沒有向「中選會」送交連署書。或許,這是為了「抗議」連署制度。實際上,在九月二十二日連署作業開始時,許榮淑就與其他幾個被連署人組別在「立法院」召開「連署高峰會」,研商合作事宜,並痛斥連署「門檻」過高,及須繳交百萬元保證金。在「中選會」截止收件時,許榮淑也發表聲明,指責連署制度勞民傷財,並妨礙有志者參選「總統」,呼籲修改選舉法律,無須繳交連署書也能參選。

許榮淑此言差矣。其實,在歐美的實行政黨制度的一些國家中,是未向無政黨背景的人士提供參選領導人的機會的。台灣地區有被連署參選制度,已是照顧到沒有政黨背景人士,或是雖有政黨背景,但由於其政黨沒有參加上次「立委」選舉,或是雖有參加「立委」選舉但其得票率未能跨過百分之五「門檻」的政黨,也能夠參選,已是夠民主的了。

而連署制度設下按選舉人比例計算(百分之一點五)的門檻,是擔心被人濫用選舉和行政資源。實際上,即使是有設門檻,都有人登記申請成為被連署人,卻是提交不出連署書;如果不設門檻,可能會鼓勵更多的根本不具備參選資格的人出來參選,就不但顯得莊重的民主選舉「很兒戲」,而且也浪費大量的選舉資源,增加選舉成本。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二日「大法官會議」釋字第四六八號「釋憲文」就指出,「總統」、「副總統」候選人須於法定期間內尋求最近一次中央民意代表選舉選舉人總數百分之一點五以上之連署,旨在採行連署制度,以表達被連署人有相當程度之政治支持,籍與政黨推薦候選人之要件相平衡。並防止人民任意參與「總統」、「副總統」之候選,耗費社會資源,在合理範圍內所為適當之規範,尚難認為對「總統」、「副總統」之被選舉權為不必要之限制,與「憲法」規定之平等權亦無違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