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應收雪中送碳之效卻變成了雪上加霜

「宇昌生技案」,本來是馬團隊精心籌劃的「重拳頭」,計劃在選前關鍵時刻拋出,發揮對蔡英文「一刀斃命」的奇效。但因馬英九選情危急,馬團隊被迫提前使用,冀望能達到對馬英九選情「雪中送碳」的作用。但詎料因「經建會」主委劉憶如忙中出錯,在公佈文件日期時擺了個大烏龍,而讓蔡團隊抓住了把柄,反噬回頭,反而傷害了馬英九的選情,不但未能起到「雪中送碳」作用,反而是「雪上加霜」,使馬團隊選情一夕生變。而劉憶如也從「行政院」中最能幹、形象最好的閣員之一,一下子變成了「變造文件罪」被告。

這一事件,令到宋楚瑜與馬英九的嫌隙更深。這是因為,劉憶如本是親民黨員,因為她的形象甚佳,專業能力也是一流,親民黨為了凸顯該黨的清流、有能,連續兩屆提名她為親民黨的不分區「立委」候選人並排在名單第一名。劉憶如也不負親民黨的冀望,在「立法院」及財政委員會中的表現甚佳,成為最耀眼的明星「立委」之一,為親民黨爭取到不少光彩。而「吳內閣」為了借重她的財經專長,邀請她出任「經建會」主委,也使她成為國民黨政府的唯一閣員。而這項安排,也使得國民黨與親民黨之間仍有一道象徵式的聯繫紐帶。但這一事件卻讓國民黨將劉憶如推上風口浪尖,除了有可能會因為「破壞」了馬英九的「戰略部署」,而遭馬團隊視為「災星」,甚至懷疑她是否在配合宋楚瑜的選戰宗旨及策略之外,也有可能會因被民進黨提告「變造文書罪」而捲入官司,壞了她的清白。由此,不少宋楚瑜的支持者都認為,國民黨「消費」以至是犧牲了宋楚瑜的一員大將。

因此,劉憶如可說是裡外不是人。民進黨要提告她,國民黨埋怨以至是遷怒於她。但令她陷入此一尷尬境地的,卻是國民黨。由於國民黨「立院」黨團立功心切,對劉憶如寄望甚高,也逼得太緊了,迫得她忙中出錯。這一點,就連國民黨「立委」洪秀柱也不得不承認,並向她道歉。

但仍有國民黨人不諒解,甚至懷疑劉憶如即使不是故意為之,也是沒有真心誠意處理「宇昌生技案」的文件,而讓國民黨和馬英九出「糗」,破壞馬英九的選情。尤其是本來就明言要把馬英九「拉下馬」的宋楚瑜,在該案爆發後,不但沒有以「同一泛藍陣線」之心幫忙解困,相反還批評馬政府,「吵掉了生物科技界未來國際對台灣共同的信任,以後誰還敢來台灣投資?」並質疑國民黨「立院」黨團在選前三十多天時間,大張旗鼓提出「宇昌生技案」,時機上確有瓜田李下之嫌,「如果要辦為何不早辦?大家都心知肚明,選舉走火入魔的結果,把大家都廢掉」;而林瑞雄也聲言六成的民眾不希望馬英九連任,「馬英九大勢已去,一定選不上」,如果他「知趣」的話,應當自己下臺。這麼一對比,在某些國民黨人的眼中,劉憶如就是在客觀上為親民黨實現要把馬英九「拉下臺」的「陽謀」起了「臨門一腳」的作用。

而且,由於劉憶如曾有提及,她在今年五月間曾經口頭請辭,而本週一晚又表示她的辭職之說,並不是氣話,更讓個別鑽牛角尖的國民黨人,懷疑她是故意「拆爛汙」,在利用「宇昌生技案」將馬英九選情搞砸了之後,一「逃」了之。

其實,以劉憶如的個性及家庭背景,即使是親民黨曾有恩於她,她也不會故意破壞馬英九的選情的。不要說,她曾在「立法院」中與蔡英文一時瑜亮並針鋒相對,成了冤家對頭;也不要說她的是兩岸經貿政策理念以至是基本經濟財政立場,與蔡英文嚴重的不對盤;就說是她反「台獨」的基本政治立場,也不會願見蔡英文上臺。因此,她又怎會籍著「宇昌生技案」去暗助蔡英文?

當然,馬團隊打砸了「宇昌生技案」這張本應有利於馬英九選情的「好牌」,劉憶如也應負上一定的責任。尤其是她明知馬團隊將要借助「宇昌生技案」打擊蔡英文,而「國發基金」掌握在她的手中,未來一定令會她處於風口浪尖之上,而且涉及「宇昌生技案」的文件十分龐雜,需要很多時間認真查閱,而這些文件被列為「極機密」並不對主管官員適用,她就應提前進行查閱有關「宇昌生技案」的所有文件資料,至少也是整理好一個頭緒,以利於馬團隊在正式開打時,能夠更好地配合。這樣,就不會發生標示錯日期的事了。或許,劉憶如並沒有想到馬團隊會為了拯救選情而「提前」開打此案,故而嚴格來說,這又不能錯怪劉憶如。

最令劉憶如痛苦的是,原本馬團隊認為「宇昌生技案」可令蔡英文「一刀斃命」,因而對之寄望甚高。但經過「解密」後公佈的文件資料,卻沒有甚麼「勁爆」的內容,就算是沒有發生標錯日期的大烏龍,國民黨也難以達成原來的抹黑蔡英文的人格形象之目的,最多是讓人質疑蔡英文的程序過錯而已。因此,倘若劉憶如能及早查閱文件,發現裡面並沒有馬團隊所寄以重望的內容,並如實地告知馬團隊,使其及時調整策略,也就可以避免發生重大戰略錯誤,致使本來選情已經十分危急的馬團隊,更是「雪上加霜」了。如今再加上她搞錯了文件日期,更令馬團隊陷入空前危機。

其實,馬團隊根本就是打錯算盤。一方面,「宇昌生技案」與「興票案」不同,「興票案」的表像較為明瞭簡單,選民容易理解,因而這張「牌」一打出就能令如日中天的宋楚瑜的民調嚴重受挫;而「宇昌生技案」則涉及複雜的股權問題,不要說是普通選民難以瞭解,就是前線記者也是「霧煞煞」,故而即使沒有發生劉憶如「大烏龍」情事,也很難讓民眾清楚究竟發生了甚麼事,因而其效果有限。

另一方面,其實民進黨早就偵悉了國民黨要打「宇昌生技案」,因而已經設法準備好了一套完整的原始資料,佈下了一個「誘敵深入」的「埋伏圈」,引誘見獵心喜的馬團隊一步一步地跌下這個「埋伏圈」。而馬團隊也果然像蔡團隊在「柿價大戰」時所犯的錯誤那樣,在尚未認真瞭解清楚狀況之前就急匆匆地「出牌」,果然跌落民進黨所挖好的陷阱。這證明,要玩負面選舉伎倆,國民黨不是「新潮流戰略之神」邱義仁的對手。

還有,中間選民都有逆反心理,馬團隊越是打得蔡英文披頭散髮,而蔡英文也籍機扮出一個「受委屈」的可憐相,部分中間選民就越是看不下去,將手中選票都投給她。而且,馬團隊的亂出招,也將會激發民進黨人義憤填膺,更為團結,並頓生危機感,使得蔡英文的得票率將會更高。

對馬團隊更為不利的是,本來科技界基本上是親藍的,他們手中的選票本應是馬英九的囊中之物。但此事件傷害了台灣及海外台僑幾位頂尖科技界人士的心,從而引發「蝴蝶效應」,可能會令馬英九流失大量科技界選民的選票。

現在,特偵組又插了一手,提走了有關「宇昌生技案」的文件,就將會令此事件陷入更為尷尬的處境。特偵組如果追查下去,任何對蔡英文不利的舉動,必會引發「政治迫害」、「司法介入選舉」的聯想,等於是為蔡英文「助選」;如果特偵組不處理,也將使藍綠雙方都不耐煩,引發口水大戰,嚴重傷害檢調機關的威信,從而削弱特偵組對查緝「扁案」的公信力。

總之,國民黨是打壞了一張可能本來就不算是好牌的好牌,並被民進黨反將了一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