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十萬民眾雪中送別金正日 金正恩被稱朝鮮最高領導者

【綜合中新社昨日報道】 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日遺體告別儀式於當地時間10時(北京時間9時)在平壤舉行。

據《朝鮮日報》報導,金正日遺體告別儀式以告別報告、檢閱儀仗隊、靈車在平壤市遊行為序約舉行1個小時。儀式結束後,金正日靈柩將回到紀念宮,與其父金日成一起安置並永久保存。朝鮮政府此前向在海外的居民發佈指示,要求其於27日上午8時前回國,參加28日的遺體告別儀式。

據朝中社報導,朝鮮勞動黨中央軍事委員會副委員長、“朝鮮黨和國家及軍隊的最高領導者”金正恩27日同朝鮮黨和國家及武力機關負責人一起,再次瞻仰金正日的遺容,表示深深的哀悼。這是金正恩第5次前往錦繡山紀念宮金正日靈柩前弔唁。

報導稱,弔唁者在金正日靈柩前宣誓,“滿懷對主體革命事業的偉大繼承者、我們黨和國家及軍隊的最高領導者金正恩的絕對信賴”,並團結在金正恩的周圍。

朝鮮勞動黨中央機關報《勞動新聞》26日發表文章說,金正恩在金正日逝世後第一天起就開始統一處理國家全盤工作,在他的領導下“朝鮮所有工作都在毫不動搖地進行”,這體現了“朝鮮軍隊和人民對領袖的繼承人的絕對支持和信賴”。

平壤數十萬民眾雪中送別金正日 金正恩扶靈

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日遺體告別儀式28日在平壤舉行。朝鮮勞動黨中央軍事委員會副委員長金正恩與朝鮮黨政軍領導人及駐朝使節和各界人士參加告別儀式。數十萬朝鮮各界民眾和平壤市民冒雪在平壤街頭灑淚送別金正日。

平壤當日下起了大雪。據朝鮮中央電視臺的畫面顯示,下午1時許,金正日靈柩車隊從錦繡山紀念宮門前廣場出發,載有金正日巨幅畫像的頭車開道,第二輛車上放置著金正恩敬獻的花圈,覆蓋朝鮮勞動黨黨旗的靈柩車緊隨其後,在朝鮮人民軍軍車的護送下緩緩前行。

朝鮮勞動黨中央軍事委員會副委員長金正恩及朝鮮黨政軍高層分列兩側,親扶靈車。靈車右方依次為金正恩、國防委員會副委員長張成澤、勞動黨中央委員會書記金基南、勞動黨中央委員會書記崔泰福,左方有朝鮮人民軍總參謀長李英浩、人民武力部部長金永春、人民軍總政治局第一副局長金正閣等。當天,朝鮮黨政軍高級官員幾乎全部到場參加告別儀式。

朝鮮人民軍官兵在廣場上列隊接受檢閱,並誓言繼續保衛國家,保衛黨和國家的最高領導。

金正日靈柩車隊途經人民文化宮、千里馬銅像及金正日生前建造的凱旋門等標誌性建築,沿平壤市區主要街道緩緩行駛一周後回到錦繡山紀念宮。廣場上的人民軍官兵鳴槍致哀。

金正恩暫無絕對權威 改革之路須滿足三條件

朝鮮已故領導人金正日的遺體告別儀式28日在平壤舉行,朝鮮“黨、國家和軍隊的最高領導者”金正恩率黨政軍高層官員出席儀式。金正日逝世後,圍繞朝鮮政局和金正恩的各種猜測層出不窮。金正恩領導的朝鮮,是執行“先軍政治”、“強盛大國”的既定方針,還是另闢蹊徑地走上改革的道路,一直為外界關注。

朝鮮勞動黨機關報《勞動新聞》22日公佈金正日的遺訓,呼籲“忠誠接受金正恩領導”。朝中社24日首次以“朝鮮革命武裝力量的最高領導者”來稱呼金正恩,三天后在報導中稱其為“我們黨、國家和軍隊的最高領導者”。據韓聯社此前報導,金正恩在其父逝世的消息發佈前,向全軍下達了“金正恩大將命令1號”。從朝韓媒體的報導上看,金正恩正在“接班”。

中共中央黨校國際戰略研究所朝鮮問題專家張璉瑰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時表示,金正恩接手的朝鮮,正處於內外交困之中。由於實行“先軍政治”,朝鮮經濟長期讓位於軍事,糧食不足、能源短缺、重工業止步不前等問題嚴重。外交上,由於朝核問題久拖未決,聯合國的制裁嚴重阻礙了朝鮮與外部世界的交往。同時,朝鮮還要面對來自美日韓的軍事威脅。

張璉瑰說,朝鮮至少要滿足三個條件才能走上“改革”的道路:一是需要一個強有力的領導權威;二是需要領導人有足夠的改革意願和動力;三是需要有一個符合朝鮮的改革發展方略。“從目前情況來看,剛剛接班的金正恩還未做好準備”。

張璉瑰認為,金正恩目前在朝鮮黨內還沒有樹立絕對的權威,遠不及金正日“接班”時的情形和地位。1994年金日成逝世後,金正日守孝三年,期間深居簡出,擯棄宴樂,不履新職,但依然可以按部就班地領導朝鮮。專家認為,“金正恩正是因為位置還不夠穩牢,才需要通過媒體反復強調自己的領導人地位”。

張璉瑰分析說,朝鮮不會像外界猜測的那樣出現“集體領導”的情況,因為這不符合朝鮮的政治傳統。朝鮮的政治傳統是,黨政軍效忠領袖個人。他認為,金正恩可能需要很長一段時間來建立自己的權威,團結黨政軍高級官員。在此之前,“開啟改革的可能性不大”。

張璉瑰表示,改革的失敗嘗試都讓金正恩“看清”,在朝鮮目前的情況下,改革會有很大的難度。他本人有多大的動力和決心再啟改革也尚存疑問。張璉瑰認為,缺乏執政經驗的現實也會制約金正恩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