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或會打出其「精神配偶牌」李登輝

「總統」大選到了倒數半個月的關鍵而又緊張的關頭,藍、綠、橘陣營廝殺激烈,為了取勝而各自都拋出了催票王牌。其中馬英九和宋楚瑜都有著一張性質相同的王牌,那就是「夫人牌」。馬英九的夫人周美青,應是他的最後一張「秘密王牌」。實際上,周美青可以說是一位近乎隱形的官夫人,鮮少在鏡頭前表示意見,所以外界對她的評價,大多是冷酷不多話。她打扮樸素,平易近人,積極參加各種兒童關懷和社會慈善公益活動,博得了大批職業婦女和家庭主婦的歡迎。人們將她與陳水扁的夫人吳淑珍相比,就深切感受到這位「第一夫人」確是不一樣。因此,國民黨內對周美青這項「秘密武器」都很期待,但據說「馬辦」曾極力主張不要過早將之推出,而是在最後關鍵時刻才打出去。不過,近日國民黨推出系列周美青的電視廣告,而周美青也頻頻在群眾中「亮相」,雖然其口中並沒有說出「拜託投票」的話,但為其夫婿拉票的意涵已是非常明確。這就顯示,馬團隊已感受到選情危急,因而提早打出來「夫人牌」。而宋楚瑜的夫人陳萬水,近日也推出了其「宋林幸福」的電視廣告,並在臺北車站派發「幸福車票」。從種種跡象看,盡管這兩張「夫人牌」所能發揮的效果並不一樣,但「夫人牌」對宋楚瑜來說,仍是一件有力的競選武器。

如要打「配偶牌」,對蔡英文來說最「不公平」,也最「吃虧」,因為她至今仍是單身一人,沒有「老公牌」可打。不過,這仍難不倒她,因為在她的手中,還是有一張「精神配偶牌」,那就是李登輝。盡管目前李登輝因動手術後需要休養,但仍有在為蔡英文出謀獻策。而且,從李登輝「棄馬保台」的政治立場,及他在進入手術室前,喃喃自語「我若死,就換你們拼」;在開刀後昏迷中,又直嚷「這款政府要給他下來啦!」其「挺蔡」之意溢於言表;就是他在出院時,堅拒剃刮鬍子,也折射了他要為自己以「新形象」進行「激情演出」而預留伏筆。因此,倘若到距投票前一兩日,蔡英文的民調仍是與馬英九纏糾不休的話,不排除李登輝就會「捨身成仁」,跳出來抱著病軀為蔡英文站臺造勢,甚至是來個「驚天一跪」,呼籲人們將自己手中的一票投給蔡英文。

李登輝確是蔡英文的「精神配偶」。蔡英文本是大學教授,在政治大學教國際貿易法律,與政治生活無涉。是李登輝「慧眼識荊」,將她發掘出來,並賦予重任,先是起草《港澳關係條例》法案,並讓她曾兩度與金神保、翁松燃到港澳地區進行調查研究及諮詢意見。此為部份港澳人士認識蔡英文之初。

蔡英文成功領銜起草《港澳關係條例》法案,讓李登輝更為看重,因而在一九九八年十月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訪問北京,江澤民當面提出進行兩岸政治對話的願景。而按慣例,辜振甫也邀請海協會長汪道涵在一九九九年十月間訪問台灣,台灣當局就估計,汪道涵在會見李登輝時,必將會向李登輝傳達江澤民進行兩岸政治對話的要求。為此,早已發表「獨台」言論,並有意要凸顯「中華民國主權地位」的李登輝,就決定提前作出應對策略,因而決定成立「強化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小組」,以研擬和提供「兩國論」的政治法律依據,以作為當汪道涵提出進行兩岸政治對話訴求時的回應。李登輝委任了在起草《港澳關係條例》法案中初試啼聲的蔡英文,擔任「強化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小組」的召集人,並任命當時的「國安會」諮詢委員張榮豐、陳必照及「總統府」副秘書長林碧炤擔小組顧問,以作「押陣」。從該題材的重大性和研擬的高度秘密性,可見李登輝對蔡英文的高度信任和期待。

「強化中華民國主權國家地位」,這個議題極為符合蔡英文的口味,因而欣然接受了任務。經過綜合評估及秘密徵詢相關學者的意見,撰寫了長達數十萬字的研究報告,並在其「前言」部分,以許宗力教授從歷次「修憲」內容得出「憲法增修條文」一來已承認原國土分裂分治的事實,二來承認對岸統治權的合法性,三來限縮「憲法」效力範圍只及於台澎金馬,因而作出「特殊的國與國關係」的結論為藍本,提出了「特殊的國與國關係」的論述。這個「新論述」正合李登輝的心意,在看到該報告後欣喜萬分,來不及等到汪道涵訪台,就提前兩個月在接受「德國之聲」總裁訪問時,將之「爆」了出來。

正因為李登輝認為蔡英文能充分領悟自己「台獨」理念的真諦,故當陳水扁在當選後向他「請益討教」時,就將蔡英文推薦給了陳水扁,認為她的兩岸觀完全可以勝任「陸委會」主委。而在此前,陳水扁與蔡英文並沒有深交,而且「陸委會」主委也早已另有人選,因而曾被諮詢的郭正亮就自暴將出任「陸委會」主委的「內幕」。事後卻是落了空,人們還以為他是被自己的「大嘴巴」害慘了,因而是「見光死」的典型。豈知卻是陳水扁在挑選「自己友」與「少數政府」希望能得到李登輝支持的權衡之下,選擇使用了蔡英文。

蔡英文當然知恩回報,因而為李登輝把好「兩國論」的「關」。當陳水扁就職一周月,接受外國記者訪問時,透露自己擁有願意接受「九二共識」,與大陸進行平等談判時,蔡英文就公然不惜冒犯上司,以「陸委會」主委發表聲明,否定「九二共識」的存在。

正因為如此,雖然李登輝曾一度認為蔡英文不具擔任「總統」之才能,但為了要阻止主張「九二共識」的馬英九得到連任,就只有是「兩害取其輕」,全力支持蔡英文了。何況,他也把民進黨的執政是可以落實「特殊兩國論」的重要政治條件,盡管「特殊兩國論」與民進黨所主張的「台獨」理念及「一邊一國論」並不完全相同,但他還為了是把阻遏台灣繼續靠攏「一個中國」的希望寄託給蔡英文。

其實,不管民進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是否是蔡英文,為了阻止兩岸談判及反對統一,李登輝仍將會是「挺綠」。因此,在二零零四年初,當他眼看到「連宋配」聲勢正旺,就組織了一個「二二八百萬人牽手護台灣」活動,催使陳水扁的民意支持度拉近了與「連宋配」的距離。因而人們說,陳水扁能在「連宋配」民意支持度那麼高的情況下都能僥倖當選,其致勝武器有二,其一、是李登輝發動的「二二八百萬人攜手護台灣」活動,將淺綠選民都動員了出來;其二就是「兩顆子彈」的威力。

李登輝「棄馬保台」的立場已經很明確。按道理他應當會為蔡英文站臺造勢。但問題是,他剛為切除大腸癌做了大手術,目前正在休養康復中,而且自己已是九十歲的老人,不能勞累,此時站出來,很可能會導致病情惡化。

但李登輝是一個具有強烈使命感的人,為了讓「特殊兩國論」得以落實,他極有可能會再度做「死士」,跳出來為蔡英文輔選,並效仿當年臺北縣長選舉時擅自離開醫院,為選情危急的蘇貞昌「驚天一跪」的做法,來義助蔡英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