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遠哲會否再作馮婦為蔡英文助選?

台灣《聯合晚報》昨日評議道,大選投票倒數計時,各陣營進行最後衝刺,各種能用的招術幾乎都用上了。有人傳言民進黨還有「王牌」,要到最後關頭才出手。至於這王牌是什麼,有人猜是不是李遠哲或李登輝,莫衷一是。其實不管什麼「天王」,幾乎都已光環褪盡,誰的登高一呼能催出多少票來,恐怕大有疑問。

把李遠哲和李登輝形容為蔡英文最後的「王牌」,確有一定道理。實際上,這兩人的頭上都戴有政治或道德「光環」,也都曾為陳水扁的當選發揮了「臨門一腳」的作用。其中李登輝繼在二零零零年的「總統」選舉中,「明挺連戰,暗幫阿扁」之後,在二零零四年陳水扁爭取連任過程中,也為陳水扁搞了個「二二八百萬人攜手護台灣」活動,發動幾百萬人從台灣頭到台灣尾,手牽手地拉起長達五百公里的人鏈。結果,該項活動將泛綠民眾都動員了起來,致使陳水扁的民調緊追上來,直貼「連宋配」。後來再加上「兩顆子彈」的效應,而促使選情一夕翻盤。而現在最擔心的是,以李登輝在臨入手術室接受大腸癌切除手術時,仍要說「我若死了,就換你們打拼」的態度,不排除他會為了實現「台獨大業」,不惜犧牲自己,仿傚當年盧修一的做法,不顧自己年將九十及手術後的虛弱身體,於投票前一日跑出來,在蔡英文的造勢場子來個「驚天一跪」,催發悲情,激起泛綠支持者的投票意欲,臨門一腳地將蔡英文踢進「總統府」。

倘若李登輝真的會這樣做,並不出奇。因為他不但要「棄馬保台」,還要為台聯黨的子弟兵著想,在實施「驚天一跪」的,順帶呼籲深綠選民將手中的政黨票投給台聯黨,讓台聯黨能衝破百分之五「門檻」,在獲得兩個議席的同時也可領取政黨選舉補助金,使台聯黨在他自己「百年」之後仍能有財源支持。更重要的是,台聯黨還因此而可獲得下屆「總統」選舉時,循政黨推薦方式直接提名「總統」候選人的資格,就可掌握與民進黨進行討價還價的籌碼,在政壇上擁有實力。而在目前,台聯黨的民調支持度為百分之三點八,距離跨過「政黨門檻」尚欠一點二個百分點。而「驚天一跪」,或會達此目的。

而在李遠哲而言,卻可能會是另一番光景。這除了是他的「光環」已經褪色,號召力大減之外,他自己也有自知之明,或者根本就「悔不當初」,從而「看破紅塵」,愛惜羽毛,故選戰一直打到如今,尚未見他重作馮婦,再次跳出來表態支持蔡英文。

實際上,在二零零零年陳水扁首次參選「總統」之時來說,李遠哲確實是一張威力巨大的「王牌」。當時,李遠哲頭上頂著「諾具爾獎金得獎者」的「光環」,應李登輝之邀,放棄美國國籍返回台灣出任「中央研究院」院長,其聲望一時無兩,被視為「知識分子的良心」。為此,一九九六年台灣地區首次民選「總統」,李登輝還曾考慮找李遠哲組閣,以期在「總統」大選中營造改革形象,以增加自己高票當選的機率。也為此,一九九九年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與陳水扁爭得相持不下的許信良,就打出「李遠哲牌」,聲稱「李遠哲若代表民進黨參選,我退選也沒有問題」,並表明願意擔任「李陳配」的競選總幹事。就連陳水扁自己,也因剛在臺北市長選舉中敗下陣來,並鑑於民進黨的基本盤不如國民黨,因而對自己的信心不足,曾與其核心幕僚馬永成等人討論過幾種方案,包括力邀李遠哲參選「總統」,陳水扁則退居副手與李遠哲搭配。而宋楚瑜、連戰都也曾力邀李遠哲作其副手。

但李遠哲仍是刻意與三任主要候選人保持微妙的等距關係。而陳水扁則不動聲色,暗中鋪陳「李遠哲效應」。一方面,利用李遠哲強烈不滿國民黨貪汙腐敗及「黑金」嚴重的情緒,與李遠哲秘密會晤,與其討論掃除「黑金」,推動改革及塑造兩岸安定的環境,使得李遠哲終於心動,願意為陳水扁效勞;另一方面,陳水扁邀請李遠哲出任「國政顧問團」,使其覺得受到尊重,並感到將有機會報效「國家」。於是,曾經宣稱不願介入政治的李遠哲,在投票前十四日發表《跨越斷層--掌握台灣未來關鍵五年》的演講,發出臺灣究竟是要「向上提升」還是繼續「向下沉淪」的震撼砲彈,震動了整個政壇。隨後,陳水扁舉行記者會,宣佈「國政顧問團」名單,包括李遠哲、殷琪、許文龍、張榮發、陳必照、蕭新煌、施振榮等七人;而李遠哲又親為陳水扁串連第二批「國政顧問團」名單,包括張俊彥、鄭國順、邱坤良、林懷民、陳其南、高志明、林鐘雄、林俊義等人。在距離投票只有四天的三月十四日,李遠哲主動召開者會,宣佈辭去「中央研究院」院長,並接受陳水扁邀請出任「國政顧問團」的首席顧問。這果然是威震八方,不僅完全配合陳水扁的「總統」競選,而且後來在陳水扁尋覓「閣揆」人選的過程中,也成功地發揮了掩護、抗壓的功能。

值得注意的是,據《破曉--二零零零年陳水扁勝選大策略》一書所載,當年春節剛過,一群學界、企業界的朋友應李遠哲的邀請到其家中聚會,就包括了時任國大國貿系教授的蔡英文,李遠哲向他們透露了自己即將站出來「挺扁」的消息。這證明瞭蔡英文與李遠哲的關係極深。那麼,為何蔡英文如今的選情呈現膠著之勢,為何李遠哲卻沒有站出來為其站臺助選呢?

看來,關鍵是李遠哲本人。其一,是他的「向上提升還是向下沉淪」的提問,正好應驗在陳水扁的身上,成了向下沉淪」的典範,傷透了李遠哲的心,有辱自己的清譽,等於是為大貪汙犯「背書」。其實,當時李遠哲批評國民黨「向下沉淪」,但若說墮落的速度與貪賄的數額,國民黨中某些人都遠遠比不上陳水扁,這對他來說,是很大的諷刺。

其二,是李遠哲當時樂於「挺扁」,除了是不滿國民黨「黑金」之外,更對兩岸關係發展懷有抱負。當時李登輝已發表了「兩國論」,造成兩岸關係緊張,也堵死了兩岸談判的路。而陳水扁則向李遠哲保證,他上臺後將會與北京保持友善態度,不搞「台獨」,對此,李遠哲是抱有高度期待的。因此,在選後,他對「行政院長」職務不感興趣,但卻極力爭取到「兩岸跨黨派小組召集人」的職務,並以自己曾經與江澤民見過面的有利條件,自告奮勇要作為陳水扁的私人代表,前往大陸鋪路搭橋,為陳水扁傳話。為此,陳水扁還乾脆指派李遠哲出任常駐北京的代表。但是,陳水扁後來卻是鼓吹「一邊一國論」,比李登輝「兩國論」的性質更要惡劣。陳水扁還大搞「入聯公投」、「烽火外交」等,不但導致台海風高浪急,而且也引發台美之間的關係緊張。不但是他的這個「常駐北京代表」成了空頭職務,就連「兩岸跨黨派小組」也處於空轉。應當說,李遠哲不但是徹底失望,而且還有「上當受騙」的感覺,正是悔不當初。 因此,當陳水扁的貪腐案被揭發後,李遠哲就發表公開信,呼籲陳水扁下臺,同樣也是撼動了台灣政壇。而特偵組拘捕陳水扁時,李遠哲又發出重話稱,相信司法會制裁陳水扁。

或許,就正是這個原因,而致李遠哲至今仍未站出來為蔡英文輔選的主要原因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