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仍需淨化博彩環境以防洗黑錢

博言

本澳屬於名副其實、世界知名的博彩業地區之一,亦是與中國內地最近的地區,面對數以億計的內地同胞,每年都有上千萬人次旅客都是來自內地,在娛樂場所豪賭的旅客還是內地旅客或賭客占絕大部份,更實際一點的就是為本澳的博彩業增加豐厚收益,可是涉及博彩環境總會令人感覺到當中存在潛規則的問題。但涉及敏感的洗黑錢問題亦是讓社會各界盯實,例如最近有英國媒體發表文章指出,澳門博彩業的成功非僅因中國人好賭,還有驚慌外逃的內地資金,包括為規避內地對個人攜帶人民幣出境額度的限制,又如貪汙公款的官員通過遝碼到澳門賭博,實質是洗錢。不管外國傳媒是否熟悉本澳的實際情況,為了使本澳的博彩業穩健發展及穩保本澳良好的聲譽,未來是必須繼續加強配合與內地政府預防內地居民或官員來澳洗黑錢行為,同時需要做好賭場的監管工作。

據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十二月十日發表題為《澳門博彩業,中國的一扇窗》的文指出,澳門去年235億美元的博彩收入中,借錢豪賭的賭客貢獻率約72%。內地禁止賭博,澳門獨特的“仲介人”體系能助中國富人到澳門參賭。文章也指出,賭博激情並非吸引大批內地人前往澳門的唯一原因,許多人是為規避內地對個人攜帶人民幣出境額度的限制。例如貪汙公款的官員通過遝碼仔到澳門賭博,抵達澳門時遝碼仔已為其準備好籌碼。賭博結束後,博彩收入以港元形式結算,可存到香港銀行或轉至境外。

有本地學者指出,博彩城市難以完全杜絕洗錢。有關報道無提出實質證據,但海外傳媒的關注可以提醒澳門政府、賭場營運商做好監管工作。但該篇文章未提供實質證據顯示內地借助澳門博彩業洗錢,主要引用歷史證據,如○八年曾報道內地官員公款私用等。文章結尾則憂慮內地樓市下滑,以及明年領導層換屆等,驅使資金借助澳門博彩市場洗錢。澳門作為博彩城市未能完全杜絕洗錢,但文章亦未有實質證據支持論點。但海外媒體的關注,可以給予澳門政府、賭場營運商警號,有責任做好監督工作。事實上,澳門金管局、博監局等都要求大額交易作出登記,但需要有效的執法力度。

澳大博彩研究所所長馮家超日前表示,世界各地博彩業都努力杜絕洗錢。不過,文章將洗錢與洗黑錢“混為一談”。內地人迴避外匯管制,利用其他方式把錢帶到澳門,是洗錢方式之一;至於犯罪活動資金通過澳門博彩市場“洗白”是洗黑錢,是兩種不同情況。澳門被外國傳媒關注,主要在於澳門獨特的貴賓廳模式。拉城貴賓廳只佔賭收約四成、新加坡約四至五成,澳門高達七成以上。澳門貴賓廳獨立於博企而設立法人公司,與其他地區貴賓廳與賭場是同一公司生意迥然不同。美國監管賭場採用針對金融機構的金融交易規定第六條A款,單一交易或二十四小時內交易額超過1萬美元,需登記名字、護照資料、交易活動等,如有違反將處罰賭場。

也有報告指,雖然有外國媒體指澳門賭業興旺,除了亞洲人好賭,更因為內地富豪有洗錢需要。倘屬實,即使明年經濟不景氣,澳門賭收應該不愁,因為洗錢的需要估計不會與經濟表現直接掛,更大可能是與內地經濟安全和政局掛。倘洗錢確實佔了賭業的主要部分,澳門賭業估計很難維持長期興旺,就算中國人再有錢,洗錢亦不可能是長期穩定生意。何況外國媒體指內地富豪洗錢的主要原因是資金流出不便,隨著人民幣必然走向國際化,洗錢生意比賭牌到期風險更大。同時,在社會輿論壓力下,以及市場策略的導向下,各家博企先後邁向業務多元和增加非博彩元素,但當前和來年內地經濟表現有可能對博企業務多元產生阻力。最新全球就業調查顯示,在歐債危機的拖累下,內地製造業可能陷於困境,進而影響就業狀況,這對於依賴內地客源的澳門博彩業無疑是雙重影響。

但是,有報告稱,澳門這小的地方,賭場主要清洗的當然不會是本地的黑錢,有部分來自東南亞,更多則是中國內地一些貪官汙吏。那些資金透過地下錢莊由掮客以螞蟻搬家的方式運來澳門,從而衍生出地下錢莊這一行檔。對此,澳門政府幾乎未進行過打擊,只是隻眼開隻眼閉,因為一旦認真起來,不但會嚇怕洗錢者,更會嚇怕真正的豪賭客。每十萬元只交二十元路費,如此便利安全,吸引了為數不少的貪官汙吏使用。一個賭客攜來巨額黑錢來賭場,他首先會換取泥碼(一種較優惠但不能直接兌換現金的籌碼)再玩百家樂,在一門上押閒,另一門上押等額的莊,每局投注一百萬,如果莊閒的結果梅花間竹地開出,按平均每局輸百分之二點五的話,一億元最快可以在一百局內洗清,而損失只二百五十萬。輸出去的是泥碼,贏回來的是現金碼,當所有泥碼都變成現金碼時,洗錢也就大功告成。這些洗黑錢的人,往往都會在賭場裏多玩幾把,豪賭上幾百萬,因此甚受賭場歡迎。雖然澳門政府有指引要賭場彙報可疑賭款,但卻沒強制性措施,駐場的博彩稽查人員也只是負責監管賭場收入及協調博彩糾紛,賭廳更加不會自斷財路,賭場反洗黑錢無從說起。就算政府要認真監管賭場巨額交易,有關人等只要將資金化整為零,分到不同樁腳手上,以兩人一組的形式,同樣可在中場透過百家樂將黑錢漂白,只是過程繁複些。

澳門特區檢察院日前公佈後一個統計資料顯示,與澳門博彩業有關的洗黑錢案件也呈上升狀況,其中在賭場貴賓廳內非法博彩(俗稱賭底面)大量逃避稅收的同時,也隱藏著洗黑錢,有內外勾結和複雜的社會關係,使犯罪分子有機可乘。檢察院於2011年1至8月開立的這類案件增加約40%,不法賭博和高利貸案件立案也比去年同期增加6%,詐騙和勒索案增加11%。

對於檢察院統計數據指與澳門博彩業有關的洗黑錢案件呈上升狀況,以及賭場貴賓廳內的非法博彩(俗稱賭底面)也隱藏洗黑錢,立法議員陳美儀日前則認為,不論洗黑錢或賭底面,均屬嚴重罪行,尤其賭底面更影響政府的博彩稅收,博彩監察協調局及司法警察局作為賭場內的監察部門,應加強監察工作,全力打擊此等不法行為。陳美儀指出,雖然檢察院指澳門博彩業有關的洗黑錢案件呈上升狀況,可是並未見有此類案件送交法院審理,出現此情況可能是由於證據不足,未能立案。與博彩業有關的洗黑錢行為確較難取得確切證據,但亦非完全不可能,政府有關部門對博彩業監管不足,才是問題主因。陳美儀表示,賭底面除了涉及洗黑錢外,更重要是影響博彩收益,從而影響博彩稅收,情況有如偷政府公帑。坊間一直流傳賭廳內有賭底面的情況,問題與洗黑錢一樣,監察部門從來沒有提出足夠證據立案,因此,博監局及司警局作為駐場監察部門,更應加強監察工作,全力打擊此等不法行為。

其實,反洗錢是一個複雜的社會問題,它所涉及的領域非常廣泛,包括法律、金融、稅務、商業、外交等。任何一個領域的單獨努力,共結果只能是事倍功半,難有成效。只有各領域一起動手,打破行業間的界線,加強協作,資訊共用,才能有效地打擊洗錢犯罪。雖然澳門政府於零六年三月出臺《預防及遏止清洗黑錢犯罪》法案,並設立金融情報辦公室,把澳門一切金融機構及賭場納入監管,高姿態顯示打擊洗黑錢的決心。可是,熟悉賭業運作情況的人都知道,要在澳門完全斷絕洗黑錢的出現,必須有更嚴厲的法紀。賭博,為洗黑錢提供了極大的便利,尤其是百家樂這種賭戲。澳門反洗黑錢指引亦有相似做法,單一交易或廿四小時內累計交易超過50萬澳門元需要登記。本澳博彩業依賴貴賓廳,貴賓廳有很強的議價能力,且賭場與貴賓廳之間隔了一層,未必可做到有效的登記制度。如有可能會漏報登記、有人代登記等,易生流動。政府在預防和打擊洗錢犯罪時,若無各機構的積極配合將難以奏效,必須重視並完善與改革的滯後及存在諸多有利於洗錢的因素。也可見,打擊洗錢犯罪是一項艱苦長期的鬥爭,是正義與非正義的智慧的較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