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憲同公開信或成棄宋保馬催化劑

台灣地區的「總統」選戰,到了距離投票日十天的「禁止公佈民調」之前,各相關民調機構和媒體所作的民調均顯示,馬英九和蔡英文的選情呈現膠著狀態,並出於公佈民調的機構的政治背景,而出現了相反的數據,甚至某些由親綠學者所組成的民調機構所公佈的數據,蔡英文竟是小贏馬英九六個百分點。盡管這些民調數據都不一定完全符合現實狀況,甚至有可能是出於「民調心理戰」的策略運用,但馬英九與蔡英文的選情呈現著膠著狀態,則是不爭的事實。

這是一個十分詭異的現象,因為無論從任何角度看,都不應有此狀況發生。實際上,直到目前為止,整體社會上都尚未出現「換黨換人看」的強烈情緒,即使是在民進黨內,將那些選舉語言撇除在外,也不會認為目前已具有再次政黨輪替的正當性及合理性;而且雖然馬英九的行政能力受到質疑,但他就職三年多來的政績,尤其是在緩解台海緊張局勢方面所作的努力及所獲得的成果,還真的是有目共睹。而蔡英文則無論是從政資歷還是民進黨的黨齡,都顯得淺顯,因而其從政能力充滿著不確定性, 但居然也能獲得如此高的民意支持度。這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應當說,如果僅是馬英九、蔡英文二人參選,即使馬英九的民調再不濟,其獲勝的機率仍將會是較高。但現在卻因為是有一個宋楚瑜來攪局,在馬蔡二人的民意支持度差距中,馬英九所佔有的微薄優勢,可能就將會被宋楚瑜所吞噬,而隨時有可能會再次發生「鷸蚌相爭」效應,將馬英九拉下馬。

馬英九團隊面對這樣的處境,雖然焦急,但又不能公開甚至是暗中要求宋楚瑜顧全大局,更不能批評宋楚瑜「攪局」,因為擔心將會被有心人操弄成「迫害宋楚瑜」,而刺激出部分民眾的逆反心理,投下不利於馬英九的情緒票。因此,表面上看,馬英九的選戰決策主要是針對蔡英文,而很少應對宋楚瑜。為此,就讓不少人產生幻覺,認為是其實馬英九早已與宋楚瑜達成默契,在宋楚瑜在炒熱親民黨政黨票保證能跨過百分之五「門檻」後,在選前之夜突然採取「王建模式」,號召支持者們「總統票投馬英九,政黨票投親民黨 」。因而,馬英九才會對宋楚瑜的參選表現得那麼老神在在。

這當然是人們的良好願望,但卻沒有十足的把握。而且是否在馬英九與宋楚瑜之間有類似的默契,也是只得一個「猜」字;即使是確有,宋楚瑜是否能兌現諾言,也充滿著不確定性。因此,如何能在「投鼠忌器」之下,既能避免刺激宋楚瑜的支持者,又可將宋楚瑜參選「總統」的正當性和合理性剝減,從而使選們自覺萌生「棄宋保馬」心理,才是最佳的策略抉擇。

宋楚瑜自認為參選的正當性和合理性,應是分為兩個方面。其中屬於先天性的,就是宋楚瑜出於與馬英九的種種個人恩怨,心存報復情緒,發誓要把馬英九拉下馬,即使是兩敗俱傷,再次讓民進黨上臺,也在所不惜。另外,他也自感懷才不遇,自己才是「治國理政」的人才,但卻遭到馬英九妒才忌賢,從而大生「有為者無位,無為者有位」之嘆,因而總是希望能對馬英九取而代之。

而在後天性因素方面,則據說在去年七月之前,宋楚瑜尚未有直接參選「總統」之念,而只是希望親民黨能在「立法院」中成立黨團,從而避免親民黨泡沫化,並可領取「政黨選舉補助金」,以支應親民黨的日常黨務運作經費。但在他宣佈「不會缺席」這次選戰之下,卻有超過百分之十的支持率,不管是否含有水分,都讓他認為參選「總統」有民意支持,因而才滋生參選「總統」的念頭,並在有數十萬選民連署,及網絡民調高達二成多的情況下,感到信心滿滿,因而聲稱只要他的得票率超過百分之五,馬英九就確定落選,何況目前是百分之二十以上,因而呼籲馬英九的支持者「棄馬保宋」,改為投票給他。

如果說,即使是站在宋楚瑜的角度,那些先天性因素仍算是有一個「譜」的話,那麼,後天性因素就都是真的只是一個泡沫。實際上,連署部分,民進黨人為了催生「鷸蚌相爭」效應,紛紛為宋楚瑜連署,自不能說,就是網絡民調,也是虛火的。這是因為,網絡民調比電話抽樣民調更缺乏全面性和準確度,因為懂上網並參與民調者,並非是佔選民比例較大的工農基層選民。因此,網上民調存在著嚴重的失真。

應當說,最準確的「民調」是地下賭盤。簽賭的人為了贏得賭局,要徵詢很多人的意見後才會下注,以避免血本無歸;更重要的是,簽賭的人還會幫他所押的候選人拉票。因此,地下賭盤是依選民隨機取樣,樣品遠比電話取樣多,準確度也非一般民調所能相比。而且,地下賭盤為了簡化賭局,往往只推出最有希望當選的兩個人讓大家簽賭,不會將第三勢力候選人列入簽賭對象的名單,因而被邊緣化。因此,地下賭盤是在馬英九、蔡英文兩人之間落注,而不將宋楚瑜納入其中。這就是說,地下賭盤早已將宋楚瑜「掃出局」,哪有二成支持者?

即使是還有一點兒「譜」的先天性原因,也不盡然合理。曾免費為宋楚瑜打「興票案」官司的林憲同律師昨日發表的公開信,就將宋楚瑜參選的正當性和合理性剝得一乾二淨。

一、二零零零年究竟是馬英九還是李登輝堵塞了宋楚瑜當選之路?宋楚瑜自去年宣佈參選「總統」以來,一直把馬英九在二零零零年「總統」大選投票前夜的「假民調」掛在口;而林憲同公開信的說法,則反駁了這個說法,指出讓宋楚瑜在二零零零年當不成「總統」的人,不是提出「假民調」的馬英九,而是搞出「廢省」及「興票案」的李登輝。林憲同說,宋楚瑜利用陳水扁及李登輝的幫助,用原本應該還給國民黨的「照顧蔣家遺眷公款」,以「省長選舉結餘款」的名義領回去,並且用參選二零一二年「總統」來報復馬英九,這代表宋楚瑜還是李登輝手掌上操弄的孫悟空。

二、「興票案」的二億四千萬元,應是屬於國民黨的,而不是宋楚瑜的。他在為宋楚瑜打官司時在書狀上寫的是「清償提存」,代表這筆錢應該是在「興票案」結算後,要返還國民黨的公款,並不是「省長選舉結餘款」。但宋楚瑜去年卻用政治獻金結餘的名義,在李登輝用沉默代替同意下,把錢領回去了。這個事證,也把宋楚瑜去年以與國民黨進行了一場「索討興票案餘款」與「拒絕還款」的爭論,來凸顯自己參選「總統」的正當性,剝得體無完膚。

三、指出宋楚瑜參選的後果,就是將會造成將馬英九拉下,這與宋楚瑜所說的「反台獨」是動機與效果不統一。而且,宋楚瑜只罵國民黨,不罵「台獨」與民進黨;宋楚瑜明知不能當選,卻公開說參選就是要把馬英九拉下臺,這不也是在「棄馬保蔡」嗎?那為何要對民主社會中自由討論「棄宋保馬」的言論,去法院按鈴控告別人?

這封公開信的要害,是在於從內部造反者,是最清楚主帥的弱點和「罩門」。

實際上,林憲同不但宋楚瑜免費打官司,而且在「紅杉潮」中,也曾為「倒扁總部」擔任過法律顧問。因而對那些不滿馬英九的非民進黨選民,是具有很強的說服力的。相信,此封公開信將能為營造「棄宋保馬」效應,起到催化作用。再加上原來的「挺宋大將」傅昆萁的「挺馬」,也將會對「投馬英九不甘心,投蔡英文不放心」的選民有驚醒作用。

(發自湛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