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選舉中的另類政治學

隨著政治轉型後各個層級選舉的開放,台灣已經成為一個典型的選舉社會,其選舉種類之多、頻率之高世間少有。台灣幾乎年年有選舉,有時一年還有好幾場選舉,例如201O年就有3場選舉,即1月份的台東縣選區、桃園縣第二選區和台中縣第三選區「立委」補選,2月份的桃園縣第三選區、新竹縣選區、嘉義縣第二選區及花蓮縣選區「立委」補選,以及11月底的「五都」選舉。在「選票最大化」的選舉邏輯下,台灣各政黨或政客為了勝選可謂殫精竭慮、不擇手段,各種選舉招數令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形成了獨特的台灣選舉政治學。

買虜政治學

在大陸,面對居高不下目見風就長的房價,買房即淪為房奴,因此買房不僅需要實力,更加需要勇氣。在台灣,買房雖沒有如此「悲壯」,但也是一門需用心琢磨的藝術,尤其對台灣政客而言,何時買房、在哪買房都是很講究的,因為這攸關選票和前途,這就是傳說中的「買房政治學」。

在今年「五都」選舉激戰正酣之際,為展現勝選及紮根的決心,參與新北市長角逐的國民党朱立倫和民進党蔡英文,均在新北市購買了新屋,正式成為新北市民。有趣的是,桃園縣人朱立倫選擇在綠營大本營三重市落戶和購房,而臺北市人蔡英文則選擇在藍營大本營永和市落戶和購房。顯然,雙方深諳「買屋政治學」三昧,都試圖以「深入敵後」、 「釜底抽薪」方式搶攻對方票源。

下跪政治學

「下跪」是中國的傳統禮儀,到了現代社會,作為禮節,它已退出了歷史舞臺,卻又被政客大力發揚了一把。盡管有「男兒膝下有黃金,只跪蒼天和娘親」的古訓,但「下跪」文化在台灣政壇上似乎格外發達, 「總統」、官員、 「立委」、候選人,爭相以下跪為時尚,似乎不下跪就難以彰顯戮力從公的決心,愈到選舉緊繃時刻下跪者就紛紛湧現。1997年臺北縣長選舉,盧修一選前「單膝一跪」,讓當時陷入苦戰的蘇貞昌反敗為勝。Z002年臺北市長選舉,在馬英九領先優勢明顯情況下,宋楚瑜在造勢晚會上「激情一跪」,有人感動落淚,有人則莫名其妙。

今年7月,位於雲林縣麥寮鄉的台灣第六套輕油裂解廠(簡稱六輕)一個月內接連發生兩次大火。 「六輕」大火威力著實不小,不僅燒出了雲林鄉親的怨氣,而且燒出了藍綠陣營的算計。雲林縣長蘇治芬率眾到台當局「行政院」前丟文蛤、扔死魚,還下跪請求吳敦義出面負責。 「弱女子」蘇治芬頂著烈日向吳敦義「驚天一跪」,讓馬英九和國民黨忐忑不安、徹夜難眠。 「行政院長」吳敦義對此自然不敢大意,一面努力指揮滅火,一面不斷出面澄清。這一跪為何威力如此驚人?因為北上謀生的雲林民眾多數定居在新北市,人數高達50萬,是新北市外來人口數量最多的一支。蘇治芬「驚天一跪」透過媒體宣傳後,不只雲林民眾看到了,定居新北市的雲林鄉親也都看到了,自然會衝擊年底「五都」選情。

美女政治學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美女的價值自古以來備受重視。中國古代「四大美女」西施、王昭君、貂蟬和楊玉環,憑借「閉月羞花之貌、沉魚落雁之容」,在激烈政治鬥爭中,或多或少地給那個時代的政治打上了自身烙印。進入商業社會後,美女經濟價值得以充分體現,「美女經濟」應運而生,如今各種「選美」活動遍地開花,各種展銷活動美女如雲。與此同時,美女在政壇上亦日趨活躍,「美女政治」方興未艾。就台灣地區看,部分美女憑借強大的魅力選擇通過選舉親自從政,如依然活躍於台灣政壇的金素梅、邱議瑩和蕭美琴等。部分美女則甘作嫁衣,成為一些組織或政客攻關、宣傳和拉票的利器。譬如,為使軍方在「國會」公關上更加順暢,台當局「國防部」專門調配一批美女軍官組成「紅粉軍團」入駐「國會聯絡室」,擔任第一線公關重任,吸引眼球無數。

隨著「五都」選舉臨近,候選人宣傳創意也動到美女身上。臺北市長參選人蘇貞昌上個月在臺北寧夏夜市掛了一幅大型宣傳廣告:一位手拿氣球、貌似許慧欣和陳意涵的白丁恤美女,轉頭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甜美的笑容,身旁對話框寫著「臺北,可以微笑」。廣告和美女立即引起網友關注及瘋狂轉載,一度成為網絡熱點新聞,有網友留言,「廣告色調配上美女笑容,讓人覺得溫暖舒服,是有創意的好廣告。」許多網友和媒體好奇這位美女到底是誰?據《時報週刊》透露,這位美女是網絡模特兒小米,今年26歲,興趣是唱歌、逛街和追流行,因笑容清新甜美又有時尚都會感而在蘇貞昌競選廣告中出線。但是,美女本人婉拒所有媒體采訪,只留給大家更多的想像空間。

紅包政治學

發紅包或派紅包是中國長久以來的傳統習俗,象徵著對他人的祝福。但遺憾的是,如今「紅包」似乎成了拉關系、走後門的代名詞。

紅包文化在台灣地區更是盛行,台灣政治人物自然不能免俗,利用「紅包」拉票是他們必修之課。台灣政客春節發紅包始于李登輝,後來逐漸發展成為一種慣例、金額從最初的百元新台幣紙鈔到後來的10元、5元或l元硬幣,現在也有人用巧克力制假金幣代替。每逢農歷春節期間,很多有意參選的台灣政治人物都會到人潮聚集處發紅包,一方面給選民增添喜氣,一方面給自己增加人氣。限於台當局「法務部」規定,超過30元就有賄選嫌疑,因此候選人都採取在紅包上粘硬幣、寫祝福的方式,既不違反規定,又能增強收藏價值。如果硬幣是10元的就是「十全十美」,5元的就是「五福臨門」,1元的就是「一元複始」。

2010年又是一個選舉年,在農歷春節期間進行「紅包」拉票自然在所難免,馬英九、蔡英文、陳菊等政治人物均給選民發了紅包。其中,蔡英文的紅包充滿女性色彩,紅色之中搭配大大小小的圓圈,祝福選民大小事情都圓圓滿滿,右下角則是蔡英文和其他參選人的簽名。馬英九則選擇在紅包中放置巧克力製作的「金幣」,寓意財源廣進、事業興旺。據悉,2010年春節最受歡迎的是馬英九的紅包,盡管紅包內容只是巧克力,但在網上叫價超過200元。

長期以來,台灣惡質選舉文化大行其道,買票賄選、挑動「統獨」、撕裂族群、製造悲情、攻訐抹黑、黑金色情,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台灣空有「民主」之殼而沒有「民主」之核,僅僅包括程序正義的選舉,卻嚴重忽視了實質正義所應該包含的政策質量、社會正義、道德操守等真正決定「民主」質量的元素或內涵,這是台灣「民主」最深的悲哀。當然,可喜的是,近年台灣選舉文化雖未實質改觀,但負面因素在減少、民粹主義在式微。這種變化緣於公民意識的不斷覺醒和公民社會的逐漸成熟,一個成熟、理性的公民社會是改善惡質選舉文化的根本動力。島內民意調查顯示,對於台灣政治文化,84%台灣選民表示不滿,僅有2%選民表示滿意。顯然,已有越來越多的台灣民眾對於惡質選舉文化感到厭煩。

(鄧允光/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