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國民黨政府曾想武力收回澳門

抗日戰爭勝利後,南京國民政府曾計劃收復澳門,然而因種種原因,該計劃最終未能實現。

宋子文的提案

1944年10月27日,蔣介石指令外交部研究收回澳門事項。11月4日,外交部長宋子文向國府中央遞交報告:查依照1887年12月《中葡和好通商條約》,澳門是由我國准許葡萄牙永駐管理,但不得轉讓於他國。我國於戰後要求交還,可援引各國交還租界之先例。

宋子文就收回澳門的時機、方式提出兩點建議:一、待華南戰爭推進時,倘日軍進占澳門或敗退時逃人該地,我軍以追擊為由予以占領,然後由外交途徑要求歸還;二、隨時由廣東省政府及附近駐軍搜集澳葡當局壓迫我居民及接濟日寇之事實,由外交部向葡方提出質詢、抗議,以資日後要求收回澳門之根據。

蔣介石接受了上述建議,電令廣東省政府主席李漢魂,在日軍退入澳門時即占領之,即行搜集澳門政府接濟日軍情報,以此為占領之依據。然而直到日本投降,日軍也未退入澳門,中國軍隊尾隨進占澳門的方案未曾實現。

既定計劃受阻

1945年8月底,抗戰勝利,新任外交部長王世傑去倫敦出席五國外長會議,協商結束二戰和約,臨行前蔣介石召見,指示他在會議上埠山中國行將收回澳門。

10月下旬,外交部擬定了收復澳門的甲乙兩套方案,報請行政院和蔣介石批准。

甲案:由中葡兩國政府磋商交還澳門條件。中國主張五條件收回,澳門原由滿清政府讓與葡萄牙管理,這次理應無條件交還中國;乙案:葡方若是拒絕討論,中國政府訴之于國際和平機構,主張用公民投票方式,決定澳門主權之歸屬。

受命為第二方面軍受降主官的張發奎將軍,率所部從梧州東進,9月7日進入廣州,做收復澳門的准備。然而,南京政府收回澳門的既定計劃沒能如願,就像收回香港成了南京政府的一廂情願一樣。香港原本被盟軍統帥部劃在中國受降區內,英國政府卻聲稱香港不應包括在中國境內。蔣介石請美國勸說英國將香港交還中國,但美國總統杜魯門看好今後在與蘇聯集團的抗衡中,英國這個盟友較之中國重要得多,所以支持了英國。蔣介石不敢得罪美國,改變了收回香港的初衷,葡萄牙「學有榜樣」,拒不交還澳門且是態度變得強硬起來。

策劃武力收回

第二方面軍官兵憤憤不平,以司令長官張發奎為首的一批粵軍將領,趁著政府未明確表示澳門循香港例的機會,策劃亂中取之,以武力收回澳門。張發奎向中山縣縣長張惠民及中山縣駐軍159師師長劉紹武面授機宜。張惠民於是在多次集會上大造輿論:澳門本是中山縣的一部分,如今抗戰勝利,澳門不能再讓葡萄牙占領下去。他還策動國民黨澳門支部組織集會遊行。

澳葡當局大為緊張,馬上關閉了關閘,不許內地人員進入澳門;又嚴禁遊行集會,取締了國民黨支部等多個團體。恐怖氣氛籠罩澳門,這正中張發奎下懷,他發表談話指責澳葡當局敵視中國,剝奪澳門華人啟由,還隱藏庇護日本戰犯和漢奸,聲稱中國軍隊有進入澳門搜捕戰犯漢奸之自由。

在張發奎的命令下,劉紹武團並炮兵一個營進駐前山邊境,對澳門實施邊境封鎖,炮口瞄準澳葡軍事要地,架著機關槍的登陸艇,則開往澳門南邊海面遊弋。

澳葡當局明白,澳門葡軍不過千餘兵力,哪里是第二方面軍的對手。澳門總督代斯洛於是致函張發奎,信誓旦旦地表示:願意引渡所有戰犯漢奸,驅逐在澳門的日本人,中國人可自由出入澳門,允許澳門的華人團體公開活動,享有言論、集會、遊行等自由。葡方故作高姿態的同時,求助美國幫忙。美國也支持葡萄牙這個夥伴。

蔣介石依然敢怒不敢言,攝於美國威力令張發奎撤除了對澳門的武裝封鎖。

計劃徹底落空

但張發奎心擾不甘,又是159師師長劉紹武出面,以宣慰同胞為名,未通知澳葡政府,率武裝軍士一隊進入澳門。劉在澳門各界招待會上發表了演講,各界代表表示支持。

內地同胞也齊起聲援,廣東省組建了「收回澳門活動促成會」,省參議會通電全國,敦促政府收回澳門。在此情勢下,國民參政會於1947年4月上旬的第20次會議上,通過了《請政府向葡萄牙交涉收回澳門案》。6月21日,立法院例會通過決議:建議外交部應積極迅速向葡國交涉,於最短期內收回澳門。

其時,南京政府正在聚全部力量於內戰戰場,已顧不上澳門主權了。面對朝野收回澳門的呼聲,南京政府作如下答復了之:關於收回澳門,參政會曾有此項建議,經外交部核辦。據稱,在目前國際形勢之下,此問題一時難以解決,俟時機成熟,再提出交涉收回。至此,南京政府戰後收回澳門的計劃徹底落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