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收中南海親歷記(下)

再勘中南海

2月6日,我們繼續對中南海進行勘查。我們先後查看了東花廳、西花廳和瀛台島上的房屋情況。東花廳和西花廳處在中南海的西北角,這裏曾是清末攝政王府的舊址。後來,北洋政府時期的國務院、抗戰後的國民黨北平市政府也在此辦公。新中國成立後,以周恩來為總理的政務院又將辦公地設在這裏。1949年10月,周恩來從豐澤園搬入西花廳,其緣由之一是在此之前的4月中旬,他曾到西花廳看望一位生病住在此處的同志,進得院來看到滿院葉茂花繁、芬芳吐蕊的海棠花,潔白而又淡含清香的海棠花給他留下深刻印象。政務院在攝政王府辦公後,他就把家搬進西花廳並一直居住在這裏。

與西花廳對襯的是後來李先念入住的東花廳,其建築格局和西花廳差不多,也分前後兩進院子,房子也有雕龍繪畫,只是正房坐南朝北,前院沒有假山、水榭,卻同樣長著多棵海棠樹,這裏的海棠樹是中南海裏最大的幾棵了。

在對中南海的勘查過程中,最值得描繪的要數位於南海中心的瀛台了。瀛台是個四周皆被碧水環繞的小島,島上的建築設計完全是按照“蓬萊仙境”臆幻模式打造的。明朝時,此地稱為南台,島上林木深茂,只在最南端的地方建了一殿曰昭和殿,殿前臨水有一小亭名澄淵。自清順治年間始,島上宮室漸次營造成為帝后避暑納涼之所。“瀛台”之名,即為順治帝禦筆所題。康熙以後工程更盛,建成後的樓臺亭閣相聯相望,並在水邊堆疊奇石,種植花木。

進瀛台需過一座漢白玉拱橋,此橋歷史上曾是座能拉動的吊橋。過橋順一漫坡臺階拾階而上,迎面便是翔鸞閣,此為入瀛台之正門。翔鸞閣背南而面朝北,高兩層,寬7間,左右兩邊展延出雙層回抱樓,各有19間,實際上是兩座架在半空中的走廊。翔鸞閣後面是涵元門,入門院正中是涵元殿、香扆殿,其兩側還建有藻韻樓和綺思樓,這四座建築環拱中心是個大院落,當年康、乾二帝經常在這裏賞宴王公宗室。我們接收中南海時,許多同志都曾住過瀛台並在此辦公。交際處有幾位同志曾住在島上的補桐書屋和東北邊的待月軒,據說乾隆當太子時曾在這裏讀書。院中原有兩株老桐樹,一株枯死後又補種了一株,所以此處為“補桐書屋”。待月軒是賞月的地方,乾隆閑來無事時,常來此等候東升之月。從這個院落向北,有個六角形的亭子,立在山岩之上、草木之中,名為鏡光亭。

黨中央剛進中南海時,好一點的大房子,略加修繕分配給中央首長居住或開會辦公用,工作人員及家屬就四處找些犄角旮旯的破舊房子棲身,只要有間房子能支副床板睡覺就行,其他無從講究。

成立中南海辦事處

2月7日上午,首先來到豐澤園的是華北人民政府社會部的李富坤同志(他奉黨中央委派參與羅瑞卿組建中央公安縱隊,開展警衛工作)。他來這裏一是瞭解中南海的現狀,二是勘察警衛部隊進駐的營房和警衛點的分佈設置。此時的中南海,除攝政王府仍有北平市舊政府和民政局因需在此滯留辦公外,其他閒散人員已基本清出,上述兩個部門也於4月初全部撤離中南海。李富坤走後不久,由新成立的中央公安縱隊警衛一師一團正式駐防中南海,團長是何有興。

同日上午,齊燕銘與金城、周子健及高鐵英帶領的交際處其他工作人員一併進入中南海,一時間豐澤園裏人氣旺盛一片笑聲,欣喜之情溢於言表。安頓下來,大家隨齊燕銘一齊察看了豐澤園和瀛台。隨後齊燕銘召集開會作出幾項決定:(1)申伯純、金城去北京飯店主持工作,周子健在中南海主持工作;(2)交際處工作人員日漸增多,不能都擠佔豐澤園,應儘快清理瀛台的部分房屋,將大部分工作人員的宿舍和廚房設在瀛台;(3)交際處的值班室設在豐澤園後院含合堂的一座二層小樓內;(4)進入中南海的工作人員馬上進行職能設置和分工,儘快開展有效工作。

後經周子健與幾位主要幹部研究決定,將由石家莊、正定等地來的同志與從西柏坡、李家莊來的同志統一編組開展工作。當時擬定的主要工作有:(1)清查中南海內所有房產的位置、面積、傢具設備等並登記造冊繪圖列表;(2)勘查所有房屋的破損程度,制定修復計劃,聯繫修繕單位(年底前共修繕房屋2000餘間);(3)聯繫北平市有關部門勘查修復中南海的電路、道路、上下水及安裝電話等;(4)聯繫有關單位清運各處垃圾並適時組織清理中南海水中的雜草淤泥(解放初中南海裏到處是露出水面的淤泥、雜草和垃圾,後經組織部隊清出海底淤泥達16萬立方。沿海邊用石塊砌起了護岸,雜草、垃圾也被徹底清運乾淨);(5)加強與北平市軍管會及警衛部隊的聯繫,配合開展整治中南海的各項工作。

周子健在全體幹部大會上宣佈工作職能和各組人員名單後說:“我們這一攤子,現在由我負責,我們主要是搞好中南海院內的工作,但也難免與外界打交道,俗話說名不正則言不順,我們總得有個名稱才好,我的意見暫時叫‘中南海辦事處’如何?”大家聽後一致鼓掌通過。周子健原本就是中央統戰部的處長,中南海辦事處成立後我們仍稱他為周處長。就這樣,我們最先進駐中南海的人自行設置機構,自己起了單位的名稱。散會後有人跑到豐澤園的大門口,摘掉那塊“中南海公園管理處”的舊招牌。從此,我們以中南海辦事處的名義開展了對中南海的全面整治工作。

中南海辦事處的成立,為黨中央順利進城、為新政協的勝利召開、為中央人民政府的及時成立,作出了重要貢獻。

中南海辦事處成立後不久,我於2月21日奉命調離辦事處,隨申伯純進駐北京飯店,開始了籌備新政協會議、接待民主人士、管理北京飯店的新工作。(下)

(夏 傑/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