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敦義倘能出席博鰲論壇意義重大

吳敦義於一月三十一日率領全體閣員宣佈總辭後,到五月二十日宣誓就任「副總統」,有著三個多月的「空窗期」,成為一介平民。在此期間,吳敦義可不受任何政治束縛,雲遊世界。因此,近日就傳說他有可能會循四年前蕭萬長模式,以「副總統」當選人就任前平民身分參與博鰲論壇,與李克強副總理會面(另一傳說是與習近平副主席會面)。而吳敦義本人對此也抱樂觀其成態度。

吳敦義循蕭萬長模式在博鰲論壇面見李克強或習近平,確是一個有利於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安排。而且比當年的蕭萬長別具意義。因為李克強已預定出任國務院總理,習近平更是內定出任中共中央總書記,而吳敦義則是即將就職的「副總統」。雖然按照台灣地區憲制,「副總統」只是一位「備任元首」,沒有甚麼實質職權,但從馬英九的安排看,他個人雖然沒有連任壓力,但卻面臨國民黨爭取連任的壓力,因而正協調吳敦義、朱立倫的「接棒「事宜。因此,四年後吳敦義還有「更上層樓」的機會,而如無意外,習近平、李克強仍居大陸最高位,因而可以籍此搭建長達十年的互相溝通和信任的平臺。

不過,蕭萬長自就職「副總統」後,已不再方便出席博鰲論壇,而改由前「監察院長」出席。而吳敦義的「插花」,必須注意照顧錢復的感情,。但以錢復的豁達胸襟看,他是會顧全大局的。

博鰲亞洲論壇是一個非政府、非營利的國際組織,目前已成為亞洲以及其他大洲有關國家政府、工商界和學術界領袖,就亞洲以及全球重要事務進行對話的高層次平臺。「博鰲亞洲論壇」致力於通過區域經濟進一步整合,推進亞洲國家和地區實現發展目標。二零零一年二月,「博鰲亞洲論壇」正式成立,成員包括有中國、菲律賓、日本等二十六個國家和地區,總部設在海南省的博鰲。從二零零二年開始,「論壇」在博鰲召開年會。從二零零二年開始,「論壇」在博鰲召開年會。二零零三年,身兼中國國民黨副主席的蕭萬長首度與會,與溫家寶會面,並出席「區域自由安排和更緊密的亞洲經濟合作」的分會並發表演講。此後,蕭萬長年年與會,並多次率領台灣地區的企業界領袖與會。二零零四年的「博鰲」年會,蕭萬長在「論壇」歡迎晚宴上,首度與國家主席胡錦濤會面。二零零五年年會,蕭萬長會晤了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二零零六年的年會則與國家副主席曾慶紅敘談,二零零七年年會與蕭萬長會晤的,是全國人大常委會會委員長吳邦國。 二零零八年蕭萬長當選「副總統」後,因博鰲論壇當年的年會舉行時,他尚未就職,繼續前往出席並無身份障礙,卻又具有「候任副總統」的身份,因而北京就刻意由胡錦濤出席,籍以營造兩岸最高級別領導人會面的氛圍。這體現了北京的對台政策、策略,更臻成熟,充滿自信,既堅持原則,又不失靈活性。更重要的是,可以緊緊抓住可能會稍縱即逝的寶貴時機,推動兩岸關係有實質性地向縱深發展。

實際上,當年的「胡蕭會」,取得了多項重要共識,包括了更加密切的兩岸經貿關係對兩岸有利,更是大勢所趨;在當前發展兩岸經貿關係的有利條件下,兩岸之間更應該攜手合作,共謀發展;實現「三通」和兩岸經貿關係正常化是當務之急;儘快建立起溝通協商平臺。這為兩個月之後進行的「陳江會」,奠定了基礎。其意涵與影響,遠大於二零零五年「連胡會」和「宋胡會」。因為「連胡會」和「宋胡會」共識,只能作為政黨交流和國民黨以在野立場推動之依據。而「蕭胡會」對國民黨執政後兩岸經貿政策的實現,產生促進之效果,有助於形成良性互動的氛圍,對於在新形勢下改善和發展兩岸關係,推動兩岸經濟合作,具有十分重要的積極意義。

而吳敦義的與中共領導人會面,就更是比蕭萬長更深一層。這是因為,蕭萬長的身份定位是財經領袖,因而他與胡錦濤在博鰲論壇的會面,就集中在兩岸經貿交流與合作的層面上,而其所推動的「陳江會」,所商談的項目也全是屬於財經範疇。而吳敦義的身份定位,則是財經成分遜於政治及行政成分,其與中共領導人在博鰲論壇的會面,就有可能會在繼續商談財經議題的基礎上,試圖涉及政治議題,並推動兩岸進行政治對話。即使是在馬英九的「總統」任內不接觸兩岸和平協議的議題,在四年後吳敦義有機會實現「更上層樓」之後,或就是進行兩岸政治談判,洽簽兩岸和平協議,結束敵對狀態的最有利時機。因此,吳敦義的「博鰲之行」倘能成行,將會對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前景和未來走向,產生重大的「引路」影響。

實際上,吳敦義在大學是學習歷史的,因而其歷史感特強。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八日他在香港出席一個兩岸論壇時,就曾妙改毛澤東的《沁園春‧雪》:

兩岸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

惟「反攻大陸」,已成歷史;

「解放台灣」,又嫌霸道;

一國兩制,或統或獨,都為台海掀波濤。

俱往矣,數當前明路,和平最好!

他在同一論壇中進行演講時還指出,目前沒有統一或者獨立的空間,但數十年後,當兩岸政治經濟發展的情況都達到一定程度時,如果兩情相悅,統一有何不可?只要有利於人類、不流血,任何形式都是可以接受的。他還表示,現在大陸方面很少提到「促統」,但對「獨」深惡痛絕,這可以理解,基本上,他也不贊同搞「臺灣獨立」,不必要。因此可以說,他的「統獨觀」比馬英九更為鮮明。

而且,吳敦義是本省人,沒有馬英九的「外省人」包袱,也不會擔心被扣上「傾中賣台」的紅帽子,因而他在處理兩岸關係的事務尤其是涉及政治事務的態度上,可能會較為進取。因此,倘他能出席博鰲論壇,並與即將「接班」的習近平或李克強會面,就將能為未來兩岸政治對話以至是政治協商埋下伏筆。

其實,在吳敦義出任「行政院長」之前,他已曾以國民黨秘書長的身份,四次進出大陸,陪同吳伯雄主席訪問大陸或出席國共論壇,並出席了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在中南海瀛台所設的家宴。在二零零八年「總統」選舉中,吳敦義作為國民黨秘書長,主導中常會通過了「拒領公投票」的決議,粉碎了民進黨的「入聯公投」陰謀。由此可見,吳敦義是一個有敏銳度和有魄力的政治才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