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為台灣問題向美國打預防針

國家副主席習近平此次訪問美國的時間點,既有可能是巧合,也有可能是刻意安排,遇到幾個關節點:其一是尼克松訪問中國並發表第一個中美聯合公報四十周年,其二是「八一七公報」即第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發表三十周年,其三是西方的情人節。當然,還有是在台灣「總統」大選馬英九勝選之後,及美國將要進行總統大選,奧巴馬正在爭取連任。

這幾個關節點,除了情人節之外,都與台灣問題有密切關係。其中,第一個中美聯合公報,美方首次宣佈實行「一個中國」政策,並重申應由中國人自己和平解決台灣問題的態度;「八一七公報」,則成了美國繼續向台灣出售先進武器的「護身罩」,至今仍對中美關係發展帶來陰影;而台灣「總統」大選,中美雙方都不願見到仍然奉行「台獨黨綱」、在現實中也拒絕承認「九二共識」的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上臺,因而曾在「總統」競選過程中,均以「不幹預台灣內部事務」的方式,巧妙地表達了政治立場,暗挺馬英九;而在美國總統大選中,按照以往傳統貫例,無論是爭取連任者還是挑戰現任者,都將毫不例外地談到中國問題,並挑戰北京的台灣政策。

但似乎近來美國在台灣政策問題上,有一些微妙的變化。實際上,自美國提出重返亞洲戰略後,為了營造強大的輿論氛圍,展開了全方位的政策宣講和國際遊說,但從未主動提及台灣及台灣在重返亞洲戰略中的角色和地位,似是有意將處於遏制中國大陸前沿陣地的台灣與亞洲各地區區別對待,因而不但是其在言論上不提台灣,而且在行動上也迴避台灣。曾任美國在台協會臺北辦事處主任,涉入台灣問題甚深的美國駐港澳總領事楊甦棣在題為《美國重返亞洲,美國對香港、澳門政策》的演講中,雖然對美國重返亞洲的重要性進行了長篇論述,但卻隻字不提台灣。為此,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教授薩特在美國智庫國家政策中心舉行的一場美國與台灣關係的研討會上表示,在美國高調宣佈重返亞洲的政策中,台灣並不包括在內,顯示無論是奧巴馬還是美國國會,都在逐漸減少對台灣的支持。由此,美國政壇和媒體近來就盛傳「美國放棄台灣以挽救經濟」。

也正因為如此,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就分析認為,過去中美領導人高層會晤,臺灣問題必是不可避免的主要議題之一。但在此次習近平訪美行程當中,臺灣議題或不會佔據太多時間,因馬英九的連任令中美共同舒心。該智庫還認為,習近平可能重申反對美國對台軍售的立場,而美國則會強調依據三個聯合公報和《臺灣關係法》執行其對台政策,難有新說法出現。實際上,據消息來源指出,美方原以為,臺灣「總統」選舉剛結束,馬英九當選符合中美利益,兩岸關係在未來四年內將穩定發展,台灣問題似乎不那麼迫切,因而臺灣問題在美方預備的習奧對話議程上將不會佔有重要性。

這種說法,在台灣也大行其道。但論者們卻忽略了,美國正在總統大選的前夕,奧巴馬所面臨的對手,極有可能是曾在美國國會中連續多年提出親台議案的金裏奇。而中國面對的,不僅僅是避談台灣問題的奧巴馬和希拉里,還有金裏奇。何況,奧巴馬在遇到金裏奇的挑戰時,也必不會迴避台灣問題,尤其是在「八一七公報」三十周年之際。

或許,習近平在啟程前已做足了功課,因而充分利用奧巴馬安排在情人節進行會晤,大打「友誼」牌之機,出其意料之外地談起了台灣問題。習近平向奧巴馬強調,台灣問題事關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始終是中美關係中最核心、最敏感的問題。中方希望美方恪守中美三個聯合公報精神,以實際行動維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局面和中美關係大局。後來,習近平還在國務院和五角大樓的會談中分別重點談臺灣問題,他在離開華盛頓前的唯一一場公開演說上再次強調,希望與美國建立二十一世紀的新型大國關係增加雙方戰略互信,彼此尊重對方的重大關切和核心利益,要求美國「恪守中美三個聯合公報精神,堅持一個中國政策,以實際行動反對『台獨』,支持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他還引述美國開國總統華盛頓的話說:衡量朋友真正的標準是行動,而不是言語。

習近平提出台灣問題,而且態度尖銳強硬,完全出乎美國的意料之外,有點措手不及。但是,又不能不回應,因而奧巴馬表態說,美方「拒絕」任何「台獨」主張,這與美方以往慣用的「不支持台獨」字眼,有些許落差。而且,由於在習奧會中,加插了奧巴馬原本沒有計劃談及的台灣問題,因而使會談時間由原定的四十五分鐘延長到八十五分鐘。

顯然,習近平此舉,不但有著現實中的需要,也有著戰略上的考量。在現實上,盡管已獲得連任的馬英九不支持「台獨」,但仍然奉行「台獨黨綱」的民進黨還在威脅國民黨政權,而且隨時有機會重新上臺。另外,面對親台的金裏奇的挑戰壓力,奧巴馬為了鞏固和開拓票源,也將會違背初衷,把台灣問題當作是反擊金裏奇的「武器」,甚至是採取「一切為了選票,選後再來善後」的慣常手法,比金裏奇走得還要偏遠,尤其是在出售武器方面。

在戰略上,美國實行重返亞洲戰略,台灣作為「太平洋島鏈」的極為重要一環,及制衡中國大陸的一個有力工具,對美國具有極為重要的軍事意義,美國絕不會輕易放棄這個重要籌碼。因此,在美國戰略東移的大背景之下,台灣在美國重返亞洲的戰略地位中,只會增強,不會削弱;現在不提台灣,不等於將來就不放棄台灣,使其重返亞洲的戰略出現一個大「漏洞」。

當然,如用庸俗眼光看,擺平中美關係中的台灣問題,對於習近平本人在今年秋天「十八大」中順利接班,及接班後治國理政的順遂,也有好處。因此,習近平可說是未雨綢繆,先向美國打「預防針」,甚至是預作善意式警告。

由於奧巴馬已經作出了「拒絕台獨」的承諾,故而習近平的這次訪美,基本上達到了預期目的。值得注意的是,曾任陳水扁「總統府」秘書府諮議,為陳水扁對美「外交」著墨甚深的「新台灣國策智庫」國家安全組研究員劉世忠前日分析說,習近平以準國家領導人身份首次提及美國的「一中政策」,而非過去中國領導人所說的「一中原則」,顯示其自信認定,美國「一中政策」的背後正趨向北京的「一中原則」。

不過,美國副總統拜登對習近平說,美國仍將售賣武器給台灣。這點應分兩方面看。一方面,「八一七公報」並沒有完全禁止美國售賣武器給台灣,只不過是,美國在公報中申明:「它不尋求執行一項長期向台灣出售武器的政策,它向台灣出售的武器在性能上和數量上將不超過中美建交後近幾年的供應水平,它準備逐步減少它對台灣的武器出售,並經過一段時間導致最後的解決。在作這樣的聲明時,美國承認中國關於徹底解決這一問題的一貫立場。」另一方面,奧巴馬上臺之後,並未向台灣出售F--一六/CD戰機,亦即未有超越北京的紅線。估計,奧巴馬連任後,仍將繼續這一政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