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陳菊意識形態深處看民進黨未來前景

民進黨昨日召開第十四屆第五十三次中常會,除由「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報告《緬甸民主化與國會大選》之外,也邀請各縣市黨部主委與中常委們一同參與第十三屆代理黨主席的交接儀式。在仲裁委員會陳繼盛監督下,高雄市長暨中常委陳菊從卸任主席蔡英文的手中接下印信,宣誓就任代理主席。

本來,按照以往慣例,倘黨主席出缺,而其所餘任期未滿半年即無須進行補選,只須由中常委互推代理主席,往往是由「立法院」黨團總召或得票最高的中常委代理。倘此,前者就是柯建銘,實際上,當蔡英文在敗選當晚宣佈辭職時,黨內就盛傳將由柯建銘代理主席。但由於柯建銘的「扁系」色彩甚濃,倘再由他出任代理主席可能會落人口實,且也不利於民進黨未來的「改革」形象。後者則是謝長廷,但也因其是蘇貞昌的主要競爭對手,也將會產生「失衡」之感。因此,心中自有盤算的蔡英文,就籍著黨內一片「挽留」之聲,趁勢同意續任主席到二月底止,表面上的理由是要維繫黨的穩定,方便中央黨部的黨工們過一個尚未失業的春節及尋找工作,實質上卻是要有充裕的時間,找一個能夠擋住蘇貞昌的適當人選。

在蔡英文的心目中,高雄市長暨中常委陳菊是最適當的人選,她不但是在黨內人緣較好,可以起到統合各派系的作用,而且由於她的黨內外資格甚高,黨內各派系都可以接受。尤其是蔡英文在離開黨中央之後,還能達成阻擋蘇貞昌的效果,在目前情況下,只有陳菊最具實力。因為在「四大天王」中,除在黨內沒有人緣,因而根本不具競爭力的呂秀蓮之外,最資深的就是陳菊了。誠然,蘇貞昌、謝長廷、遊錫等人與陳菊一樣都是民進黨創黨十八名成員之一,但陳菊在「美麗島事件」中,因是《美麗島》雜誌的編委兼高雄服務處副主任,而遭受軍法大審,被判十二年徒刑,與呂秀蓮一道坐大牢(實際服刑六年兩個月)。而蘇貞昌、謝長廷、陳水扁等人,當時還未參加「黨外」活動,只是「美麗島事件」的被告的辯護律師而已。故她「坐過牢」這一點,就可把其他「天王」都比下去。而且,陳菊的高雄市長,也是民進黨內目前最高的公職首長,黨內誰人能與爭峰?

蔡英文繼續留在黨內一個半月,這為她「三顧茅廬」懇求陳菊接任代理黨主席並進而參選黨主席,提供了較為充裕的時間。其實,陳菊當初是不願接此重擔的。其一、自高雄縣市合併後,她就難以兼顧原屬高雄縣的政務。不但是原高雄縣民怨氣沖天,而且也連累到陳菊本人的「五星級市長」聲望持續下降,她必須加倍努力,搞好大高雄市的市政。而倘兼任黨主席,就必須每週南北兩頭跑,難以分身。何況,她的身體本來就欠佳,前年雨災時就曾熬不住偷偷返回官邸休息,而惹來在野市議員猛K。倘再加重黨主席的負擔,就更頂不住。其二、陳菊還希望在二零一四年爭取連任高雄市長,這不單止是她個人政治生涯的事,也是為了民進黨阻擋已經「跳槽」到藍營的原高雄縣長、「南方小巨人」楊秋興。如果二零一四年民進黨是提名其他人包括陳其邁等出戰,可能都不是楊秋興的對手,只有自己才能擊退他的挑戰,從而保住民進黨的「半壁江山」。而自己要在二零一四年爭取連任高雄市長,就必須以市政優先。否則,屆時其對手不但會以其「健康欠佳」來說事,也將會批評她兼任黨主席是「不務正業」。其三、陳菊是「新潮流系」的重要流員,而蘇貞昌則是「新潮流系」力挺的對象,且陳菊與蘇貞昌兩人的私交也甚篤。但蔡英文要她「出山」卻是要利用她來阻擋蘇貞昌,可能令到她左右為難。

其實,現在極力慫恿陳菊參選黨主席的,除了是要力阻蘇貞昌的蔡英文、謝長廷、遊錫等人之外,還有正在暗中爭取代表民進黨出戰二零四年高雄市長選舉的其他人士。只要陳菊當選並出任黨主席,他們就有大把理由阻勸甚至是反對她放棄爭取連任高雄市長,自己就可趁勢取而代之。

目前,在是否支持陳菊參選黨主席的問題上,最尷尬的就是「新潮流系」。本來,蘇貞昌和蔡英文都是「新系」的支持對象,現在卻擔心「順得哥情失嫂意」,因而只得宣佈「中立」。但在昨日當陳菊接任代理主席時,台中地方法院法官卻來「贈慶」,宣判「新系」龍頭吳乃仁及前總召洪奇昌在台糖售地弊案中所涉的背信罪名成立,分別判處三年十個月和兩年四個月徒刑。再加上此前的邱義仁、顏萬進也被判刑,「新系」的紀律最嚴明、操守要求最嚴格的廉潔清流形象,就象曾是「清流」代表的陳水扁一樣,已被毀滅掉了。因此,盡管陳菊本人相當廉潔,但也不免會受到某些負面影響。

人們在審視陳菊的政治立場時,常看到或強調她「獨」的一面,並對她邀請或默許達賴喇嘛、熱比婭到高雄活動甚不諒解。但卻忽略她在意識形態的深處,可能會有左傾的一面。實際上,有幾個例子,是可足以證明她的心底裡是傾向社會主義的。其一、是在她二零零九年五月到大陸進行「行銷二零零九高雄世運」活動時,曾專門到北京福田公墓祭拜蘇慶黎。而蘇慶黎是台灣共產黨中央常務委員兼宣傳部長,也是大陸八個民主黨派之一的「臺盟」的主要創辦人蘇新的長女,其「慶黎」的名字,就是她於一九四六年出生時,被其父寄以「慶聯台灣的黎明」之深厚期待。蘇新在「二二八事件」後奔赴祖國大陸,先後在中共中央統戰部、中共中央東南局和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工作,還曾任全國政協委員。其妻因而被拖累入獄,而蘇慶黎也自幼受左傾思潮影響,參加「黨外」活動中的「左翼」即「統派」的活動,擔任「統派」雜誌《夏潮》和《海峽》的總編輯。她還曾於一九八九年與志同道合者創辦「台灣共產黨」,但在到「內政部」進行政黨登記時,受《國家安全法》和《人民團體法》「不得主張共產主義和國土分裂條文」的限制(現已刪除」),不獲批准,而改名「勞動黨」,並任秘書長。她一九八六年訪問大陸時,曾獲國家主席兼中共中央對台領導工作小組組長楊尚昆接見。晚年到大陸治病,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九日在北京逝世,享年五十八歲。因為她也曾任《美麗島》雜誌編輯,因而與陳菊感情深厚。其實,一九九八年陳菊訪問大陸時,就已探望過病重的蘇慶黎。

其二、陳菊年前訪問美國,私底下拜訪了她的宜蘭老鄉,正任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兼負責發展經濟學的高級副行長林毅夫。本名林正義的林毅夫,是於一九七九年從金門軍中泅渡到大陸的,直到現時台灣軍方仍未撤銷對他的「通緝令」。陳菊本擬以高雄市政府新聞處發稿報導,但林毅夫出於其他考量而作罷。

其三,前幾天陳菊在訪美途中,轉赴由共產黨執政的古巴。據說她前往古巴的主要目的,是因為她仰慕古巴革命家切.格瓦拉,要瞻仰革命家的家鄉,實現年輕時代的夢想。其實,陳菊以往每次出外活動,都在蒐集與切‧格拉瓦有關的物品,包括書籍、海報、紀念品等,還真不少,可以辦一個展覽了。

由此可見,陳菊的意識形態深處,其實與共產黨有相通之處。說不好她在出任民進黨主席之後,也像同樣是信仰社會主義的許信良那樣,再次帶動民進黨轉型,帶領民進黨走出一條新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