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煥智參選民進黨主席多空兩面觀 

雖然距離五月二十七日全黨投票選舉民進黨主席的日子尚遠,但距離領表登記參選黨主席的本月底卻是越來越逼近。目前,被視為將會參選黨主席的人或有三人,其一是最希望能選上黨主席的蘇貞昌,但因為黨內「反蘇」勢力強大,蘇貞昌為了仍要覷準方向及時機,並避免「槍打出頭鳥」,而尚只是處於鴨子劃水進行暗中準備的狀態;其二是被黨內「英系」、「謝系」、「遊系」視為「擋蘇」最佳代理人,因而將之拱抬出來參選黨主席的陳菊,但她卻是要將一門心思擺放在市政業務之上,並希望能爭取連任高雄市長,連出任任期只有兩個多月的代理黨主席也很勉強,因而極有可能不會參選黨主席;其三就是自卸任台南縣長後,直到如今也沒有任何黨公職,處於「政治失業」狀態的蘇煥智。

一九五六年出生的蘇煥智,與曾任兩屆黨主席,並曾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的蔡英文同年,是民進黨的中生代,因而在民進黨內「世代交替」的呼聲中,沒有年齡障礙。他是法學碩士,也曾任過「立委」和台南縣長,具有一定的政治和行政操作知識和經驗。他曾是「新潮流系」成員,接受過嚴格的紀律訓練。他的「統獨觀」不太明顯,但在二零零三年底陳水扁爭取連任「總統」,而其民意支持度卻一直遠低於「連宋配」之時,他首先向李登輝提議,仿效波羅的海三小國,舉辦「二二八百萬人牽手護台灣」活動,並率先在台南縣台一線進行實地大預演,從而扭轉了陳水扁民調低迷的局面。他在成功連任台南縣長後,與民進黨籍台南市長許添財共同推動台南縣市合併改制為直轄市。他也曾率團到大陸推銷台南縣的農副產品,並對兩岸經貿交流持抱較為正面的態度。

相對而言,蘇煥智的黨內資歷和黨公職經驗都比蘇貞昌、陳菊等人要淺得多,但這是因為他較為年輕之故,這也是民進黨要實行「世代交替」必然會遇到的現實問題。實際上,蘇煥智正是看準了這一點,才敢於跳出來挑戰老前輩蘇貞昌、陳菊,而且兩人都有「新潮流系」支持的背景。

蘇煥智此時要跳出來參選黨主席,既有民進黨人大多勇於表現自己,追逐黨公職位的共性,也有屬於個人的特殊原因,包括目前沒有任何黨公職職務,為稻粱謀的問題,更包括要帶領民進黨進行改革從而走出一條新路的宏願。

為了強化自己參選的正當性和保險系數,近日蘇煥智專門「哪壼不開提哪壼」地大造輿論。比如,他針對黨內「反蘇聯盟」勢力強大,要拱抬陳菊參選,就聲稱陳菊有現實的問題,即是否要連任高雄市長,如果跳出來選黨主席,立刻會與準備投入「二零一六」大選的蔡英文、蘇貞昌產生矛盾。又如,他針對蘇貞昌積極準備參選黨主席,就強調蘇貞昌若此時參選黨主席,不利其競逐「二零一六」,因為馬上會面臨各方的壓力,會成為蔡英文方面及對蘇貞昌有意見者的箭靶。如此一來,黨在敗選之後,又會陷入派系鬥爭,這對民進黨很不利,對二零一四年的基層選舉更不利。為此,他拿自己來與蘇貞昌做比較,強調自己沒有「二零一六」的問題,「我的優勢,在於參選有社會正當性,中生代出來,可以避免黨內派系鬥爭、凝聚團結,對年輕一代也是鼓勵。」

由此看來,他的如意算盤是,在將陳菊、蘇貞昌參選黨主席的正當性和必要性都給抹殺掉之後,由於黨內沒有其他人願意在此時出來挑起這副重擔,包括謝長廷為了「擋蘇」而極力遊說的雲林縣長蘇治芬和不分區「立委」李應元等,都興趣缺缺,自己就能夠幾乎是篤定當選了。

由於蔡英文在黨內壓力下,在其正式的敗選檢討報告中,提出了要正視中國大陸的存在,必須考量與對岸進行交流的問題,且已成為民進黨內的議論焦點,既有「獨派」團體聲言要拉隊出走另行組黨,也有務實派人士予以響應支持。因而曾有過兩岸交流經驗的蘇煥智,就打鐵趁熱,提出了系列的兩岸論述。應當說,蘇煥智因為沒有較多的「獨派」包袱,因而他的兩岸論述還是較為進取的,聲稱只要北京同意民進黨設置大陸代表處並派駐代表,在對等尊嚴情況下,他不排除以民進黨主席的身份到對岸訪問。但卻又受到民進黨傳統觀念的嚴重束縛,而未能走出桎梏:

一、「民進黨必須建構與中國大陸的溝通平臺,基本原則是『台灣是主權國家、捍衛主權』,並遵循《台灣前途決議文》。」面對中國大陸相當敏感的《台獨黨綱》,蘇煥智強調,「《台灣前途決議文》在一九九九年發布後,某種程度上其實已經取代《台獨黨綱》,亦即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站在民進黨的立場,要改變現狀當然要經過兩千三百萬人同意。」這個說法並不現實。一方面,雖然《台灣前途決議文》與《台獨黨綱》相比,確是放棄了建立「台灣共和國」的追求,並接受了「中華民國」的外殼,但卻將「中華民國」標定為台澎金馬,是「獨立主權國家」,因而是典型的「一邊一國論」,大陸方面根本不可能接受,也就不可能進行黨際交流;另一方面,即使是《台灣前途決議文》,由於二零零七年遊錫擔任黨主席時,主導黨代會通過了「獨」性不亞於《台獨黨綱》的《正常國家決議文》,而按照「後法優於前法」的原則,《台灣前途決議文》的內容已被《正常國家決議文》所掩蓋、替代,作為曾任當然黨代表並親自參與審議《正常國家決議文》的蘇耀智,應當知道這個道理。

二、「民進黨應比照美、日派駐中國代表,以建立制度化溝通的管道,除了與中國對話、溝通之外,更應服務在中國的台灣人,保護台商的利益。民進黨駐中國的代表,必須有堅定捍衛台灣主權的立場,足以讓人民信賴,並在黨內具有足夠的分量,民進黨內人才濟濟,如林義雄、辜寬敏、呂秀蓮、蔡英文等人都是很好的人選。」這是明知不可為而為。在民進黨未承認「九二共識」前,尤其是在連承認「九二共識」,並已於二零零五年籍著「胡連會」並達成《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就已進行兩岸黨際交流的中國國民黨,都尚未在大陸地區設立辦事機構之前,民進黨要設立辦事處,真是談何容易。即使退一萬步來說,北京允許民進黨設立辦事處,蘇煥智提出的人選林義雄、辜寬敏、呂秀蓮、蔡英文等,相信也不被北京接受。

不過,平情而論,蘇煥智有此想法還是不錯的。而且,倘若北京出於增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民意基礎和社會基礎的考量,打破禁忌,與民進黨進行適度的黨際交流,還將可對馬政府和國民黨形成必須促進兩岸協商「更上層樓」的壓力。

實際上,兩岸關係目前幾乎已成為國民黨的「獨家專利」,在沒有強大對手競爭之下,就失去更進一步的推力,只是安於現狀坐吃老本,還要伸手向大陸要「讓利」,但又不願進行兩岸政治對話。倘若民進黨也來湊熱鬧,形成兩岸紅、藍、綠三黨競合態勢,就必然促使執政的國民黨謀求突破現狀,以捍衛自己對大陸政策的主導權和詮釋權。如此。北京所希望的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新局面,就自然會來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