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制發展怎能與熊貓命名相比搞“公投”?

江發

不久前在一個公開論壇上,正當大家熱烈討論立法會議席的比例時,有個別人竟建議效法“熊貓命名”的做法,以全民一人一票的方式“公投”。起初,有些居民還覺得這種提法有趣;但是很快就明白,“熊貓命名”與“公投”不能相提並論。《澳門基本法》並沒有提及“公投”,特區強調依法施政,澳門政制發展效法“熊貓命名”的做法,既不切實際,亦不符合澳門現狀。

個別人提議效法“熊貓命名”搞政治議題“公投”,一度混淆了視聽。有學者認為,“熊貓命名”並非一種“公投”,只是將非常嚴肅的政治問題娛樂化而已。但那些要把政治性議題和“熊貓命名”混在一起搞“公投”的人,卻不像開玩笑。去年亦有人以“熊貓命名”為例,隆重其事地提出要全民一人一票“公投”選特首。令人費解的是,竟然有人附和這種毫無法律根據的奇談怪論。因此,不難理解在同一個論壇上,即有社團代表質疑這種提法抵觸現行法例,是不合法的。

《澳門基本法》不規定澳門可以進行公民投票的制度,是由國家主權原則和授權原則決定的。澳門特區屬於國家的一個地方行政區,是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所確定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澳門基本法》規定澳門實行的基本制度,並授予澳門的高度自治權。所以,但凡涉及澳門特區的基本制度的修改、自治權的增加,都必須在中央決定和授權下進行,澳門本身並無權決定,包括無權建立公民投票制度,以及類似熊貓提名、實則是公投的表決方式。

其實,把“熊貓命名”與決定本地區重大事項的“公投”混為一談,早有本澳法律界人士指其荒謬。“熊貓命名”是地區民政事務,政治體制的改變則屬於國家大事;把二者混為一談,不是無知就是別有用心。

須知道,即使在西方國家,也並非動不動就可以搞“公投”的。“公投”通常涉及國家的獨立、分離、合併等重大事項,或者是制憲與修憲、重大國際事務等。中國是單一制的國家結構形式,處理中央與地方行政區域關係的主導權在中央。澳門特別行政區雖然實行不同於內地的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但仍然是中國單一制國家結構形式下的一個地方行政區域,其高度自治權不是固有的,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基本法授予的。而政制發展問題牽涉到中央與特區的關係,不是特區自治範圍內的事情,特區無權自行決定或改變其政治體制。對此,社會應有清晰的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