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許信良為民進黨魁訪陸解套支招?

國台辦發言人範麗青關於「大陸歡迎民進黨人士來交流,高層人士也可以適當身分來訪,民進黨如果有任何放棄台獨立場的努力,大陸將作出正面回應」的談話內容,果然被台灣地區政媒兩界認為是回應蘇貞昌「只要大陸不預設前提,將不排除以適當身分訪問大陸」的表態。但由於範麗青在回應中,仍有「民進黨堅持台獨立場,是阻礙他們與大陸交往的癥結所在」之句,這就使得共民交流仍然存在重大的障礙。

一向被視為民進黨高層「絕頂聰明」的許信良(按:他也確是禿頭),想出了一個辦法,昨日放言「『台獨黨綱』已是歷史文件,沒有廢不廢除的問題,應該說『根本沒問題』。」按照他的說法,民進黨的「台獨黨綱」已被《台灣前途決議文》所「凍結」,因而民進黨主席訪問大陸,已不存在範麗青所說的「台獨立場」的問題。

確實,按照台灣地區「後法優於前法」的法律原則,在民進黨確立「台獨黨綱」之後通過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已經「凍結」了「台獨黨綱」。實際上,「後法優於前法」的涵義是,同一事項有新法公佈施行時,先前公佈的舊法當然廢止。如台灣地區《中央法規標準法》第二十一條第四款就規定,「同一事項已有新法規,並公佈或公佈施行者,舊法規當然廢止之。」

民進黨制定《台灣前途決議文》的政治及歷史背景,就是為了要為「台獨黨綱」解套。其一、一九九八年底,台灣地區進行「三合一」選舉,民進黨不但輸掉了臺北市長(陳水扁),而且在「立委」選舉中也僅得七十席,不到總席次的三分之一,得票率也有明顯下降。這對剛在上一年縣市長選舉中一舉拿下十三席縣市長,正朝向「地方包圍中央」前進的民進黨來說,不啻是一重大打擊。在進行敗選檢討時,由陳水扁創辦的「正義連線」的會長沈富雄將原因歸咎於「台獨黨綱」,並提案要求修改。於是,在民進黨內掀起了一場重大的路線爭論,民進黨主席林義雄在一次會上指出,民進黨面對兩岸關係,精細的政策討論應該取代意識形態的發言,對於攸關台灣存亡的中國問題應該謹慎思考,只有以客觀的思考與事實資料的分析,民進黨才有走向執政的可能。在他主持之下,民進黨黨綱黨章研修小組提出了一個「承認中華民國國號」的所謂《台灣前途決議文》草案,以圖詮釋「台獨黨綱」,解除民眾對民進黨是「台獨黨」的疑慮。

其二、在「總統」大選開打之前,陳水扁陣營就已深知「統獨」議題絕對是陳水扁的「罩門」,只有逐漸淡化選民疑慮,增強選民對陳水扁處理兩岸關係的信心,陳水扁才有可能抵擋來自對手的質疑和北京的壓力。在這種基本考量之下,陳水扁於一九九九年一月六日授意朱武獻、郭正亮、洪美華、柯承亨、陳淞山五人小組,於四月十六日提出六頁的《大陸政策綱領》。其後陳水扁訪問美國時,即根據此《綱領》提出,承認「中華民國」,將兩岸定位為「兩個華人國家特殊關係」,並於兩岸關係政策基調定為「全面正常化」,在兩岸空運上提出「單向直航,利益共享」折衷主張。

一九九九年五月八、九兩日,民進黨八屆二次「全代會」在高雄市舉行,會議主題是「為二零零零年做好準備」,其中一項議程是審議通過《台灣前途決議文》。《決議文》在不更動「台獨黨綱」的前提下,為因應國際和台灣內部環境變化,具體宣示承認「中華民國國號」的階段性政治綱領。但其核心內容仍是「台灣事實主權獨立」,認為「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國家,其主權領域僅及於台澎金馬與其附屬島嶼,以及符合國際法規定之領海與鄰接水域。台灣,固然依目前憲法稱為中華民國,但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任何有關獨立現狀的變動,都必須經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的方式決定。」隨後,又由時任民進黨中國事務部副主任的梁文傑根據陳水扁的意思撰寫了「陳七條」。

確實,按照「後法優於前法」的法律原則,民進黨確是透過《台灣前途決議文》「凍結」了「台獨黨綱」中有關「建立台灣共和國」的政治主張。因此,許信良的說法確是具有一定的法理基礎的。

但似是仍未能完全解決問題,主要是反映在以下三點:

一、與要要建立「台灣共和國」的「台獨黨綱」相比較,《台灣前途決議文》除了在「國家」名稱方面,其他幾乎完全相同。而且,《台灣前途決議文》所說的「中華民國主權限於台澎金馬」,與國民黨所主張的「一中憲法」,也是完全不同的。因為國民黨認定「中華民國」的「主權」及於包括中國大陸在內的全中國,只是其「治權」限於台澎金馬而已;而《台灣前途決議文》則主張「中華民國」的「主權」和「治權」均限於台澎金馬,等於是要在法理上將台澎金馬與中國大陸割裂開來。

二、二零零四年四月十日,民進黨第十屆第一次「臨全會」通過修改「黨章案」,在第十四條「全國黨員代表大會職權」之下,增加了「經全國黨員代表大會就國家重大政策所做之決議文、競選綱領,視本黨綱領之一部。」因此,此後謝長廷、蔡英文在「總統」大選時提出的競選綱領,其含有「台獨」的部分,自然也就成了黨的綱領,而其中有些內容的「獨性」並不比「台獨黨綱」遜差。

三、遊錫在擔任民進黨主席時,主張要廢除《台灣前途決議文》,回歸「黨綱」中建立「台灣共和國」的目標。為此,他在陳水扁的支持下,不顧謝長廷的強烈反對,於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的第十二屆第二次「全代會」上主導通過了《正常國家決議文》,明目張膽地提出要「早日完成臺灣正名,制定新憲法,在適當時機舉行公民投票,以彰顯臺灣為主權獨立國家」,繼續鼓噪要以「臺灣」的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等國際組織。」因此,《正常國家決議文》是不折不扣的「台獨」決議文,它的通過「憲改」、「公投」來謀求「臺灣法理獨立」,超越了只是認定「台灣事實獨立」的《台灣前途決議文》。而基於「後法優於前法」的原則,該《決議文》凍結了《台灣前途決議文》,就像先前《台灣前途決議文》凍結了「台獨黨綱」一樣,成為民進黨必須加以落實的黨綱。

因此,許信良的說法,只是記得民進黨一九九九年的《台灣前途決議文》,而忘記了二零零七年「凍結」了《台灣前途決議文》,而且「獨性」更強於「台獨黨綱」的《正常國家決議文》。就此而言,範麗青所說所指出的「民進黨堅持台獨立場,是阻礙他們與大陸交往的癥結所在」,並沒有消除。

不過,蘇貞昌倘若不是以民進黨主席身份,卻是以其他身份,包括其所創辦的「超越基金會」的主席的名義訪問大陸,正好是吻合範麗青所說的「適當身份」。但是,昨日民進黨主席候選人許信良、蘇煥智、蔡同榮、吳榮義等民進黨主席候選人在出席民視「頭家來開講」節目時,都聲稱堅持要以民進黨主席的正式身份登陸,而蘇貞昌則因另有行程沒有出席而未作答。倘他能靈活一些,即使當選了民進黨主席,也願意以不涉「民進黨主席」身份的其他名義進行「破冰之旅」,似還是有可能實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