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共兩黨對陳儀評價之比較

陳儀,字公俠、公洽,號退素,1883年5月3日生於浙江紹興。早年兩度留學日本,畢業於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和陸軍大學。辛亥革命後歷任浙江都督府軍政司長、浙軍師師長、浙江省省長。北伐時任第十九軍軍長,此後歷任國民政府軍政部次長、福建省主席、行政院秘書長、臺灣省行政長官、浙江省主席。1949年2月因策動起義失敗遭囚禁,1950年6月在臺灣被殺害。

顛倒黑白的罪狀

陳儀被害後,他的遺體被送到極樂殯儀館,由其在台的五弟陳公亮他的遺囑予以火化,骨灰安葬在臺北淡水觀音山墓地,墓碑上鐫刻有“陳公退素之墓”。

臺灣當局把陳儀這樣一位在國民黨要員和臺灣民眾心中佔有地位的人槍決殺害,說法。,在臺灣的報紙上刊登出了一篇公示陳儀“罪行”的新聞稿:

陳儀本是軍閥出身,於國民革命軍北伐期間,忽而轉舵,革命陣營,我政府不究既往,優容,希望他革面洗心,效忠於革命事業,為復興民族而努力。他做了一輩子大官,武官升到二級上將,文官當過幾任省府主席、國府委員、行政長官等要職,在危急存亡之秋,則臨難苟安,自私自利,對革命主義毫無認識,對反共抗俄毫無信心。卅七年冬季,東北、華北、徐蚌會戰失利,戰局迅速,中共準備渡江南犯,發動“局部投降”攻勢,誘惑我軍政長官投降。陳儀當時任浙江省政府主席,受共諜及一般投機分子的包圍。竟忘恩負義,背叛黨國,為了保全個人的既得利益。陰謀出賣京、滬、杭,導演江南局部投降,迎接共軍渡江。他曾親筆寫下有關投降的準備工作八項和投降條款五條,於卅八年元月卅日和二月一日,先後派他的外甥丁名楠舊屬胡邦憲去煽惑京滬杭警備總司令湯恩伯將軍,勸他停止軍事行動,與陳逆共謀早日局部投降。湯恩伯將軍以陳逆身為高級官吏,擔負重任,不思竭智盡忠報效,挽救危局,居然勾結共黨,煽惑部隊叛變,實屬罪大惡極。此時若不堅守至上民族至上的原則,將私人情感聯繫置之度外,革命事業前途實在不堪設想,遂不顧,採取斷然處置,將陳逆逮捕,轉解來台,交付高等軍法會審。經過詳密的調查偵訊,陳逆承認派遣親信,策動叛亂不諱。依照修正懲治叛亂條例條項第十一款的規定,判處陳儀死刑,褫奪公權終身,全部財產除保留一作他家屬必需的生活費用外,一律沒收。判決書經呈奉核准,於六月十八日將陳儀提庭宣判,驗明正身,執行槍決。

是啊,若不如此顛倒黑白來書寫陳儀的一生,又何以能一時矇騙國民黨軍政人員和臺灣民眾!

中共中央的追認

歷史並不依照蔣介石和臺灣當局的意願來書寫,歷史更刊錄了中共中央有關部門發佈的一份文件:

陳儀,字公洽,浙江紹興人,一八八三年生,一九五0年六月十八日在臺灣被國民黨殺害。陳系日本陸軍士官學校及日本陸軍大學畢業生,歷任滿清政府陸軍部官員,袁世凱政事堂統帥辦事處參議,孫傳芳所屬師師長、徐州總司令、浙江省長。後任國民黨軍政部次長兼兵工署署長、福建省政府主席、行政院秘書長、國民黨黨政工作考核委員會秘書長、陸軍大學校長、國防探討代寫論文院主任、中央訓練團教育長。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投降後,到臺灣受降,任臺灣行政公署行政長官、浙江省主席等職。一九四八年,陳儀和我黨發生聯繫,接受了我黨讓他起義並由他策反國民黨京滬杭警備總司令湯恩伯的任務;陳還我黨的指示,在浙江釋放過一百多名被軍統特務毛森拘捕的愛國人士。湯恩伯的出賣,起義失敗,陳慘遭蔣介石殺害。事實,報經中央批准,追認陳儀先生為“為人民解放事業貢獻出生命的愛國人士”。

中共中央統戰部

中共中央調查部

一九八0年元月九日

歷史是無情的,亦是公正的。歲月的流逝,陳儀一生的功過是非在的心目中必將越來越清晰;他為民族解放、人民幸福作出的貢獻,發出越加耀眼的光輝。1980年1月中共中央統戰部和調查部的文件有力的證明。

為求江南人民免受戰禍而謀劃和平起義的陳儀,被湯恩伯出賣而為蔣介石殺害,真是可歌可泣!他悲壯地走完了他六十七年的艱難人生路,義無反顧,視死如歸,所期望的用的鮮血感召人民的覺醒和頑固分子的悔悟,是魯迅所雲的血薦軒轅。他的愛國精神感天動地!誠如他所雲:“人死,精神不死!”他為國為民而奮鬥一生以至犧牲的愛國精神,已經彙聚到民族千百年來無數民族英雄鑄造的愛國精神之中,在世世代代炎黃子孫中繼承、弘揚,生生不息的民族遭百折而不撓、曆萬劫而不衰的原動力。他在民族光輝史冊中永生,在人民的心中永生!後人在天安門廣場人民英雄紀念碑前祭奠時,為人民解放事業貢獻出生命的陳儀,亦是應當含笑九泉的一位。

功過是非世人評說

陳儀為國為民奮鬥一生的光輝業績,受到人民的尊敬和頌揚。他在時期的同事和部屬寫有大量緬懷和紀念他的文章。海內外有記載和褒揚他的生平及業績的出版。他主政臺灣與“二二八”事件功過是非他的正確抉擇和光榮就義,更是媒體經久不衰的重大題材。陳儀在家鄉紹興的故居——投醪河十五號,被當地人民政府列為保護單位,供瞻仰。

具有歷史傳統的人,永遠緬懷每一位獻身于民族解放和人民幸福的先烈。陳儀的生平事蹟,受到廣泛的傳揚和後人的敬重。《陳儀生平及被害內幕》、《我所知道的陳儀》、《陳儀的軍政生涯》等著作,受到廣大讀者的歡迎。

陳儀被害之初,即有眾多有識之士揮灑悲憤之淚,讚頌其治政功績。其時尚旅居法國巴黎的翁文灝聞悉陳儀被害噩耗,不勝悲痛,更感念他生前的業績,識拔獎掖了有為之才耿直秉公的高尚情操,賦《哭陳公洽》詩兩首,詩曰:

海陸東南治績豐,驚心旦夕棄前功;

試看執楫理財士,盡出生前識拔中。

一時尊貴誤經綸,耿直如心有幾人;

最憶巴橋廷議席,面言秦檜是奸臣。

歲月的逝去,歷史的塵埃落定,更多的人看清了陳儀的功過是非。在臺灣的政治活動家李敖,在香港鳳凰衛視的《李敖有話說》專題節目中,講述陳儀在“二二八”事件中蒙受的冤屈,了陳儀在主政臺灣時的德政。李敖說:“我說陳儀錯誤,陳儀是非常廉潔的,是非常努力做事的國民黨裏面很少見的官,絕不貪汙。”李敖還說:“整個陳儀的故事,在我的追查和探討之下,搞得一清二楚了,陳儀是愛臺灣的,結果蔣介石把他槍斃,用來騙臺灣人,把‘二二八’的賬全部都記在陳儀的頭上,非常不公道的。陳儀死得很英雄,他不肯向蔣介石認錯……我他很了不起。”就連軍統頭子毛森晚年也不得不“要代陳儀說句公道話,‘二二八’的賬都記在陳的頭上,是不公平的”,“指責陳儀屠殺台人,實不事實,只能說‘陳儀愛護臺灣人不以其道,適足以害台人。’他的同屬諒能感受陳儀深愛台人的史實,我不多言矣。”

陳儀的親人和舊屬社會的尊重,也著陳儀的愛國受到多麼大的尊敬。陳儀的女兒陳文瑛,先後擔任上海市婦聯常務委員和全國政協委員。

陳儀的外甥丁名楠,是社會科學院近代史探討所學術委員會主任委員、中外聯繫史探討室主任。

陳儀的遺孀陳月芳,陳儀的遺產,住房歸屬了她。當周恩來聽說她有意回祖籍日本,即指示上海市長陳毅,由上海市人民政府以優厚的價格買下了多倫路志安坊35號的房產。陳月芳這筆充裕的錢後,滿懷感激之情踏上歸日之路。

陳儀的六弟陳公培,曾任上海市政協委員。

陳儀的外孫,即陳文瑛的兒子項斯文,擔任上海市人民政府醫保局副局長,後任民革上海市委副主任。

長期擔任陳儀秘書的蔣授謙,也受到人民政府的,被聘任浙江省人民政府參事、省文史館館員。他感恩地對友人說,陳儀去世後,靠其餘蔭,很好的工作,安度晚年,“真使我感激萬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