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兩個黨中央陳水扁為何要揚蘇貶蔡?

隨著民進黨新任主席蘇貞昌在委任中央黨部各主管部門的負責人,實行以「新蘇連」為主導的「派系共治」,「謝系」、「遊系」都佔有一席之地,但卻將「英系」的人馬全部排斥在外,及在民進黨中央進行新一屆中執委選舉的參選人登記作業於六月十五日截止後所公佈的參選人名單中,竟然沒有任何一位屬於「英系」的人馬等一系列事態發展,民進黨「兩個黨中央」的態勢正在隱然成形。

實際上,蔡英文放棄自己在主席任內籌組織民進黨智庫,而自己另行成立「小英基金會」,而原來中央黨部的「英系」人馬都被安排在「小英基金會」出任各種職務,儼然是另一個「黨中央」或是「地下黨中央」,而且其中一些人的工作能力絲毫不遜色於現時民進黨中央黨部的主管人員(有人說,這也是為何民進黨中央黨部沒有「英系」的人馬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蔡英文要把原來中央黨部的「英系」人馬全部拉走,不為蘇貞昌所用,或是原中央黨部的「英系」人馬不願在蘇貞昌手下服務,因而並非是蘇貞昌不為也)。這就是民進黨存在著「兩個黨中央」或「兩個司令部」的由來。

這倒也符合西方政黨政治「主要是兩黨政治」的一些慣例,不但是在野黨可以組織「影子政府」,構建自己的施政策略,攻訐執政黨的施政作為,並一俟透過選舉獲得執政權後就可有現成閣員使用,而且就是在同一政黨內部,非掌權的派系也會有自己的「影子黨部」。只不過是,盡管過去民進黨內政治生態頗為民主(陳水扁兼任主席期間例外),但都僅止是「大鳴大放」、「派系活動」而已,而組織「地下影子中央黨部」,則是「大姑娘出閣--頭一遭」。當然,蔡英文可以說,這是與民進黨智庫進行「互補」。但這只是政客的語言而已,有幾個人會以相信。因為蔡英文倘在二零一四年的黨主席選舉中獲勝,「影子黨中央」就立即可以轉為正式的中央黨部;而隨後的「總統」黨內初選及「總統」選戰,也可作為競選總部使用。由此可窺見,倘若蔡英文當選並就任第十五屆黨主席,屆時的中央黨部的排他性就將會甚強,基本上只是起用「英系」的人,而會把「新蘇連」趕盡殺絕,即使是能起用一些「謝系」和「遊系」的人,就像現在的中央黨部奉行「排英主義」一樣。

就在「兩個黨中央」明爭暗鬥之際,正在牢中服刑的陳水扁又藉著為《壹週刊》專欄寫稿而「指點江山」一番。他最新一期《獄中劄記》的題目是《小小的玻璃碎片》,文內爆料透露,二零零四年「總統」大選前,他承諾若連任成功就繼續讓遊錫擔任「閣揆」,但當時已擔任「陸委會」主委四年的蔡英文,卻在玉山官邸跟他表示,如果「五二零」後繼續讓遊錫組閣,她將不會在遊內閣中擔任閣員。陳水扁幾經慰留不成,請她出任「駐美代表」也遭婉拒。幾個月後,他又再請蔡英文加入民進黨,擔任不分區「立委」。而在二零零六年一月蘇貞昌組閣時,蔡英文同意轉任「行政院」副院長。但蘇揆在任內,不只一次要求撤換副閣揆,所以「後來政壇流傳蘇蔡不合的八卦,事出有因」。

從通篇文章的語氣看,陳水扁的同情面不是在蔡英文這一邊,並進而暗示蔡英文是難以合作的人,也是對其上司既不服氣也不服管的人。這對蔡英文的二零一四年參選黨主席,以至是二零一五年的黨內「總統」初選,都可能會造成一定的負面影響。畢竟,在台灣中南部,仍有部份民進黨員盲目崇拜陳水扁。

陳水扁此舉,是出於何種情緒背景,又意欲何為?究竟是他在監獄中被關久了悶得發慌,因而除了屬於「國家秘密」的事宜之外,將過去的黨政秘聞都要拿出來侃調一番,以發洩自己的苦悶,及換回幾個錢以「改善獄中生活」,還是要在政治上投機,幫蘇貞昌一把,而故意為之?

其實,陳水扁一直就對蔡英文的強悍作風極不爽。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陳水扁在二零零零年當選並就任「總統」時,在外有美國的「三不」壓力——「不宣佈台灣獨立,兩國論不入憲,不舉行統獨公投」,內有李登輝「兩不」告誡——「不更改國號,沒有廢除國統綱領與國統會的問題」,以及他本人也想在歷史上建立地位、留下痕跡之下,是希望能與大陸進行接觸交流的。因此,他在就職演說中提出了「未來一中」的概念,這對仍未廢除「台獨黨綱」的民進黨來說,已是對對岸釋出了一定程度的善意。到了六月二十七日的中外記者會,他更公開表示願意接受海峽兩會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共識,與大陸進行接觸談判。但是,卻被時任「陸委會」主委的蔡英文發出「新聞稿」予以否定。這種下級公開反駁最高上級的事情,在講究行政倫理的國家與地區來說,是極為罕見的,除非是自己準備不幹,或是已與老闆有嚴重分歧,有「搏炒」的思想準備。但後來既未見蔡英文辭職,而陳水扁也沒有「炒魷」。不過,陳水扁從此不再提起「一中各表」與「九二共識」。盡管陳水扁調整了概念,以「九二精神」來取代「九二共識」,但已讓正在「觀其言,看其行」的北京滿腹狐疑,再加上島內「獨派」團體向陳水扁施加壓力,而終使陳水扁喪失與北京接觸的機會。

當時陳水扁沒有「動」蔡英文,一方面可能是他剛出任「總統」,民意基礎也很薄弱,不能自亂陣腳;另一方面則可能是他把蔡英文視為李登輝的「監軍」。

不過,此後陳水扁還是正面看待蔡英文的。在蔡英文辭去「陸委會」主委後,陳水扁在蔡英文尚不是民進黨員的情況下,安排她為不分區「立委」參選人,而蔡英文為了符合選舉法律的規定,這才辦理了入黨手續。後來又安排她出任「行政院」副院長。不過,據說此舉有受「新潮流系」影響的斧鑿痕跡。因為二零零四年的「總統」選舉,把持陳水扁競選總部的「新潮流系」,在陳水扁遇到「連宋配」的嚴重威脅,民調極不看好之下,仍能讓他獲得連任,因而他對「新潮流系」存有回報的念頭。而此時「新潮流系」正在運作民進黨在二零零八年由「蘇蔡配」出戰,為了讓入黨不久的蔡英文獲得民進黨人的支持,及在社會上積累政治資本,因而作出此安排。

陳水扁開始對蔡英文失望,應是在去年七月間。本來,陳水扁眼看著馬英九的民意支持度直直落,蔡英文也領導民進黨打贏了好幾場地方型的選戰,心想民進黨將可在二零一二年有翻身的機會,蔡英文也將會特赦自己。因此,陳水扁一直對蔡英文寄以極高期望,並曾經不斷地透過發表「獄中劄記」,一邊極力吹捧蔡英文,拋出蔡英文將能當選的「十個理由」,另一方面則不斷地向蔡英文下指導棋。但蔡英文卻要與陳水扁保持適當距離的態度,並在他不斷向她施加壓力的情況下,堅持拒絕在當選後是否「赦扁」的問題上表態,以防流失中間選票。這可讓陳水扁急壞了。他此時發表的兩篇「獄中劄記」,都折射了他按奈不住的焦急心情,並一反自己曾經吹捧奉承蔡英文的態度,開始指責蔡英文起來了。

在今年初的「總統」選戰中,蔡英文應贏未贏,讓陳水扁出獄的希望最終落空,更是遷怒於蔡英文,因而就在民進黨主席選舉,蘇貞昌遇到蔡英文「代理人」聯手圍剿之時,在《壹週刊》的專欄發表了《大蘇如何不輸》,強調「你可以挺蔡,但無權堵蘇」。因此可以猜測,陳水扁是把希望寄託在最近探望他時表態認同「特赦」的蘇貞昌的身上。

因此,陳水扁近日發表這篇「揚蘇貶蔡」文章,就是要幫蘇貞昌一把。我們就拭目而待,且看陳水扁今次的「政治投資」或是投機,是否押對了賭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