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輝可能等不到國安密帳審結這一天

李登輝昨日本應是首次以被告身份出庭接受法院審理其被起訴動「國安密帳案」,他也已透過律師做好無罪辯護的一切準備,自己也積極研讀相關資料很久,準備出庭應訊,但到昨日出庭之前,卻突然心絞痛復發並下不了床而只得請假缺席,全案訂於 八月十日 上午再開庭。

此讓人諸多猜測。一個畢竟已經是九十歲的老人,且確實是有心臟病歷史,安裝了好幾個支架,也曾多次開刀,因而昨日他的「心絞痛復發」也許確實是事實。但也不排除是「心病」發作,那就是他極為不服氣一個九十歲的老人,臨死還要背負著「貪汙」的罪名。即使法院宣判他無罪(實際上承審該案的合議庭審判長周占春法官,就曾先後三次宣判陳水扁貪汙、洗錢案或二次金改及洗錢案無罪,引發社會一片嘩然;卻也曾公開聲言「如果馬英九案落在我的手中,一定會判有罪且重判十年」),但也因審理需時,李登輝有可能等不到完成所有程式的那一天了。實際上,由於李登輝身體狀況不佳,法院一直延宕開庭審理此案。最近因李登輝已開完刀,身體復原差不多,合議庭才決定開庭審理。但待到已被延宕的開庭日期終於到來時,李登輝還是舊病復發,而有最近見過他的人則表示,李登輝近來身體狀況極差,顯得相當老態,頗有隨時要準備後事的跡象。

所謂「國安密帳」,又稱「奉天專案」,是李登輝執政時,台灣「國安局」編列專供「元首」使用的秘密費用。國安局在「奉天專案」下,再編列以學術合作支援外圍單位的「當陽專案」、對美日「外交」的「明德專案」等。 經費總計約三十億元新台幣,歷年累積高達十多億元的孳息。這本來是「公事公辦」,但卻在涉及鞏固與南非「邦交」的運用上,衍生出「國安局」與「外交部」的一帳兩報的爭議。事緣於一九九四年五月,李登輝訪問南非時,答應捐贈美金一千零五十萬元給南非執政黨「非洲民族議會」,並指示「外交部」,如果沒有預算,可以向「國安局」動支「奉天專案」的錢先行代墊,「國安局長」殷宗文配合墊款。

一九九八年九月間,「國安局」發文要求「外交部」返還墊款。一九九九年二月,「外交部長」胡志強歸還代墊款,將一千零七十萬元美金匯入「國安局」盛昌公司在農民銀行國外部的帳戶。「國安局」會計長徐炳強收到這筆美金後,指示「國安局」上校出納組長劉冠軍提領七百五十萬美元,由劉冠軍以化名換購美國運通銀行面額一千美元的連號旅行支票七千五百張,以及二十九萬四千五百四十五美元的現金,再由徐炳強以水果禮盒包裝後,送至臺北市南京東路的中華開發銀行董事長辦公室交予劉泰英。劉泰英收到後,私下將其中一百五十張旅行支票(共十五萬美元)與現金據為己用以外,其餘交給潤泰企業集團負責人尹衍樑,經兌換現金後,以個人或公司名義,假藉捐贈名義,將新台幣二億五千萬元洗錢到給臺灣綜合研究院。案發後,劉泰英已歸還自行私吞款項的四十四萬四千五百四十五美元給「國安局」。

李登輝此舉,表面上是出於「公心」,實際上也有私意。因為自台灣地區發生「寧靜革命」,解除戒嚴後,原來以「戒嚴」為由將之凍結的有關「總統」不受「連選得連任一次」限制的條款獲得「解凍」,李登輝已經預知自己的「總統」任期只到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九日 止;他希望能在離開「總統府」後,仍能繼續保有自己的政治舞臺,而「台綜院」及後來成立的「群策會」,後來還加上一個台聯黨,就都是李登輝要延續自己政治生命的政治舞臺。不過,李登輝最近已與台聯黨翻臉,但「台綜院」仍然為李登輝所用,因而其董事長由曾任副院長的其女兒李安妮出任。

其實,「國安密帳」早就已經被揭發,陳水扁也經常將之袋在衣袋中,「有需要」時就拿出來威脅李登輝。其中最顯著的是,陳水扁在臺上時,李登輝曾於二零零三年八月間因要進行心導管手術住進臺北榮總醫院,陳水扁在 八月二十五日 晚間到醫院探視,卻是從衣袋中拿出此案的資料恐嚇李登輝,他先是告訴李登輝,他準備要辦人,然後問李登輝是否認識「陳國勝」、「李忠仁」等人。李登輝當場氣炸,認為陳水扁是「假探病,真恐嚇」,兩人不歡而散。不過,陳水扁此舉卻是劫持了李登輝,當翌年二月陳水扁的民調一直上不去,遠遠落後於「連宋配」時,李登輝為避免陳水扁「辦」他,而出面舉辦了一個「二‧二八百萬人手護台灣」的活動,組織了一百萬人手牽手排成一列組成「人鏈」,北起基隆和平島,南到屏東鵝鸞鼻,在西岸公路沿線蜿延約 五百公里 。該活動不但是明火執仗地鼓吹要像波羅的海三小國兩百萬人民手牽手結成「人鏈」抗議蘇聯佔領,並成功地以「公投」形式獲得「獨立」,並向中國說「不!」;而且也成功地啟動了本來已經對陳水扁無感到泛綠支持者,據說這也是陳水扁獲得連任的其中一個原因。

現在有綠媒說起訴李登輝是馬政府對他實施政治迫害,這根本不值一駁 。其一、台灣地區奉行司法獨立,行政部門根本可能插手介入;何況馬英九還是一個有著超出人們想像的法律潔癖的人。其二、這是舊案,是陳水扁時代就已進行偵查的,按法治社會要求,即使是後來法院被判無罪,都應走一趟司法程式。其三、今次特偵組起訴李登輝,全拜已被關進牢房的陳水扁「爆料」之賜,可能是懷有「攬住一起死」的用意,並非是由馬政府的主動作為。

但對李登輝個人來說,確是難堪,九十歲的人還要接受司法審訊的折磨。估計,此事對他的心理打擊頗大,看來將會加速他的病情的惡化,因而將會使他的壽命,比原先預估的縮短幾年,等不到「國安密帳」審結的這一天。

(發自湛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