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的“國際空間”與臺灣民心

爭取臺灣民心與臺灣“國際空間”的關係問題,實際上就是大陸如何在“防獨、遏獨”的同時,滿足臺灣民眾合情合理的對外交往需求的問題。在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新的歷史時期,在兩岸就臺灣政治定位、參與由主權國家構成的國際組織與活動問題進行政治協商的條件尚不成熟的當下,處理這個問題,首先要把握臺灣民意在臺灣“國際空間”問題上的基本態度與心理,找出大陸在處理臺灣“國際空間”問題上爭取臺灣民心的新思維與新做法。

現實與心理的落差

長期以來,反“獨”是大陸處理兩岸關係的一條主線,除了堅決反對“台獨”勢力在島內內政方面的施政之外,最主要的就集中體現在臺灣參與國際活動上。由於在兩岸關係中臺灣當局的政治定位問題始終未能解決,在早期的國民黨執政時期,臺灣當局始終未放棄與大陸在國際社會爭取國際法主體資格的努力。到了李、扁執政的20年中,臺灣當局在島內和國際上一再以“台獨”路線與作為,衝撞“一個中國”底線。

為防止國際上形成“兩個中國”、“一邊一國”、“一中一台”的情況,在臺灣的“國際空間”問題上,大陸始終針鋒相對,寸土不讓,雙方在涉外領域處於緊張對峙狀態。大陸的做法固然有利於防止“台獨”,鞏固“一個中國”的國際大框架,但也不可避免地傷及臺灣人民擴大對外交往的合理心理。島內各方機構的諸多民意調查顯示,臺灣民眾對臺灣應該以平等、有尊嚴的方式參與國際組織,擴展 “國際空間”,始終有較高共識與期待,他們對臺灣當局擴展“國際空間”的行動採取支持立場,且對臺灣目前的國際地位持不滿意的態度。1998年9月“中華歐亞學會”民調顯示,91.8%的民眾認為臺灣應該“加入國際組織,擴展國際生存空間”,有71%的臺灣民眾對臺灣在國際上的地位是“不滿意”的。2000年台當局“外交部”民調顯示,有40%的民眾認為提高臺灣的國際地位應擺在優先位置上,較多的人認為應該把“國際空間”問題放在兩岸會談首位。2004年5月“外交部”民調顯示,有89.1%的民眾認為,臺灣“爭取在國際社會有平等的地位與尊嚴是重要的”。可見,兩岸政治現實與臺灣民眾的心理需求存在著相當程度的落差。

“台獨”勢力的挑撥與操作

“台獨”勢力看到了上述民眾心理的落差,因此將大陸的“反獨”、“遏獨”政策稱做“三光政策”,並不斷進行挑撥。

一是以“金錢外交”、“衝撞外交”調高臺灣民眾在臺灣“國際空間”問題上的期待度,當這樣的期待度與臺灣對外交往的政治現實結果形成極大落差時,島內民眾在心理上必然產生強烈的焦慮感、挫折感。民調顯示,臺灣民眾對“未來臺灣國際地位能否提升”的信心逐年下降。如1994年時有50%的民眾表示樂觀,可是到2006年時,76%的民眾認為臺灣在國際上“生存艱困”。

二是“台獨”勢力進一步將民眾的挫折感轉嫁到大陸身上,引向“大陸欺負臺灣”、“傷害臺灣人民的感情和尊嚴”等對大陸的負面觀感和抗拒心理。如1998年10月“中華歐亞學會”民調顯示,有79%的民眾認為大陸“打壓臺灣國際空間,傷害兩岸人民的感情”。2007年9月“陸委會”民調,近85%的民眾不認同大陸反對臺灣加入國際組織。2006年8月臺灣智庫民調顯示,有65%的民眾認為乍得與臺灣“斷交”“使臺灣全體人民受到羞辱”。

三是將民眾的負面觀感進一步引向對大陸的疏離感乃至仇視心理,直接致使島內民眾對大陸的好感降低。“陸委會”長期追蹤的民調顯示,一半以上的民眾認為大陸對臺灣“不友善”。2003年臺灣民眾感受大陸對臺灣不友善比例上升到最高點,為70.9%,對此,當時的“陸委會”直指其原因“與非典風暴期間中國在世界衛生組織打壓臺灣有關”。

四是將民眾對大陸的仇視心理導向臺灣民眾的民族、國家認同。島內民調結果顯示,自1997年9月“陸委會”民調顯示臺灣民眾自我認同為“臺灣人”的比例(36%)首次超越自我認同為“既是臺灣人也是中國人”的比例(34.8%),絕大多數民眾對未來兩岸關係發展的期望傾向維持現狀之後,至今臺灣島內民眾仍然質疑大陸改善兩岸關係的誠意,特別在兩岸關係緊張的衝突點,這種不滿和質疑更是強烈,臺灣多數民眾排拒大陸、排拒統一的民意沒有根本轉變。

爭取民心的重要一環

1998年4月26日,馬英九在《中國時報》上發表署名文章《逆向思考,突破僵局》,文章稱“臺灣國際活動空間問題一直是兩岸關係的‘終極死結’,也是臺灣人民對中共最不滿意的一點。中共如能在這一點展現彈性,漂亮突破,其善意必在臺灣引起正面迴響,非但可營造未來兩岸協商的良好氣氛,亦可建立兩岸關係前所未有的良性循環”。對此,大陸雖然早已有所感悟,但在民進黨執政時期,在外交領域爭取臺灣民心的時機和條件並不具備。2008年馬英九執政後,采行“九二共識”基礎上的“活路外交”政策,使大陸與臺灣當局建立起“一個中國”原則下的基本政治互信,在外交領域有了妥善處理臺灣“國際空間”問題的時機和條件。四年來,在臺灣參與國際組織與活動方面,兩岸在政治互信基礎上通過善意溝通,達成了一些默契和模式,並取得諸多具體的突破性進展:臺灣不僅穩固了與23個“邦交國”的“邦誼”,而且以觀察員身份參與世界衛生大會、成為世貿組織下“國際貿易資訊暨合作機構”會員,前“副總統”連戰出席亞太經濟合作組織會議,使得臺灣官方與會的層級得以提高。

因此,島內民意也隨之出現變化。一是對民進黨的操作有了辨析。2011年5月,針對民進黨質疑兩岸交流會導致“主權流失”、“國際地位下降”的問題,新臺灣國策智庫發表的民調顯示,有近50%民眾不這麼認為,有22%的人則認為臺灣國際地位有顯著提升。二是多數民眾認為兩岸關係改善有助臺灣擴展“國際空間”。2011年6月“陸委會”民調顯示,63.7%受訪者認為兩岸關係改善有助於擴大臺灣國際空間。三是多數民眾對臺灣以務實方式參與國際組織持肯定態度。2009年5月《中國時報》民調顯示,有55%的民眾滿意臺灣以“中華臺北”觀察員身份參與世界衛生組織;7%民眾雖不滿意,但考慮到政治現實可以勉強接受;不滿意且不能接受者有10%。此外,2008年8月“陸委會”民調顯示,有67%的民眾樂見兩岸共同參與國際組織。四是臺灣民眾對大陸的敵意開始降低。“陸委會”對2009年島內民調的綜合分析指出,民眾認為大陸對臺灣當局與民眾的友善程度有微幅上升的趨勢。

然而,從2012年1月的臺灣領導人選舉來看,這些“外交”政績並未能明顯轉化為對馬英九連任的有利支持,而民調也顯示,仍有60%的民眾仍認為“大陸是臺灣發展對外關係的最大障礙”,對大陸對台善意的認可度仍停留在2008年8月的53%的水平。其原因分析起來,不外乎包括這幾個方面:一是馬英九當局為避免綠營抹紅、抹黑攻擊,對大陸的善意宣傳不足,民眾對大陸的善意無感。二是民進黨仍借“東京影展”、“跆拳道比賽”、“世界衛生組織密函”等兩岸涉外領域的突發事件,不斷貶損馬英九的“活路外交”、“外交休兵”是“雞肋外交”、“外交休克”,醜化馬英九的“外交”政績,仍然強調只有國際上“確認”臺灣是“主權獨立國家”,“在文書、文件對外交涉上可以抬頭挺胸”“才是真正的外交突破”,誘導民眾對馬英九“外交政績”的不滿情緒,強化民眾在國際空間問題上對大陸刻板的負面印象。三是臺灣民眾對目前的國際地位仍不滿意,2010年年底“中時民調中心”民調顯示,只有36%的民眾覺得臺灣國際地位變好,有38%認為是在退步,表示差不多者有12%。鑒此,這些問題不解決,將成為大陸化解兩岸敵意,拉近兩岸情感,做島內民心工作的極大障礙。

四年來的實踐證明,大陸在國際社會上對台釋放的善意尚不足以根本扭轉島內民眾在“國際空間”問題上的基本態度,更尚未深層影響臺灣民眾對大陸觀感、國家認同、兩岸統一等問題的基本態度。這說明,大陸在涉外領域爭取臺灣民心的工作仍任重道遠。

臺灣民眾對以平等、有尊嚴的方式參與國際組織,擴展 “國際空間”有較高共識與期待,大陸在涉外領域爭取臺灣民心的工作仍任重道遠。

(徐青/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