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兩把「刀子」均已生銹還有何所恃?

被喻為馬英九的愛將,及大高雄地區的「唯一馬家軍」的林益世,在被捲入貪賄疑案後,雖然極為不情願,甚至傳說還拒絕了馬英九要他立即與馬團隊切割的要求,但在其貪賄風暴越刮越烈,各種傳聞均對其不利的情況下,昨早終於被迫宣佈辭去「行政院秘書長」職務,總算是暫時為馬團隊停損止血。

「政院院秘書長」與「行政院」正、副院長一起,被稱為「行政院三長」,是執掌印信的關鍵角色(在由該案關係人所持有的秘密錄音中,林益世對陳啟祥聲稱,「行政院」的兩顆印信,其一在院長手中,其二就是由他自己掌管)。據《行政院組織法》規定,「秘書長」的職責是「承院長之命,處理本院事務,並指揮監督所屬職員。」但在實務操作上,卻並非如此簡單,還須在負責統籌協調「行政院」各部會的同時,與「總統府」、「立法院」、「司法院」、「監察院」、「考試院」及執政黨中央黨部進行聯絡協調。其中又以聯絡「立法院」尤其是國民黨團,以及國民黨政策會,協調和督促「立法院」審議通過「行政院」提請對各項法案,最為吃重。由於林益世在當選並出任第七屆「立委」時,是國民黨副主席兼中央政策會執行長,是國民黨「立法院」黨團的「大黨鞭」,具有法案協調的實務經驗,因而他在輸選第八屆「立委」選舉後,馬英九就趁著「行政院」改組,將他安排為「行政院秘書長」,目的就是要加強「行政院」與「立法院」及國民黨黨團的聯絡,以保證「行政院」提請「立法院」的法案的審議進度及品質。當然,也不排除是馬英九向他壓重擔子,在經行政歷練後,於二零一四年底的「七合一」選舉中,推出他參戰高雄市長選舉,作為國民黨「總統」選戰的後備人才。

林益世出身於國民黨政治世家,繼承其父親、前臺灣省議會議員林仙保的政治衣缽,連續四次當選「立委」。在出任國民黨副主席兼中央政策會執行長,及青年團總團長之後,雖然其「大黨鞭」的作風十分強悍,引起「綠委」的強烈不滿及部分「藍委」的側目,但總算也能完成任務,因而才獲得馬英九的青睞,在其落選第八屆「立委」後立即委以「行政院秘書長」,希望他能繼續發揮並昇華其「大黨鞭」的經驗及風格,為執政黨的法案「保駕護航」。但在今屆「立法院」的第一個會期,卻是歷來通過法案最少的一個會期,且即使是會期延期半個月,也無法完成攸關「美牛」瘦肉精標準的《食品衛生管理法》修改草案、證券交易所得稅修法案、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人事案及酒駕修法等重大議案均未過關。另外,多項與「中央政府」組織改造相關的「政府機構」組織法也未通過,包括「國防部」組織法草案、「勞動部」組織法草案、「衛生福利部」組織法草案等都未完成「三讀」。這除了是「立委」不配合以至是搗亂之外,林益世未能充分發揮其角色作用也有一定的責任。這也折射了部分國民黨「立委」既是對馬英九有所不滿,也是頗為討厭林益世強悍作風的反彈心理。

如今,林益世又被捲入受賄及索賄疑案,這對他的政治前景頗大打擊。盡管按照「無罪推定原則」,在法院審訊並終審定讞確實其是否有罪之前,他仍是無罪之身,而且特偵組也頗為謹慎,以至今仍是只有媒體報導,尚無其他任何資料可以佐證為由,將其列為「被調查對象」的「他字案」,而非「有具體犯罪嫌疑」的「偵字案」。並以此為由,頂住外界的質疑,堅持按照司法程序,在未能向已經藏匿的證人陳啟祥詢問之前,而未有傳喚林益世。因而在法律上,林益世仍是「清白」之身,但在政治上,卻是被汙名化了。實際上,由於他所涉嫌的案件的案值達到一億四千萬元,因而已被「綠委」嘲諷為「領億四」(林益世的諧音)。即使日後法院判決他無罪,但經多年的官司折騰,他的政治仕途應屬已經「玩完」。

此案的嚴重性還在於,這不單止是林益世一人的事情,而且還牽涉到國民黨、馬團隊的清譽。實際上,與陳水扁團隊從陳水扁本人及其家族,到若干閣員都涉貪不同,馬英九可以仗恃的就是清廉。不但是馬英九本人愛惜自己的羽毛,正因為如此已到了「水至清則無魚」的地步,惹來不少「不能團結人」批評,而且他的團隊也鮮有醜聞傳出,與陳水扁的貪腐形成鮮明的對比,這也是馬英九四年前能夠狂勝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盡管許多人對馬英九執政能力和政績極為不滿,也盡管已有民進黨人刻意散播「無能比貪汙更可怕」的謬論,但多數選民仍能接受他,這是出於「兩者取其輕」的心理。

但是,隨著林益世事件的爆發,馬團隊引以為傲的清廉招牌,終於被砸破了。盡管與陳水扁相比,在程度上有輕重之分,但那只不過是五十步笑一百步之差別而已。今後,馬團隊再也不能享受陳水扁貪腐的「紅利」了。

正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就在馬團隊喪失「陳水扁貪腐」這項「紅利」的同時,馬團隊作出拒絕王在希等人入境的決定,可能連他兩岸關係的「紅利」,也將流失掉。而這兩項「紅利」的喪失,都是馬團隊自己的責任,並非是出於其對手的挑戰,因而也就怨不得人。

實際上,馬英九在今年初的「總統」選戰中,雖然因為政績欠佳而至民調滿意度甚低,數次被蔡英文迎頭趕上,但最後還是險勝,這其中的原因,既有馬團隊自己打出「兩岸關係牌」,也有百萬大陸台商返台投票助陣,更有大企業主最後站臺表態。因此,蔡英文在敗選檢討中,將之形容為「兩岸經濟恐嚇牌」,否則自己就不會跑輸「最後一哩路」。

但是,馬英九獲得連任後,卻自砸「神主牌」。其中,有在錯誤的時間推出錯誤的「油電雙漲」決策,及復徵「證所稅」法案,導致已備受國際經濟危機壓力的大企業更是雪上加霜,經營成本急升,股市卻急跌,其身家一下子蒸發了數千億元,怨聲載道。下一次選戰時,這些大企業主不知是否還會支持國民黨的候選人?不過,情況還好,因為當時他們所力挺的是「九二共識」,而不是馬英九本人。而造成他們的身家損失,主要是國際環境,在台灣本身的因素則是馬英九本人執政無能,而非他們所力挺的「九二共識」。因此,只要未來的國民黨候選人仍然堅持「九二共識」,相信仍將能獲得他們的力挺。

但問題是,現在連馬英九本人也在丟棄「九二共識」這柄「刀杷子」。因此,他在「五二零」講話中,沒有再提「簽署兩岸和平協議」,只是強調「國際活動空間」,這與四年前「五二零」講話將「推動簽署兩岸和平協議」與「擴大台灣國際活動空間」相提並論,以至是置於同一句話之內,沒有任何分隔,形成了鮮明對比,顯得大為退步。由此,「陸委會」罕見地拒絕大陸海協副會長王在希等人入境參加研討會。

而與此同時,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卻聲稱,溫家寶說卸任後想來台灣走走,他當過「行政院長」,溫家寶如果是以「前總理」的身份來,他這「前行政院長」願意陪溫家寶看看臺灣。屆時溫家寶即使是已經卸任,其在位時的職務,也總比已經卸任的王在希在任時的國台辦副主任,層級更高,敏感度更強吧?

因此,馬英九手中可以取勝的兩柄「刀杷子」--兩岸關係和清廉,都已生銹,甚至已被丟棄。再加上其施政無能,在民進黨提出「綠色執政,品質第一」口號之下,馬英九還有甚麼是可以仗恃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