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洋:中國第一位女航天員

2012年6月16日18時37分,中國自行研製的神舟九號載人飛船,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發射成功,順利將3名中國航天員送上太空。這標志著中國首次載人交會對接任務邁出了關鍵性一步:中國航天員景海鵬、劉旺,劉洋將第一次人住「天宮」,期間會執行與。天宮一號。的手動對接等各項任務。劉洋成為中國第一個飛向太空的女性。

童年夢想:律師、售票員、白領

高挑,白皙。短發,秀氣的單眼皮,劉洋身著淺藍色襯衫坐在兩位男航天員旁邊,像綠叢中一朵安靜的百合花。大多數時候,她輕握雙手放在膝蓋上。別人說話,她會睜大眼睛、微微側頭看著被她稱為“師兄“的同伴。

實際上。飛行並不是劉洋最初的夢想。小時候,她想成為電視劇中的大律師。第一次跟媽媽坐公共汽車時又想,當售票員多好哇,就可以天天坐汽車了。中學時代,她一心要考上一所好大學,畢業後當個白領麗人。直到高三那年,空軍第一次在河南省鄭州市招收女飛行員,她的命運從此改變。

「當時我成績不錯,視力挺好。身高也符合標准。班主任認為,當飛行員是多好的事啊,也沒跟我商量,就替我報了名。」劉洋回憶說。

一路過關斬將,劉洋加入了中國第七批女飛行員的隊伍。2001年夏天,從航校畢業的她成為廣空航空兵某師一名運輸機飛行員。安全飛行1680小時,是她在藍天上寫下的驕人歷史。

參選飛天:層層選拔,突圍而出

2009年,中國第二批航天員選拔開始。劉洋報名參選。

女航天員的選拔條件與男航天員相似:有堅定的意志、獻身精神和良好的相容性,空軍飛行員,飛行成績優良,無等級事故,最近3年體檢均為甲類。此外,還要求五官端正,語言清晰,無藥癮,酒癮、煙癮,不偏食,易入睡,等等。

出於對心理成熟度的考慮,選拔標准還包括“已婚”。考慮到女航天員在未來幾年的訓練期間都無法要小孩,又補充了一條:生育過的優先。

然而,進人最後一輪選拔的6名女航天員候選人中,包括劉洋在內有5人尚未生育。楊利偉說,這一“巧合”體現了軍人的奉獻--三十多歲正是飛行員技能走向成熟的黃金時期,如果生小孩,至少會停飛兩三年,必然影響飛行事業。

劉洋的嫻熟技能。開朗個性,給考官們留下了深刻印象。經過層層選拔,她和另一位女飛行員於2010年5月成為中國首批女航天員。

挑戰極限:飛天訓練不分性別

太空環境不會因為性別不同而區別對待。邁人航天員隊伍後,劉洋和男航天員們一樣日復一日挑戰極限。而訓練的嚴酷超出她的想像:轉椅訓練過去在飛行部隊也有過,為時4分鐘,而航天員的轉椅訓練每次持續15分鐘,對誰而言都是一道難過的關。

「5分鐘好像是我的極限點。聽到4分鐘報時,我突然像暈車一樣說不出的惡心,但我不能吐,更不能喊停。因為身體對轉椅會有一種條件反應式的記憶,如果你第一次嘔吐或停止,下一次就很難堅持了。」劉洋回憶說,「我只好拼命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幻想自己站在美麗的海邊,看夕陽,看浪花。第一次挺了過去,第二次就好多了,後來就一次比一次順利了。」

經過兩年多的訓練,劉洋完成了基礎理論、航天環境適應性、航天專業技術,飛行程序與任務模擬訓練等8大類幾十個科目的訓練任務,以優異成績通過航天員專業技術綜合考核。在神舟九號飛行任務乘組選拔中,她與另一名女航天員都通過了初選。

2012年3月,根據最終考核結果,劉洋人選神舟九號乘組,代號03,主要負責空間醫學實驗的管理。

果敢自信:堅持就會成功

景海鵬介紹,一次地面模擬訓練中,劉旺和他全神貫注實施交會對接,突然出現“失火”信號--這是教員們給乘組設置的應急題目。這時,劉洋第一時間根據操作手冊發出指令:「撤退!」要求將飛船撤到距天宮30米外。

「這種情況在實際飛行中概率很低,但她能清晰、迅速地發出指令,說明她自信、果斷。」景海鵬說。

緊急情況考驗人。像許多老飛行員一樣,劉洋在駕駛運輸機馳騁藍天的那些年裏,曾多次遭遇險情。

2009年一次執行任務時,劉洋接到命令:以最快速度趕到西安實施人工降雨。偏偏天氣不好,從武漢起飛就有小雨,沒多久,機身開始結冰。此時,飛機不能有一點晃動,一晃,速度就往下掉。

繼續往前飛,危險,返航的話,久旱的西安還等著降雨。劉洋決定不返航。同事們在地圖上尋找最近的機場以備降落,她則死死把著駕駛杆,針對各種氣流不停修正。

兩分鐘後,太陽終於從雲縫中露出,冰層很快融化了,飛機平安脫險。

這次經歷留給劉洋這樣一個信念,在堅持不了的時候再堅持一下,成功也許就在前面。

剛中有柔:愛讀書,愛做菜

2010年底,航天員中心舉行演講比賽,劉洋以《感悟於心、親歷於行》為題,講述自己從飛行員到航天員一路走來的感動,拿了冠軍。從飛行部隊到航天員大隊,她都是一位業余主持人。

劉洋說,她喜歡讀歷史、小說、散文。她喜歡做菜,可樂雞翅、石鍋拌飯最拿手,也給父母織過圍巾。

與大多數飛行員的家庭相比較,劉洋家很有生活氣息--每盞燈都不一樣,有羊皮紙外罩的,有美人魚圖案的;屋子雖小,還在角落裏壘起了一個充滿異國情調的「榻榻米」。劉洋說,這都是丈夫的功勞。舍棄武漢的安逸生活,隨劉洋來到北京,丈夫是她的堅強後盾。「我當飛行員的時候,他就從事飛行的地面保障工作。現在我當航天員了,他又來保障航天員。」

「大多數女性在投身轟轟烈烈的事業與過小日子之間,可能會選擇後者。你的職業決定了不可能享受到太多相夫教子平淡生活的快樂。你幸福嗎?」記者問。

劉洋答:「我喜歡孩子,也熱愛生活。相夫教於是一種幸福,但我在飛行中獲得的幸福也許別人體驗不到。」

(白瑞雪  李宣良  趙薇/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