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祖開賭對澳門既是挑戰也是機會

台灣地區「福建省」連江縣(馬祖列島)前日進行的「博奕公投」,以一千七百九十五票同意、一千三百四十一票反對獲得通過。這不但是台灣地區自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制定《公民投票法》後,經歷了三次六道議題的「全國性公投」,及兩次「地方性公投」均告失敗之後,首次獲得通過的「公投」個案,對台灣地區未來的「公投政治」產生重大的影響,而且也對台灣地區《刑法》將「賭博罪」列為單獨一章(第二十一章,共五個條文),予以「除罪化」產生「破窗效應」。而對我們澳門地區以吸引內地客為主的博彩業而言,更是一個重大挑戰。實際上,昨日港臺地區的不少媒體,就在議論這個話題,其中一些媒體作出了就指出,此舉意味著中國大陸民眾又多了一個就近的境外賭場,方便出境參賭,這就將會吸引部份原本前往澳門的內地旅客轉往馬祖列島入場,澳門賭場少不免會受到影響,攤薄了內地賭客客源。北京有可能會為了緩和兩岸關係,特別是加強福建與台灣兩地經濟的發展,把馬祖打造成「第二個澳門」,許多來自北方的大陸人可能將會捨遠就近選擇馬祖,從而對澳門博彩業形成威脅,造成對澳門的「搶客效應」。這些言論,值得澳門特區政府及相關人員注意。

應當說,馬祖的賭場建成後,對澳門的「搶客效應」是一定會有的,主要對像是福建、浙江省及上海市,以及台灣地區的賭客。而被馬祖賭場「截留」本應是前來澳門的福建、浙江、上海的賭客,可能是以民營企業主及國企高管、中高級官員為主,他們是屬於貴賓廳賭客;而被「截留」的台灣賭客,就有可能是以一般賭客為主,屬於大廳賭客。對福建、浙江、上海的賭客而言,在馬祖賭場建好後,由於從福州市馬尾港乘船透過「小三通」途徑前往馬祖,比到澳門更方便,他們就極有可能會「改道」馬祖。實際上,溫州、杭州、上海等城市都有動車通往福州,交通十分方便,而從福州市馬尾港乘坐「小三通」船隻往馬祖的航程也只有約九十分鐘,這對這些賭客來說,就具有較大的吸引力。

還有一個「難以說出口」的原因,就是在馬祖賭場將不會發生「馬向東事件」--原瀋陽市副市長馬向東在中央黨校學習時,逢週末放假即乘坐飛機到澳門參賭,結果被中紀委透過查閱攝像帶發現,並將之「雙規」、逮捕以至判處、執行死刑。而馬祖開賭後,由於政治上的原因,中紀委要在此「佈線」並不容易,因而估計不但是福建、浙江、上海的貪官,就是其他省份的貪官,在不具條件前往美國、新加坡等中紀委威力有所不逮的境外賭場的情況下,都將會捨澳門而轉進馬祖,因而就將會對澳門各賭場的貴賓廳,尤其是主要客源地是華東各省市者,構成較大的威脅。

而對於台灣本土的賭客而言,由於從台灣本島往返離島是屬於「國內旅行」,無須攜帶「護照」,隨時可以乘搭飛機起程,因而比屬於「出國旅行」的往返澳門,更為方便。而且,開闢離島航線的臺北松山機場、台中清泉崗機場都是市區機場,而無需像到澳門那樣,必須前往離市區較遠的桃園國際機場和高雄國際機場乘搭飛機,也十分方便。現在,松山機場飛馬祖的南竿機場每天有六個航班,松山機場飛馬祖北竿機場每天也有三個航班;而台中機場飛馬祖南竿機場每天一個航班,載客率約六、七成,航程約五十分鐘至一小時。在馬祖賭場開張後,相信航班更為頻密,且還將會在台灣本島增加航點。這就不但將「截留」本來打算前來澳門參賭的台灣常客,而且也將會引誘台灣地區的「潛在賭徒」前往馬祖參賭。

但即使如此,大陸居民前往馬祖參賭,可能會遇到出境證件的障礙。畢竟內地居民前來澳門旅遊,申領證件的方便度及證件的功能比「前往台灣地區通行證」要強得多,尤其是在實施「個人遊」以至是「一簽多行」的地區。即使是較為方便的「小三通」途徑,目前台灣當局只是向福建省居民開放,故此福建省外的居民,只是是以持憑「往來台灣通行證」的方式,以馬祖作「中間點」。但當日後「小三通」實施對象進一步開放時,前來澳門的「出境證件優勢」就將會大為被削弱。

港臺媒體所指的北京為了緩和兩岸關係,會把馬祖打造成「第二個澳門」,也未必完全符合北京的政策構思。因為出於前述的政治上的原因(中紀委力所不逮),未必會對內地中高級官員發出前往馬祖以至是台灣的「個人遊」證件。實際上,即使是對澳門,也曾有過「刪水喉」的時候,最近也有「收緊簽注」的傳聞,就何況是對未來將設賭場的馬祖了。而且,從目前台灣地區的政治勢態發展情況看,說不好國民黨將會因馬英九的「無能」及「清廉招牌」被砸破而再次失去政權,北京也不會在「送大禮」方面過於輕率。

何況,開放大陸居民前往馬祖參賭,還將會有國家安全方面的疑慮,那就是擔心台灣「國安局」和「軍情局」會利用馬祖開賭來作為開辟新的情報來源的重要措施。具體做法是,利用馬祖向大陸居民開放旅遊並參賭,就可運用威迫利誘的手法,在賭敗的內地幹部手中取得所需要的情資。在台灣政黨輪替之後,尤其是大陸安全部門破獲多項台灣間諜案之後,軍情部門的大陸情資效績已大為失色,正好是利用馬祖開賭來彌補這個重大「損失」。對此,大陸方面不得不慎。

另外,馬祖列島畢竟只有十幾個小島,較為荒蕪,旅遊資源稀缺。就連「內政部長」李鴻源也指出,馬祖存在交通、水、油電、腹地四項先天條件不足的困境,令人擔憂「連江縣政府不ready(沒有準備好)、中央也不ready」。相比之下,澳門是一個發展較為成熟的城市,各方面條件都較佳,班機多、賭場多,還有美食、文化遺跡、賽馬賽狗等觀光資源,旅遊行程還可搭配香港和廣州,加上國際都巿的先進設施及多元文化,這些都不是馬祖能替代的。

馬祖「博奕公投」通過了,但還要有配套法律,「立法院」還須通過《博奕法》。本來,「禁賭」是民進黨的「神主牌」之一,但因為民進黨的黨名既然是「民主進步黨」,而標示「直接民主」的「公投」就是民進黨的最大追求,甚至還要在其「台獨黨綱」中加入「公投」的內容。因此,民進黨不會因為這個「小型公投」而失去「民主公投」及「台獨黨綱」這個「大神主牌」,因而估計不會投反對票,最多是投棄權票甚至是以「離場不參加投票」以顯示態度而已。立法並招標後,進行建設起碼要好幾年的時間,澳門就要在此期間,加大力度進行「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建設,增強澳門的吸引力。

其實,馬祖開賭,對澳門既挑戰,也是機會。就是澳門的博企,或貴賓廳廳主,尤其是原藉福建的貴賓廳主,或參股貴賓廳的台灣商人,都有機會到馬祖開闢新疆土的。即使是國際大博企中標,但開設貴賓廳及具體管理,還須由華人擔綱,而福建及台灣人就佔了先天優勢。還有中層管理人員以至是莊荷,都有機會「跳槽」。因為台灣地區本身缺少此類人才,澳門的博彩業從業人員就有機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