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時刻王蔡會難圓其說徒惹猜測

就在馬英九陷入管治危機,國民黨基層醞釀連署要求馬英九免兼黨主席,及民進黨即將舉行「全代會」,中常委改選可能會把蔡英文勢力趕出黨的權力核心的敏感時刻,王金平竟然夜會蔡英文,因而引發此間熱烈的各種揣測。為此,王金平和蔡英文都分別發表「新聞稿」,予以澄清。但是,卻是漏洞處處,難以自圓其說。

實際上,王金平與蔡英文各自的「新聞稿」,唯一相吻合的就只是這個約會是早在幾個月前就已經約定,其中蔡英文的「新聞稿」還添加了是在「高鐵偶遇時約定」的細節。但約會的內容,兩人的「新聞稿」卻是「各吹各的調」。其中王金平說是他與蔡英文在會面中談及「立法院」臨時會的議題,希望蔡英文能利用其影響力,協助與民進黨「立委」溝通,讓七月底的「臨時會」能順利召開,通過部分法案。王金平還聲稱,他除了拜會蔡英文外,日前也與民進黨主席蘇貞昌見面,也當面拜託蘇貞昌協助「臨時會」能順利進行。此外,在過去一段時間,他也已數度與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討論「臨時會」議題,也全力說服管碧玲、陳亭妃等民進黨「立委」,支持「臨時會」召開。他強調,他在訪問日本前後,都曾向馬英九報告與蘇貞昌等民進黨要員連繫的過程,強調他會盡全力促成「臨時會」能順召開。

但蔡英文卻在其「新聞稿」中強調,她與王金平的餐聚,是由於王金平對「小英基金會」相關事務感到好奇,兩人就基金會籌備情況與未來發展交換意見。為此,「新聞稿」還特地指出,「小英基金會」已經進入最後籌備階段,正式對外公佈基金會運作時間,預計要到七月底之後才會比較明朗。未來基金會將以社會公益為主,重點並不是如外傳的將鎖定兩岸議題。

兩相比較,究竟誰說的作準?初步看來,似乎是王金平在講大話。因為在「幾個月前」,又如何能預測到六月間的「立法院」延會未能處理完所有積案,而必須在七月底召開「臨時會」繼續審議?何況,蔡英文在卸任民進黨主席後,就已失去指揮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的權力,王金平要求她發揮對黨團的影響力,這豈非是緣木求魚?更糟糕的是,王金平明知蔡英文與民進黨現任主席蘇貞昌不和,卻又繞過真正掌握對民進黨黨團指揮權的蘇貞昌,要蔡英文發揮對民進黨「立委」的影響力,這豈非是故意讓蘇貞昌更為諱忌及防範蔡英文?這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或許,貓膩就在這裡,在這場於幾個月前就已約定的「王蔡會」中,王金平確是出於作為「立法院長」的責任,臨時起意希望蔡英文能發揮對民進黨「立委」的影響力,讓他們在「臨時會」中協助完成被積壓的法案,但卻因犯了民進黨的大忌,而令蔡英文在「新聞稿」中「投鼠忌器」,故意略去不提。但既然王金平在其「新聞稿」中將之公開,一向處事圓融的王金平,可能就會成為挑撥蘇蔡關係,破壞民進黨團結的「罪魁禍首」了。這可能是王金平所始料不及的。

其實,王金平真的是為了能令「臨時會」完成各項法案的審議的話,就應誠懇地拜會「立法院」中所有在野黨的黨團及其黨主席。而按王金平「新聞稿」所言,王金平雖然也曾「拜託」蘇貞昌,但那是在公開場合偶遇時順帶提起的,並非是專程拜訪;而直到如今,王金平尚未有拜訪台聯黨和親民黨的黨團以至是黨魁。但從目前情況看,民進黨由於還有重新執政的希望,為了爭取美國的支持,在聯合國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大會已經表決通過訂定萊克多巴胺最高殘留容許量標準(MRL)的情況下,有意以此為下臺階,讓「美牛」案過關。倒是不需要看美國人的臉色,而且有意與馬政府過不去的台聯黨和親民黨,仍將繼續杯葛「美牛」案。因此,王金平更應首先拜會台聯黨和親民黨黨團,以至其黨魁。他返台後將邀朝野協商,共同決定,讓「美牛」進口案早日通過,以避免朝野對立。當然,以通過「美牛」案的「人頭」計數,及曾經霸佔主席團的主力是民進黨「立委」的實踐看,王金平專程拜訪蘇貞昌及民進黨黨團,所能發揮的效果,就將比與蔡英文餐聚要好得多。另外,作為執政國民黨的黨團,也應拜訪,因為在「美牛」案中,有不少國民黨籍「立委」根本無人戀戰,敷衍了事。連自家人都沒法搞定,又如何有求於在野黨?

蔡英文在其「新聞稿」中,聲稱兩人會面談的是「小英基金會」,而且王金平對「小英基金會」很感興趣,這既有可能才是王金平的真正目的。因為眾所周知,「小英基金會」是民進黨的「第二個黨中央」,其唯一功能就是為蔡英文的「二零一六之夢」服務。而國民黨目前因為馬政府頻頻行政失誤,再加上受林益世涉嫌索賄影響,民意支持度降到歷史新低,有可能難以跨過「二零一六」這一關。因此,仍對「更上層樓」抱有強烈企圖心的王金平,是否也意圖籍著「王蔡會」,進行「投石問路」式的試探?

實際上,曾記否?去年初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鬥得最激烈之時,李登輝就曾向辜寬敏建議,最好是由王金平搭配蔡英文參選「總統」?為此,辜寬敏就公開嗆聲,民進黨自二零零八年大選慘敗後,臺面上的人物好像只剩下蔡英文、蘇貞昌兩人,「難道台灣就沒有人才了嗎?」又曾記否?也是在去年初蕭萬長宣佈不競選連任後,通常支持國民黨的深藍「 TVBS」電視台的電話民調顯示,王金平倘若與馬英九搭檔參選,其支持度略高於吳敦義約百分之五;從選戰結果來看,蔡英文的搭檔人選不管是蘇貞昌或蘇嘉全,「馬王配」的勝算也比「馬吳配」還高。但是,馬英九最後還是選擇了吳敦義,讓王金平落寞了好長的一段時間。

再聯想到近日王金平在出席「台灣生技醫療產業政策總體檢論壇」時,痛批今年「總統」大選時,政治幹預生技產業界的發展,還對國際華人重要科技人才不太尊重,生技產業已因「政治因素」被嚴重「汙名化」,現在果不其然「自食惡果」,很多學者與專家都不願意來協助台灣生技產業,這對「國家」來說是重大的損失。而民進黨「立院」黨團幹事長潘孟安表示,王金平所指的政治因素,就是「宇昌案」,生技產業是台灣發展的重要策略性產業,但國民黨在「總統」大選時,卻當做政治鬥爭工具,用來猛打蔡英文,把生技產業當祭品,阻斷台灣的生機。王金平這一席有感而發的真話,雖是遲來的正義,仍有如「暮鼓晨鐘」。

因此,王金平的密會蔡英文,是否也帶有向蔡英文「致歉」,爭取其諒解,以為未來兩人有可能的合作預作鋪墊之意?

其實,過去王金平與蔡英文的接觸較多,在民進黨執政期間,「立法院」修改《兩岸關係條例》,及為「小三通」立法時,時任「陸委會」主委的蔡英文就與其互動良好。當時「立法院」內藍綠對立尚不算十分嚴重,而且因為修改《兩岸關係條例》及實行「小三通」,因應時勢進一步適度「鬆綁」兩岸法例,符合國民黨的利益;而民進黨團也須為「扁政府」提請的法案「保駕護航」,因而合作愉快。或許,王金平認為自己與蔡英文還是具有某些共同語言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