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團隊在釣島南沙議題上的微妙心理

馬英九團隊近日在釣魚島和南海諸島的主權爭議上的態度,既是矛盾,又頗為微妙,正是其「一國兩區」論述的具體表現,耐人嘴嚼。

首先,在釣魚島的問題上,作為曾是「保釣英雄」, 連 博士論文也是與論述釣魚台領土歸屬的馬英九,近來在釣魚島的議題上,予人「硬起來了」的感覺。從 六月十四日 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聲稱要「購買尖閣群島」開始,臺灣「海巡署」的艦艇已經在釣魚島海域,多次與日本海上保安廳的巡邏艦艇、飛機發生對峙。這是四年以來,臺灣首次有官方船隻進入釣魚島海域。尤其是「海巡署」調派五艘巡防艦艇為保釣船「全家福」號護航之舉,使人對馬團隊的表現刮目相看

其一、馬英九一反過去避免在釣魚島海域與日本艦艇沖突的做法,而是在「七七」抗戰七十五周年的前夕,專案批准「全家福號」保釣船出海,並派出海巡署艦艇高規格地為其護巡,充滿了政治意涵。

其二、馬英九明知租借「全家福號」執行保釣任務的世界華人保釣聯盟,有著中國大陸及港澳兩特區的背景,其活動經費也來自大陸及港澳保釣人士的贊助,大有「兩岸四地攜手保釣」的意境,但馬政府仍然派出艦艇為期護航,等於是以公務船來為兩岸四地的民間保釣活動「背書」。

其三,執行此次保釣任務的世界華人保釣聯盟會長兼中華保釣協會秘書長黃錫麟,遵照世界華人保釣聯盟會長的決議,決定到釣魚臺掛旗以五星旗為主,並以把五星旗丟到釣魚臺海域的方式來宣示主權。這是在台灣艦艇的護航之下發生的,儘管台灣官方有所不悅,並以由「外交部長」楊進添聲稱「臺灣與中國大陸不會聯手處理釣魚島問題」的方式來作出「切割」,但台灣相關權責部門卻沒有執行有關船舶管理法律關於懸旗的規定「依法處罰」的動作,等於是默認了。

從相關報導看,「海巡署」今次為保釣船執行護航任務,表現是盡職及英勇的。實際上,當日艦在距離釣魚島約一點七浬處放下三艘快艇,除了蒐證,還有登船的意圖之時,為阻止日方人員登上「全家福號」,台灣海巡艦艇上的三名特勤人員就當即跳上「全家福號」,並對日方進行廣播,強調台方在「我國的領海」執行護漁勤務,迫使日方最終放棄登船。事後「海巡署」的官員指出,當時日台雙方的對峙頗為緊張,一不小心就可能擦槍走火。

馬英九的這種種表現,與其「一國兩區」論述的意涵頗為吻合。「一國」,就是認定釣魚島是以「憲法一中」為定位的中國的固有領土,因而寸土必爭,並且不反對兩岸四地的民間保釣人士攜手合作進行保釣活動,並須派出公務船為其護航;「兩區」,但在公領域上,台灣官方不會與大陸進行保釣合作。

奇怪的是,發生了台灣公務船「竟然」為五星紅旗「護航」的如斯重大客觀事實,並沒有在台灣地區掀起軒然大波,即使是民進黨人也沒有就此大做文章。這既有可能是被林益世事件及民進黨舉行換屆「全代會」的焦點轉移了視線,也有可能是馬政府對此抱持實事求是的態度。

實際上,除了自稱「二十二歲之前是一個日本人」的李登輝,及日語比漢語還流利的辜寬敏等人,聲稱釣魚島是日本領土之外,包括蘇貞昌等民進黨人在內的大多數朝野政治人物,都認為台灣是「中華民國」的領土,也有部份民眾贊同岸攜手合作保護釣魚島。可能是出於這個背景原因,人們對保釣人士在「全家福號」上展示五星紅旗,也就不作細究。

在南沙群島問題上,馬政府以至是台灣朝野人物,也有一些耐人尋味的表現。國務院宣佈將在南海群島設置地級三沙市,籌備建立市人大及市政府,並設立三沙警備區,這與過去的海南省三沙辦事處是派出機構不同,而是地方政權機構。這與台灣政府將南沙群島中的太平島列為高雄市管轄的行政區域,是有著「行政區域交迭」的,但未見馬政府對三沙市的設立置一詞。

或許,三沙市政府所在地--西沙群島的永興島,本來就是在北京的管轄之下,馬政府不能對三沙市的設立說三道四。但三沙市的行政區域之一——南沙群島的太平島,是屬於台灣當局管轄的,而三沙市的管轄區域既然包括了南沙群島,就必然及於太平島,儘管三沙市的治權不及於此。

或許,這可以海峽兩岸有有兩個福建省和兩個連江縣的現象來作解釋。實際上,當年清廷依「馬關條約」劃給日本的領土是台灣本島和澎湖列島,因而《開羅宣言》所規範的也只是台灣本島和澎湖列島。但一九四九年之後的兩岸分治,由於原來不被列入「馬關條約」的福建沿海的一些島嶼,主要是金門島和馬祖島,仍在國民黨軍隊控制之中,因而台灣地區的地方政權單位,是有一個「福建省」的,旗下管轄整個金門縣,和一小半個連江縣(連江縣中的馬祖島),這就形成了海峽兩岸都各有一個福建省及連江縣,亦即是「一個福建省和一個連江縣,各自管治」的趣事。看來,馬政府也是以「一個南沙群島,各自管治」的邏輯來處理之。

但既然太平島是屬於三沙市及三沙警備區的管理區域範圍之內,倘太平島受到外國軍隊的襲擊,作為中國領土,三沙警備區當然不會坐視不理,必然會出兵還擊,趕走侵略者。在奪回太平島後,解放軍是將之交還給台灣軍隊繼續管理,還是實行兩岸軍隊共管,抑或是藉機不還,就由解放軍繼續管理下去?從有利於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遠景看,當然還是交還給台灣軍隊管治為佳。

而一些海外媒體卻有當外國軍隊襲擊太平島時,解放軍不會奧援的說法,這是政治弱智的說法。其實,我們倒是「盼望」外國軍隊敢於冒天下之大不韙,這就給北京提供一個「兩岸攜手保衛國土」的良機。

同樣是政治弱智的現象,竟然發生在外國政府高官的身上。據臺灣「國家安全局」局長蔡得勝月前透露,菲律賓、印尼與越南等國官員不管在公開或私下場合,都一再要求臺灣在南海問題上「不要跟大陸聯手」。這就顯示,不管是菲律賓還是越南,都害怕海峽兩岸聯合維護共同的主權和利益,這就是菲律賓等周邊國家的死穴。海峽兩岸聯手,起碼可以在南海地區共同開發能源,同時抵禦外來者對南海地區的侵犯。

但事情卻又並非那麼簡單。有台灣學者就認為,台海兩岸雖然在南海有功能性的合作,但不可能在共同防禦南海上合作。一是台灣內部對兩岸政策看法仍分歧;二是中國大陸至今尚未放棄對台動武,雙方仍缺乏互信,而且北京在國際間完全排除台灣對南海問題的發言權。此外,台灣若在南海問題上與大陸軍事合作,將冒著與美國及某些亞洲國家疏離的風險。這個觀點,是符合馬英九「一國兩區」的思維邏輯的。

(發自臺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