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天上一場驚心動魄的戰鬥

1982年7月30日,新中國第一起重大劫機案件發生了。由於案件的特殊性等方面的原因,當時沒有公開報道。多年後,那次劫機事件中因反劫持而獲得「功勛飛行員」稱號、從副師職崗位上退下來的張憬海,在接受采訪時回憶了該起驚「天」大案的經過。

突如其來,「子爵號」專機遭遇劫持

1982年7月30日,天剛濛濛亮,朝暉中,一駕機號為50258的乳白色「子爵號」專機,靜靜地停在虹橋機場。應邀前來我國訪問的非洲某國陸軍總司令率領的高級軍事代表團,結束了在上海的友好訪問,准備乘這駕專機趕赴北京,參加中國人民解放軍「八一」建軍節紀念活動。

8時30分,飛機艙門緩緩關閉。此時,駕駛艙里,機長--空軍某部中隊長蘭丁壽、副駕駛--空軍某部副中隊長張憬海、領航員--劉鐵軍,像每次執行重要飛行任務一樣,已經做好了一切准備。9時12分,「子爵號」像一支銀色的利箭呼嘯著昂首直刺藍天。

10分鐘過後,機上第一步超短波電台發生故障,空勤機械分隊長莊永春立即進行檢修。不多時,飛機飛離了上海。這時,莊永春排除了電台故障,到通訊艙送工具,領航員劉鐵軍至嫗訊艙與領航長王貴峰校對飛機的位置。此時,客艙里的賓主們正興致勃勃地交談著,但有一個人悄悄地離開了自己的座位,轉目艮便溜進了靠近駕駛艙的洗手間。

駕駛艙里,領航員劉鐵軍緊張、細心地在飛行日誌上記錄完飛行高度等數據後,站起身,推開艙門,准備到後艙通訊室向地面指揮報告專機的飛行狀態。聽到有人打開艙門,溜進洗手間的人像魅影一樣沖進駕駛艙,「喀嚓」一聲反鎖死了艙門。

「不許動!立即改變航向,飛台灣桃園機場,不許說話,不老實我就和機上所有人同歸於盡!」那人右手持槍,低聲吼著。更為可惡的是,他用左手把一瓶汽油潑在了地板上,隨即掏出一個精巧的打火機。頓時,一股濃烈的汽油味在駕駛艙彌漫開來。

張憬海心頭一震,當即喊了一聲:「不好,有人劫持飛機!」聽到張憬海的喊聲,那人立即扯掉了蘭丁壽、張憬海的飛行帽,把惟一可與後艙聯系的報話系統卡斷了。張憬海、蘭丁壽本能地回過頭,他倆驚呆了,怎麼竟會是他?!劫機歹徒竟是隨團國家某機關保衛幹部鄭筵武!

領航員劉鐵軍向地面指揮報告了「子爵號」專機的飛行方位、航線氣候、高度等情況後正欲返回駕駛艙,突然,他飛行帽的耳機中傳出了張憬海令人震驚的聲音:「不好,有人劫持飛機!」

劉鐵軍三腳兩步奔向前艙,透過艙門,他驚呆了:這不是隨團的保衛人員鄭筵武嗎?!劉鐵軍並沒有驚動歹徒,而是悄悄地放下了手‧中的太平斧,疾速返回後艙報務室,立即向地面指揮部報告:「50258」號專機在江蘇無錫附近上空被劫持,劫機歹徒是隨團保衛人員鄭筵武。

接到報告,空軍值班首長立即用專線電話向正在參加會議的空軍一號首長緊急報告。幾分鐘後,空軍首長驅車趕到空軍作戰室,向「子爵號」發出命令:「一定要保護外賓的絕對安全,有情況馬上報告。」

萬分緊急,英雄機組分頭行動

飛機被劫持已經快半個小時了。此時,蘭丁壽和張憬海雖然鎮定地操縱著飛機,心里卻暗暗做了一系列搏鬥的准備。蘭丁壽擔心時間拖長了,歹徒見不到海面起疑心,便大聲說:「到台灣去沒有航線,我們得研究一下航線!」他把地圖拿上來放到操縱臺上,和張憬海在圖上比劃著,嘴里說的卻是:「關鍵是找機會奪槍。想法把他引過來,制服他。」張憬海點點頭。

由於駕駛艙內噪音較大,鄭筵武聽不清他們講什麼,還以為真的在研究航線。可張憬海幾次想把歹徒引過來,狡猾的鄭筵武都沒有上鉤。「飛航向XX度!」鄭筵武晃著手槍,再次吼道。蘭丁壽神情十分鎮定,瞟了歹徒一眼,故意點點頭,把航向轉到XX度。飛機慢慢掉轉頭來,朝東南方向飛去。;蘭丁壽的耳機被摘掉了,不能和地面及後艙聯系,便趁歹徒說話時,在發動機噪音掩護下,壓低聲音對張憬海說:「趕快報告後艙!」張憬海用機內通話系統小聲告訴後艙:「前面出事了!」後艙通訊員回答:「知道了。」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按這個航向飛下去,半個小時就可以出海,而一旦出海,對我方就很不利了。蘭丁壽想到這里,就小坡度地把航向慢慢地往西南方向轉。嫻熟的操縱技術,加上這時正在雲層上飛行,歹徒沒有察覺。

前艙出事了,機組其他人的目光二下子都聚集到了王貴峰身上。王貴峰立即召集客艙和服務艙的機組人員開會,簡要通報了專機已被劫持的情況和空軍首長的指示。經過討論,大家在最短時間內形成5條決議:以共產黨員對党、對祖國的忠誠,堅決粉碎歹徒的劫機陰謀;將機上發生的一切和機組人員的表現寫成文字材料裝入密封匣中,以防不測;絕不能讓外賓知道專機已被劫持,保証客艙的穩定以配合駕駛員行動;向中方隨團首長匯報,求得配合和支持;做好一切准備,隨時配合蘭丁壽和張憬海行動。

藍天驚魂,為了共和國的尊嚴

「要制服歹徒只能智鬥,不能蠻幹。」張憬海不動聲色地思忖著。他瞅了瞅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蘭丁壽,蘭丁壽會意,微微點了點頭。

「調轉航向度!」鄭筵武一邊繼續吼叫,一邊擦拭額頭上的汗水。就在鄭筵武的手臂遮住眼睛的一瞬間,蘭丁壽悄悄地關閉了面前右舵羅盤的轉換開關。

張憬海心領神會,他悄悄啟動了左舵羅盤開關。就在鄭筵武吼叫的同時,蘭丁壽又扭動了已經被關閉的右舵羅盤的指示開關。鄭筵武看到右舵羅盤已經撥到了自己想要的度數,不覺有幾分得意。想到自己的夢想即將變為現實,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其實,鄭筵武並不知道,右舵羅盤已經不起作用,「子爵號」正在盤旋北上。窄小的駕駛艙內,歹徒的槍口就在張憬海、蘭丁壽的腦後晃動著。「槍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打火機和汽油。」張憬海急中生智,想出一個辦法--打開駕駛艙的通氣孔,讓汽油迅速揮發。

此時,江南上空風和日麗,氣流平穩。張憬海暗暗地啟動了「子爵號」的自動駕駛儀。這樣,他能完全騰出雙手來對付歹徒了。接著,張憬海、蘭丁壽乘歹徒不備,又悄悄地解開了飛行安全帶。艙內濃烈刺鼻的汽油味淡了,地板上的汽油積液也消失了。

該動手了!這時,蘭下壽從雲縫中看到下面有片水域,他知道那是太平湖。機會來了!他驚喜地伸手指向前方:「看,大海!」「在哪兒?讓我看看!」鄭筵武將身體前傾探過頭來。張憬海見歹徒的頭探過了自己的右肩,使出全身力量,猛地揮起拿著地圖的右手,用力往上一貼,封住了歹徒的雙眼,左手緊跟上,往前一拽,順勢雙手一扳,右手死命地摳住歹徒的雙眼。鄭筵武「啊」的一聲慘叫。張憬海隨即雙腿用力一蹬,全身躍起,沖出了座椅。

幾乎是同一時刻,蘭丁壽飛身越過中央操縱台,撲向歹徒。鄭筵武毫無思想准備,絕望中,他扣動了扳機,但槍聲被發動機的巨大轟鳴聲所淹沒。生死搏鬥在繼續。劉鐵軍和機組的戰友們都已來到駕駛艙門外,可艙門被死死地反鎖著。正在這時,只聽「當」一聲,駕駛艙內生死搏鬥的3個人硬是把艙門撞開了。

就在鄭筵武翻身上來准備繼續頑抗時,一道寒光閃過,劉鐵軍手起斧落,鄭筵武腦袋開了花。至此,這場在高空中上演的歷時30多分鐘的「藍天驚魂」,落下了帷幕。

張憬海和蘭丁壽迅速回到駕駛位置,恢復正常飛行狀態。此時,張憬海才發現右腿被歹徒擊中。按空軍首長指示,「子爵號」迫降南京機場, 張憬海被緊急送往醫院搶救治療,速派另一架專機接外賓赴京。

1982年8月8日,中央軍委授予蘭丁壽機組「英雄機組」光榮稱號,授予張憬海、蘭丁壽「功勛飛行員」榮譽稱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