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香港金融保衛戰

1997年下半年,美國金融大鱷索羅斯旗下的對沖基金在亞洲各國和地區發起了連番狙擊,並獲得了極大的成功,使泰國、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等國家和地區幾十年來積存的外匯一瞬間化為烏有,由此引發了二戰後對這些國家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生活各層面衝擊最巨大的亞洲金融危機。1998年6—7月間,索羅斯把矛頭對準了港元,開始有計劃地向香港股市及期市發動衝擊。

聲東擊西興風作浪

國際炒家自1997年10月以來,曾4次在香港股、匯、期三市上下手,前3次均獲暴利。1998年7月底至8月初,國際炒家再次通過對沖基金接連不斷地狙擊港幣,以期推高拆息和利率。很明顯,他們對港幣進行的只是表面的進攻,股市和期市才是真正的主攻目標。聲東擊西是索羅斯等國際投機者投機活動的一貫手段,並多次成功。

1998年6、7月,當恒生指數攀升至8000點高位的時候,對沖基金大舉沽空恒指,建立了大量的恒指空倉頭寸。對沖基金之所以建立恒指空倉,是因為它們預計港股在受到衝擊後恒生指數必然會大幅下跌。而恒指期貨合約的價格是每點50港元,也就是說,若建的是空倉,恒生指數每下跌一個點,就可以給做空者帶來50港元的利潤。

眾所周知,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祖國。這是中華民族歷史上的大事,開啟了香港的新時代。但是,對國際炒家而言,這正好為他們興風作浪提供了機會。香港的未來何去何從,香港的經濟、社會會發生什麼變故等一系列問題,不僅令局外人生疑,香港人也是心中沒譜。而恒生指數代表香港金融市場,乃至整個香港經濟、政治前景,就是香港經濟的“晴雨錶”。只要能動搖恒生指數,就能打擊人們對香港經濟的信心。在這種情況下,恒生指數大幅下挫,很可能引起廣大投資者盲目恐慌,從而到達坐收漁翁之利的目的。

妖言惑眾渾水摸魚

國際投機者在證券市場上大手筆沽空股票和期指,大幅打壓恒生指數,使恒生指數從1萬點大幅度跌至8000點,並直指6000點。在山雨欲來的時候,證券市場利空消息滿天飛。

炒家們趁機大肆造謠,揚言“港幣即將與美元脫鉤,貶值40%”,“恒指將跌至4000點”云云。其目的無非是擾亂人心,製造混亂狀態,然後趁機渾水摸魚。8月13日,恒生指數一度下跌300點,跌穿6600點關口。

在壓低恒生指數的同時,國際炒家在恒指期貨市場積累大量淡倉。恒生指數每跌1點,每張淡倉合約即可賺50港幣。而在8月14日的前19個交易日,恒生指數就下跌2000多點,每張合約可賺  10多萬港幣,收益之高令人震驚!

洞察其奸港府迎戰

國際炒家在泰國、馬來西亞的胡作非為,給這些國家的經濟造成了毀滅性打擊,可謂來者不善。所以,在分析、研究亞洲其他市場形勢後,為了維持香港金融市場的穩定,香港政府決定調钜資迎戰這些瘋狂的國際炒家。

這是一場以金錢、智慧和魄力為武器的你死我活的金融大戰。無論是挑戰者,還是應戰者,都深知其成敗所蘊含的利益與風險。

出其不意首戰告捷

1998年8月5日,炒家們一天之內拋售200多億港元。香港金融管理局一反過去被動做法,運用香港財政儲備如數吸納,將匯市穩定在1美元兌換7.75港元的水平上,銀行同業市場拆借利息也僅略有上升。

1998年8月6日,炒家又拋售了200多億港元,金融管理局再出新招——不僅照單全收,而且將所吸納的港元存入香港銀行體系——從而起到了穩定銀行同業拆借利息的作用,防止了因為拆息率一旦提高,股市下跌在所難免。

8月7日,因已公佈中期業績的一些藍籌股業績不佳,導致股市大幅下跌,令恒生指數全日下跌212點,跌幅為3%。在此後的7日至13日這幾個交易日中,香港政府繼續採用吸納港元的辦法,以穩定同業拆息並進而達到穩定股市的目的。但由於炒家在股票市場上大肆做空,恒生指數最終還是跌到了6600點附近的低位。

8月13日,恒指被打壓到了6660點後,港府組織港資、內地資金入市,與對手展開針對8月股指期貨合約的爭奪戰。投機炒家要打壓指數以配合做空期指,港府則要守住指數,迫使投機者事先高位沽空的合約無法於8月底之前如數套現。港府入市後大量買入國際炒家拋空的8月股指期貨合約,將期指由入市前的6610點推高到24日的7820點,高於投資炒家7500點的平均建倉價位,取得初步勝利。當日收市後,港府宣佈已動用外匯基金幹預股市與期市。

8月14日,香港政府正式參與股市和期市交易。香港政府為了維護港元,攜巨額外匯基金進入股票市場和期貨市場,與炒家進行直接對抗。港府向香港的中銀、獲多利、和升等多家證券行指示,大手吸納恒生指數藍籌股,表示不惜成本,務求將8月期指抬高600點。香港政府一反以往“積極不幹預”政策,給投機者造成了始料不及的沉重打擊。

代行中央銀行職權的金融管理局,直接入市幹預期貨股票市場,這在全球開放型資本市場上尚屬首次。港府宣佈已動用外匯基金幹預股市與期市,令市場為之一驚。

接著,投機炒家鼓動如簧之舌,在全球範圍內展開了一場攻擊港府的輿論大戰。與此同時,炒家們並不願意俯首稱臣,他們又一次玩起了“聲東擊西”的鬼把戲——於8月16日迫使俄羅斯宣佈放棄保衛盧布的行動,造成8月17日美歐股市全面大跌,以期“圍魏救趙”衝擊恒生指數。然而,使他們大失所望的是,8月18日恒生指數有驚無險,在收市時只微跌13點。

生死決戰“8.28”

初戰得手,並不意味對手會棄城投降,因為離期指合約的交割還有時日,港府明白惡戰還在後頭。果然,從8月25日開始直至28日,雙方展開了轉倉戰,港府的目的是迫使國際炒家為投機付出高額代價。

1998年8月28日,是香港恒生指數期貨8月合約的結算日,也是香港政府打擊以對沖基金為主體的國際遊資操控香港金融市場的第10個交易日。

雙方經過前幾個交易日的激烈搏殺後,迎來了首次決戰。

上午10點整開市後僅5分鐘,股市的成交額就超過了39億港元。半小時後,成交金額就突破了100億港元,到上午收市時,成交額已經達到400億港元之巨,接近1997年8月29日創下的460億港元日成交量歷史最高紀錄。

下午開市後,拋售有增無減,成交量一路攀升,但恒指和期指始終維持在7800點以上。隨著下午4點整的鐘聲響起,顯示屏上不斷跳動的恒指、期指、成交金額最終分別鎖定在7829點、7851點、7900點上。

1998年8月28日,對於眾多國際炒家來說,是一個心痛的日子。這是香港政府自1998年8月14日入市幹預以來的最高潮,也是香港政府針對炒家們慣用的匯市、股市、期市的主體性投機策略,“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所取得的重大勝利。香港政府將恒生指數從8月13日收盤的6660點推高到28日的7829點報收,並迫使炒家們在高價位結算交割8月份股指期貨。在此之前,炒家們下注了大量8月份期指空倉。這樣一來,即使它們轉倉,成本亦很高,一旦平倉,則巨額虧損不可避免。

乘勝追擊大獲全勝

“8•28”之戰,港府取得了決定性勝利。但是,對國際炒家來說,期指轉倉是可行性選擇,更可能成為他們的“救命稻草”。因此,對香港特區政府來說,“8•28”之戰也只能算是階段性勝利。港府決定,在9月份繼續推高股指期貨價格,迫使投機資本虧損離場。

9月7日,香港金融管理局頒佈了外匯、證券交易和結算的新規定,使炒家的投機大受限制。當日恒生指數飆升588點,以8076點報收。加上日元升值、東南亞金融市場趨穩等一系列因素,使投機炒家的資金、換匯成本大幅上升,不得不敗退離場:9月8日,9月合約價格升到8220點。8月底轉倉的期指合約要平倉退場,每張合約又要虧損4萬港幣。至此,國際炒家見大勢已去,紛紛丟盔棄甲,落荒而逃。

自入市以來,香港政府動用了100多億美元,消耗了外匯基金約13%,金額大大超過了1993年“英鎊保衛戰”中,英國政府動用77億美元與國際投機者對壘的規模,堪稱一場不見硝煙的“戰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