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資博企不要把其國內政治鬥爭引入澳門 美資博企不要把其國內政治鬥爭引入澳門

最近「金沙」爆出的與其有關的負面新聞真是「鑊鑊金」,繼涉嫌企圖以鉅款賄賂中國內地高官以解決其本身所遇困難,及涉嫌不當轉移個人資料遭到澳門特區政府的調查之後,《華爾街日報》近日報導,幾年前,曾有兩名豪客光顧拉斯維加斯金沙集團的賭場。這兩名豪客分別是墨西哥華裔商人葉真理,以及加州一家連鎖店的前任高層AusafUmarSiddiqui(被判非法收取回傭)。葉真理於二零零七年七月在美國被捕,並被控販毒。當時最轟動的是,墨西哥警方在葉真理家中搜出了高達二點零七億美元的現金,因此他被認為是專門為販毒集團洗錢的「仲介」,方法就是通過賭場將黑錢「漂白」。有報導稱,葉真理經常光顧威尼斯人賭場(屬金沙集團旗下),出手豪闊,賭場還送了他一部勞斯萊斯汽車作為獎勵。報導引述證人的口供稱,葉真理在賭場裏竟輸了一點二五億美元。目前美國司法部洛杉磯辦事處正在調查,金沙集團在處理從這兩個豪客手中收到的金錢時,是否有違規行為,例如沒有通知政府一些可疑之處。美國司法部和財政部的高級官員表示,近年來,他們越來越擔心賭場被當成洗黑錢以及支持恐怖主義的「通道」。這次針對金沙集團的調查,可以作為重要的試金石,迫使賭業加強監管,賭場要知道客戶的錢是從哪里來的。

《華爾街日報》的報導又指出,目前尚無消息證實,美國調查金沙集團,是否與澳門的調查有關。但自二零一零年後,被炒魷魚的「金沙中國」前總裁翟國成不斷爆料、起訴。這一次,翟國成放話稱金沙集團由澳門不當轉出的資料,涉及旗下酒店提供賣淫服務、和黑社會分子勾結等。而這種轉移資料的行動,一年多前已經開始。美國媒體則稱,美國司法部的調查暗藏政治動機,目的是打擊奧巴馬總統在大選中的對手羅姆尼。洗錢案不僅涉及拉斯維加斯的賭場,還涉及金沙集團將款項由澳門轉至美國,而未向當局通報。金沙集團總裁艾德森曾表示,將在總統選舉中捐出約一億美元支持共和黨的候選人羅姆尼。他又說過,在澳門賺的錢均未帶出澳門。

其實,有關艾德森要以政治獻金支持美國共和黨的總統參選人的方式,企圖將現任總統奧巴馬「趕下臺」,早已不是什麼新聞。本欄較早前就曾評議,艾德森發誓要趁即將進行的美國總統選舉,把現任總統奧巴馬「趕下臺」,因而支持與中國關係並不友好,發起組織美國國會「台灣連線」,曾經協助李登輝訪美,還宣稱臺灣「有權實行自決」和「參加聯合國」,又揚言要提議「承認臺灣獨立」的共和黨人金裏奇扶持上臺,不啻是既要在中國的澳門特區大發內地居民「個人遊」的大財,又要在中國的澳門特區向中國政府的對美外交政策「叫板」。或許,艾德森是因為自己曾經全力支持過的老布什是共和黨人(說不好艾德森本人就也是共和黨人),因而在這次美國總統的初選中,也就繼續支持共和黨的參選人,並發誓要把民主黨的奧巴馬「趕下臺」。在金裏奇因選情欠佳退出共和黨內的初選後,艾德森又轉移目標,支持共和黨的另一位總統參選人羅姆尼。總之一句話,就是要把奧巴馬「趕下臺」。

不特如此,艾德森還曾為美國一系列政壇人物提供了大量的競選資金。除了總統大選,還包括美國參議院和眾議院的選舉。而他支持的各位參選人,都清一色地來自共和黨。二零零八年,上一個美國總統大選年,艾德森夫婦就在各項政治活動中至少花費了三千萬美元。歷年來,他贊助並成功當選的有參議員羅伊•布朗特、迪恩•海勒、史考特•布朗、帕特•圖米、馬克•柯克,眾議院議員埃裏克•坎特、喬•海克、馬克•阿莫迪、弗吉尼亞•福克斯,而這些人之中最有名的當屬前總統小布什。而在今次美國總統選舉的共和黨初選的早期,可能是艾德森支持金裏奇的關係,遭到金裏奇的對手的忌恨,因而美國的政壇上就有許多傳言,謂艾德森與澳門及中國大陸的黑幫聯繫密切。由於鬧得沸沸揚揚,使得不少美國人都以為澳門是「黑社會橫行」。

其實,美資博企的老闆喜歡介入美國總統選舉,不單止是「金沙」的艾德森,還有「永利」的韋恩。過去因為其與曾任中央情報局局長的老布殊的合作關係,故而在老布殊參選美國總統時,他就成為老布殊競選「總統」委員會的委員,承擔為老布殊籌款的任務。當時,「永利」尚未在澳門投資,故而韋恩的這項政治活動,當然與澳門無關;但「永利」與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合作淵源,就令人擔心:「永利」在來澳門投資之後,是否也將會把這種合作淵源延伸進澳門來,從而方便中央情報局透過「永利」賭場在澳門「設點布建」?

現在,輪到「金沙」的老闆艾德森介入美國總統大選,捐款給美國共和黨的總統參選人。倘只是以其本身資金支持,雖然總是令人感到不妥,但還是屬於他作為美國公民的自由。而今次《華爾街日報》的報導,卻是直指他涉嫌透過「洗錢」的方式來籌募政治獻金,則令人感到嚴重不安。奧巴馬在獲得連任後,是否會以此為藉口,下令對澳門進行「反洗黑錢」調查?令人感到懮慮。

實際上,在「九一一事件」之後,美國對可疑資金來源就一直是「有殺錯,冇放過」。幾年前就要對澳門的幾家銀行「下手」,雖然是後來撤銷了對其中兩家銀行的指控,但仍對一家欠缺「政治靠山」的純華資銀行進行「追殺」,對此間銀行以至是澳門金融業都造成不良影響。而現今「風水輪流轉」,「洗黑錢」的嫌疑輪到了美資博企的身上,雖然是「鬼打鬼」,但仍對澳門造成不良影響。

更有甚者,相對於「永利」的與美國中央情報局的淵源,據說「金沙」與美國聯邦調查局也有著某些關連。因此,「金沙」初開幕時,其保安部有兩位頭目就是聘請了美國聯邦調查局的退休探員出任。雖然是已經退休,但按照聯邦調查局的制度其探員是屬於終身制的,即使是退休了,也還是聯邦調查局的人,因而等於是美國聯邦調查局在中國的澳門特區安下了兩顆「釘子」,嚴重威脅中國的國家安全。

因此,美資博企在澳門的負面影響,正一步一步顯露出來。這就是筆者曾經議論過的「美資賭商促使澳門博彩業效質俱高發展與澳門經濟安全及國家安全的矛盾」的問題。而新一屆特區立法會選舉在一年後就將舉行,由於在美資賭場工作的澳門永久性居民已經逾萬,如果美資賭商有心插手澳門社會政治事務,足以拿下一、兩個議席。倘此,美資賭商就將會掌握對特區政府的「叫價能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