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美琴倘擔當傳話角色也是無心插柳

蕭美琴獲邀請前往上海出席第三屆「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機遇和挑戰」研討會,引起島內政壇和媒體的注意,認為蕭美琴是民進黨內少數與黨主席蘇貞昌、前黨主席蔡英文都保持不錯關係的國際事務人才,因而她此次前往大陸,是否銜命代為傳遞蘇、蔡兩人的想法、如何與陸方互動,引起不少聯想。

島內之所以會有這種想法,不足為奇。由於民進黨要縮短「最後一哩路」,就必須調整黨的兩岸政策,與中共建立某種程度的黨際關係,因而凡有民進黨員以個人身份到大陸參訪,就都會被視為是負有「傳話」的重任;也由於民進黨內「地上」和「地下」兩顆「太陽」在競逐「二零一六」的出線權,而蕭美琴在蔡英文競選時是其發言人,但當蔡英文卸任黨主席後,卻沒有跟隨蔡英文前進「小英基金會」,而是留在民進黨總部繼續出任智庫副執行長,可以說是與蘇貞昌、蔡英文的關係都不錯,因而她的此次上海之行,也就被外界認為擔當了為蘇、蔡二人「傳話」的角色。

此可能是「美麗的揣測」。這是因為,這個「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機遇和挑戰」研討會,是由上海東亞研究所與台灣民主基金會輪流在上海、臺北兩地舉辦,今年是第二輪的首次會議,因而在上海進行。而蕭美琴是民主基金會中的「政黨代表」董事中的由民進黨派出的三名代表董事之一,其他二人陳唐山、羅致政可能因為分別出任「一邊一國連線」召集人或民進黨新北市黨部主委而不克前往,而由蕭美琴代表民主基金會董事中的民進黨人出席而已。實際上,與之相對應,前赴上海與會的民主基金會董事中的國民黨代表,也是只有林郁方一人。

正因為如此,作為民主基金會的民進黨代表董事的羅致政,就對蕭美琴的這次上海之行,發表了頗為正面的談話,認為民進黨內黨公職訪問中國(大陸),可以增進互相瞭解,減少雙方誤解、誤判的機會。他還指出,蕭美琴這次參加的活動沒有統戰性質,以「適當的身分參加適當的活動」是很自然的事,也沒有替誰傳話的問題,「要傳話的話不會這麼大動作」。而上海東亞研究所所長章念馳也表示,第三屆「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機遇和挑戰」研討會是單純的學術研究,主題是「很大的題目」,不會有實質結果,重點是交流過程。他強調,這次研討會非常單純,就是「學術研究」,但與會的台灣一方要求不公開,事後也不會發布各自在研討會上提出的看法。從羅致政和章念馳的談話內容來看,蕭美琴的上海之行,不一定負有「傳話」的任務。

當然,在蕭美琴出席研討會的過程中,如遇適合時機,與大陸方面的人員以至是專程由北京赴滬的「特派人員」交談,交換意見,甚至請求她返台後向蘇貞昌主席轉達某些內容,也未嘗不可。畢竟,蕭美琴是民進黨智庫的副執行長,而從目前情況看,在「中國事務委員會」成立之前,民進黨智庫和政策會才是民進黨兩岸政策的研擬單位(決策權在民進黨中常會),而「中國事務部」只是幕僚執行機構,因而對黨的兩岸政策享有一定的話語權。或許,正因為如此,今次研討會的主辦者上海東亞研究所,才特意邀請她出席。

蕭美琴倘果真是負有「傳話」任務的話,或許會是一個適合的人選。因為她並不反對兩岸交流,故而才在二零零七年的民進黨「立委」初選中,被打成了「中國琴」,與以「新潮流系」成員為主的「十一寇」一道,深受「排藍民調」之害,被踢出局。由此,蕭美琴應會是對黨內那種對兩岸政策抱持極「左」態度的做法,是深惡痛絕的。

然而,蕭美琴今次前赴上海出席研討會,是以台灣民主基金會董事的身份,雖然她是該基金會的民進黨派出的政黨代表,但她卻並非是以民進黨代表的身份出席。或許,正因為如此,倘她真的懷有「傳話」的重任,才能減低敏感性,更方便與對岸的人員接觸及交談。

實際上,台灣民主基金會是在陳水扁「當家」的二零零三年六月,由「外交部」秉承陳水扁的意旨,出資新台幣三千萬元成立的,並每年向其捐助新台幣一點五億元作為經費運用。台灣民主基金會是藉以向亞洲各國炫耀台灣地區「民主轉型成功」的一個半官方團體。從其英文簡稱到組織形態,都在模仿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外交部成立。其決策機構是由十五人組成的董事會,其中三人是「政府」代表,包括「立法院長」、「外交部長」和「總統府秘書長」,並由「立法院長」擔任董事長,目前這三位代表是王金平、楊進添和曾永權。政黨代表董事則由在「立法院」中有權成立黨團的政黨按比例分配名額,並由各該政黨自行指派人員出任,目前的國民黨代表是蔣孝嚴、高育仁、李鴻鈞、林郁方、潘維剛,民進黨代表是蕭美琴、陳唐山、羅致政,親民黨代表是劉文雄,台聯黨代表是周美裏。另有一名學界代表是蔡政文,一名企業界代表為黃茂雄,一名財經界代表蕭代基,一名非政府組織團體代表黃長玲。監察人為葉金鳳、陳繼盛、李永然、蔡明華、葉毓蘭。執行長是國民黨前「立委」黃德福。

臺灣民主基金會宣稱是「亞洲第一個國家級民主基金會」。其基本理念是,在全民共識的基礎上,建立一個永續經營、具遠景並運作透明化的超黨派機構,通過凝聚政黨、民間組織力量,共同為擴大臺灣參與全球民主接軌及鞏固民主實績而努力。其核心是「拓展臺灣的國際活動空間」,其主管及出資機構為台灣「外交部」,就本身表明了其政治意圖。它打著民主旗號,加強與西方民主社會的合作,宣傳臺灣民主,擴大臺灣參與國際社會,同時作為與中國大陸對抗的民間力量。因此,台灣民主基金會每年定期出版中英文版《中國人權觀察報告》,召開「全球支持中國及亞洲民主化大會」,舉辦「中國人權對話」系列講座,資助中國大陸的「人權組織」如「六四天網」,並支持「藏獨」,匯款給「六四天網」,而遭到國家安全機關凍結。政黨輪替後,馬英九才扭轉了基金會的活動方向,但仍按年發表《中國人權觀察報告》,對大陸的人權狀況持批評態度。

至於與台灣民主發展基金會合作舉辦研討會的上海東亞研究所,是由汪道涵籌款創辦的大陸對台重要研究單位。其所長章念馳,是國學大師章太炎的嫡孫。他的對台研究報告,向來持溫和態度,據說汪道涵的「八十六字」,他就著力甚深。因而十多年前在台灣地區,就有大陸的對台學者是「北鷹南鴿」之說,其中的「南鴿」就是以上海東亞研究所和廈門大學台灣研究院為主。

總之一句話,蕭美琴此行未必有負有「傳話」的任務;但倘是因緣際會,她在無意間擔當了「傳話」的角色,也將毫不意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