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曹聚仁溝通國共高層

曹聚仁是中國現代著名作家、學者和記者。1956年到1959年,曹聚仁曾先後6次從港澳返回大陸為兩岸和談牽線,受到毛澤東、周恩來的接見;也曾與在臺灣的蔣介石、蔣經國父子“暢談”國共第三次合作的事宜。

“謎一樣的人物”曹聚仁,由於其一生充滿著傳奇色彩,在過去整整半個多世紀以後的今天,仍撲朔迷離,至今還沒有人能夠真正解開其身上的謎團。特別是他晚年曾為兩岸和平統一奔走一事,更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筆者曾採訪了一位曹聚仁為兩岸和談奔走時的重要歷史見證人――徐淡廬。曹聚仁回大陸期間,受蔣介石父子之托,考察廬山、溪口,徐淡廬曾數次陪同並負責接待曹聚仁。且看原中共中央調查部辦公廳副主任徐淡廬親歷的曹聚仁大陸行的幕後故事。

毛澤東親自接見周恩來信守承諾

曹聚仁於1956年8月初回港,未及一月又匆匆北上,9月底,再到北京,趕上10月1目的國慶觀禮,和夫人鄧珂雲上了觀禮台。

他自己說:

“從北京回到香港,迎接從東京回到香港的星馬貿易代表團。”可匆匆北上又是何因?羅青長說:“周總理很重視曹聚仁,就建議讓毛澤東主席接見曹聚仁一次。”

曹聚仁曾說:“國共兩黨中,只要榜上有名的人幾乎都認識,但引以為憾的是,我不止一次地向別人介紹毛主席,而自己卻無緣親睹這位偉人的風采。”

他終於如願以償。他得到通知。毛澤東要接見他,地點是中南海居仁堂。

這是1956年10月3日下午。許多黨和國家的主要領導人出席了歡迎印尼總統蘇加諾的大會,唯獨毛澤東沒有出席,他在等著曹聚仁。

毛澤東與曹聚仁作了長談。談些什麼,曹聚仁沒有告訴別人,只是在和家人的談話中或他的文章中零星地透露點滴。

關於曹聚仁的第二次北京之行,據曹聚仁夫人鄧珂雲的筆記記載:“不久,聚仁第二次回北京,這次毛主席接見了他。10月1日上午,我們被邀請參加國慶典禮。我們登上了來賓觀禮台。”

12月9日,周恩來總理訪問印度時在加爾各答舉行記者招待會。周恩來說:“中國政府正在盡一切努力來爭取和平解放臺灣,並且努力來爭取蔣介石。如果臺灣歸還中國的話,那麼蔣介石就有了貢獻了,而且他就可以根據他的願望留在他的祖國的任何一個地方。曾經有一位記者問我們是否會給蔣介石一個部長的職位。我說,部長的職位太低了。”周恩來雖然沒有說出這個記者的名字,當是指曹聚仁。

金門炮戰突發兩次故意洩密

1958年8月23日,福建廈門前線,人民解放軍萬炮齊發。廈門對岸的大金門島、小金門島及其所有港口、海面,全在解放軍的遠程大炮射程內。硝煙彌漫,炮聲隆隆,短短一小時就落下2萬顆炮彈。

金門島上的國民黨官兵嚇得暈頭轉向、到處亂奔。金門總指揮官胡璉和美國總顧問,剛從地下指揮所走出,炮聲一響立刻縮了回去。如果炮轟推遲5分鐘開始,胡璉與美國總顧問算是死定了。不過在陣地上活動的兩個美國顧問,後來還是葬身在炮火中。臺灣的“國防部部長”俞大維頭部和手臂被炸傷。另外,駐守金門的三個副司令趙家驤、章傑、吉星文一同喪生。這次炮戰中還擊沉、擊傷大型運輸艦一艘,使臺灣、金門的海運一度中斷。

這就是震驚世界的金門炮戰。

炮戰開始於下午5點30分,奇怪的是:一家早晨出版的報紙發了一個消息。標題是:

台峽戰火重開配合杜勒斯訪台華沙談判可能無限期休會

這張報紙遠在新加坡,歷史悠久,早在1929年就問世,它是《南洋商報》。

這樣重大的軍事行動,自然是最高機密,怎會在一家海外報紙上率先曝光?是誰向外透露了最高機密?

奇怪的事繼續發生。炮戰延續了六周。1958年10月6日,北京突然發表了國防部文告(即《告台、澎、金、馬軍民同胞書》),作出停火七天的決定。這文告是在lO月6日發表的,而《南洋商報》有關的專訊卻提早在10月3日就從香港轉到新加坡。10月5日發出獨家消息:

避免兩敗俱傷

國共醞釀直接談判明日起一周內停止炮擊轟炸與攔截

補給金馬船隻香港第三方面分析此舉將奠定未來

直接談判基礎

據已公開的有關資料披露,《南洋商報》的這篇專訊有這樣一段話:“據此間第三方面最高人士透露,最近已有跡象,顯示國共雙方將恢復過去邊打邊談的局面。據雲:在最近一周內已獲致一項默契,中共方面已同意從10月6日起,為期約一星期,停止炮擊、轟炸、攔截臺灣運送補給物資在金門、馬祖的一切船隻,默契是這些船隻不由美艦護航。”

是誰能從北京軍方最高層一而再地獲得最高機密?是誰洩漏軍情?

這兩則消息都冠了“本報駐香港記者郭宗羲”之名,當時海外媒體都曾跟蹤追尋郭宗羲,然而在香港《南洋商報》辦事處,只有個辦事員郭旭,他不是寫新聞的。當面問他,他說:“這是曹聚仁從大陸把稿傳到香港,再由我傳到新加坡。”他還說:“郭宗羲這個名字還是當年《南洋商報》的總編輯李微塵起的(李微塵後任新加坡政府外交部部長)。如果問商報是不是有個駐港記者叫郭宗羲,那當然沒有。”他又說:“據我推測,毛周為什麼肯將這麼機密的消息告訴無黨派的曹聚仁呢?這恐是中共方面有意讓曹聚仁以‘第三勢力’的身份,出一把力以促進國共兩黨的秘密和談……”

郭旭最後這句話是推測.但接近事實。曾任中共中央統戰部秘書長、國務院副秘書長兼總理辦公室主任的童小鵬回憶道:“8月的一天,毛澤東接見了香港來大陸瞭解情況的記者曹聚仁,並談了話。關於炮擊金門行動讓曹轉告臺灣,曹在《南洋商報》上透露了此事。”

原中共中央調查部部長、中共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國務院副秘書長兼總理辦公室副主任羅青長說:“1958年‘8・23’金門炮戰前幾天,毛澤東主席接見了曹聚仁,將金門炮戰的底細,主要是打給美國人看的。以避免美國人插手使臺灣劃海峽而治,讓曹聚仁設法傳遞給蔣氏父子。曹聚仁也答應將消息傳給蔣經國。周總理和我們也等著曹先生把消息傳遞給臺灣。當時曹聚仁可能沒有與蔣經國直接聯繫上,或者出於別的什麼原因,但他為了執行毛主席交給的特殊任務,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後來在新加坡《南洋商報》以記者‘郭宗羲’的名義,發表了金門炮戰的消息。”

曾任新華社香港分社臺灣事務部部長的黃文放說:

“在炮打金門之前,毛澤東已先透過四個渠道通知蔣介石,後來叉找來《南洋商報》駐香港的代表曹聚仁,讓他在炮戰四天前就先透露這個消息。……後來炮戰發生,證實了曹聚仁的‘獨家新聞’。各國駐香港的特務情報機關,都急著要找曹聚仁進一步瞭解狀況,害得他搬了好幾次家。”

金門炮戰是針對1958年以來臺灣海峽出現的緊張形勢(美國竭力推行“兩個中國”,企圖製造“劃峽而治”的事實。蔣介石堅持“反攻大陸”,不斷騷擾我沿海地區)而作出的戰略行動。毛澤東親自制定了“直接對蔣,間接對美”的方針。毛澤東親自部署作戰方案時曾問葉飛:“能不能避免打到美國人?”葉飛回答:“無法避免。”林彪捉摸毛的意圖,出了一個主意:“讓正在華沙同美國進行大使級談判的王炳南,給美國透露一點消息。”毛澤東沒有採取林彪的建議,這就需要一個適當的人用適當的方法洩漏天機。

曹聚仁被選中。1958年8月的一天,曹聚仁從香港到北京。毛澤東在北戴河開會,聽到曹抵京。即回到北京。

童小鵬說:“我去新僑飯店通知曹,告訴他明日上午10時,主席接見。”……這就有了第一次的“洩密”。

炮擊金門後,嚇壞了臺灣當局與美國人。他們一時弄不清北京的意圖。以為這是中共攻台的序幕。美、台雙方匆匆進行抵禦準備。蔣經國親到金門前線鼓舞士氣,美方迅速提供幾種先進武器裝備。從地中海運來美國海軍的浮動船塢,可以使補給艇在公海上卸貨。還提供給金門守軍一批榴彈炮。這種巨型榴彈炮口徑大、射程遠,還能發射原子彈。美空軍還提供響尾蛇空對空導彈。

炮擊近兩周,9月4日美國人終於表態,杜勒斯發表聲明,暗示願意同北京重開談判(即華沙談判),果然9月15日華沙談判復會。北京既然弄清美國底牌,就決定“邊打邊談,以打促談”。接著北京又向臺北提出重新談判的呼籲。

9月8日、10日連續兩天周恩來接見曹聚仁,要曹即回香港轉告台方。周恩來在9月10日這樣說:“……我們準備以七天的期限。准其在此間由蔣軍艦只運送糧食、彈藥和藥品至金門、馬祖,但前提條件是決不能由美國飛機和軍艦護航,否則我們一定要向蔣軍艦只開炮,內政問題應該自己來談判解決,可以告訴台方,應該膽量大點,學學西哈努克的做法,美國可以公開同我們談,為什麼國共兩黨不能再來一次公開談判呢?”到9月底,美國人進一步退卻,表示要從金、馬脫身。北京也即改變“打金、馬”的決策,認為金、馬“還是留在蔣介石手上好”。10月6日,北京公開宣佈停止炮擊一周。曹聚仁又搶先發了這一消息。

這一階段,曹聚仁頻繁往返於大陸與香港之間,毛、周頻繁接見他。10月13日,周恩來陪同毛澤東接見曹聚仁。毛澤東說:“只要蔣氏父子能抵制美國,我們可以同他們合作。我們贊成蔣保住金門、馬祖的方針,如蔣介石撤退金門、馬祖,大勢已去,人心動搖,很可能垮。只要不同美國搞在一起,台、澎、金、馬要整個回來,金、馬部隊不要起義。”周恩來也說:“美國企圖以金門、馬祖換臺灣、澎湖,我們根本不同它談。臺灣抗美就是立功。希望臺灣的小三角團結起來。”在這次毛、周接見後的三天中,15日和17日周恩來又兩次接見曹聚仁,足見對其倚重。

曹聚仁澳門善終中央肯定其貢獻

曾經是毛澤東主席、周恩來總理接見曹聚仁時負責接待工作的當事人之一.原中共中央調查部部長羅青長回憶:

曹聚仁是通過費彝民介紹來大陸採訪的。在我的印象中,曹聚仁對毛澤東十分佩服,與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