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證如山:日本歪曲歷史決不會得逞

【新華社北京8月28日電】(新華國際時評)27日,日本國家公安委員會委員長松原仁表示,內閣應當商討修改日本政府就“慰安婦”問題道歉的“河野談話”。首相野田佳彥同天宣稱,野田政權基本繼承“河野談話”的道歉和反省立場,但“河野談話”缺乏足夠事實和證據支持。

此前,大阪市長橋下徹和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先後否認二戰期間日軍強行擄走女性做“慰安婦”的史實。石原甚至妄稱,當年的“慰安婦”為賺錢而自願賣身。

這些失去人類基本良知的言論,令受害國民眾深感震驚、憤怒和失望。這表明,日本篡改、歪曲和否認歷史的邪風越刮越猛,已經到了閉著眼睛、迷失心魂、罔顧國際社會視聽的地步。當年的受辱女性絕大多數已含恨九泉,誰能想到她們已經被日本侵略軍毀掉一生,死後竟還要遭受這樣的侮辱!

日本政要帶著虛偽的禮貌,宣稱他們需要證據。請問,鐵證早已如山,還需什么證據?如果不肯正視歷史,更多鐵證又有何用?來自朝韓的史料表明,當年在朝鮮半島,日本當局用虛假招工、夜間入戶強搶和從田間地頭強拉等方式進行“召集”,16歲少女宋神道因此被騙至慰安所,此後7年淪為日軍泄欲工具。上世紀末本世紀初,老人為此起訴日本政府長達10年之久。如果“自願賣身賺錢”,怎會悲憤痛恨一生?

難以忘記,2008年出版的大型歷史紀實畫冊《世紀吶喊——67位倖存慰安婦實錄》中,李金魚老人掩面而泣。14歲時,她被侵華日軍抓走,關進炮樓慘遭日本兵“折磨”。兩個月後,家人才舉債把她贖回。李金魚回家後,3個月不能下床,終身不能生育。老人控訴:“我這輩子就這樣讓日本鬼子給毀了”。

宋神道和李金魚終究得以僥倖生還,而更多被強徵的“慰安婦”早已慘死於日本軍國主義者發動的侵略戰爭中。來自日本外務省的部分檔案顯示,僅1938年至1939年間,日軍在中國上海、杭州、九江、蕪湖和漢口等地設立的“慰安所”至少73處。韓國官方統計,1910年至1945年,8萬至16萬朝鮮半島女性淪為日軍“慰安婦”。

所謂“慰安婦”,實即戰爭性奴。否認“慰安婦”問題,不僅是在否認歷史,而且泯滅人性。這些不幸女性中,有大量是未成年少女。她們被集體強姦,被強制流產,被迫做絕育手術,被殘害、殺死……戰爭中,日軍淩辱女性的暴行令人髮指!

日本否認和篡改歷史非從今日始。“河野談話”發表後,日本七種教科書都記述了“慰安婦”的史實,但到2007年,日本只有三種教科書對“慰安婦”有模糊的表述,其餘全部刪除了有關內容。這一年,美國、荷蘭、加拿大以及歐洲議會相繼通過“慰安婦”問題決議案。當時輿論認為,日本不能正視“慰安婦”問題,已經引起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和全世界愛好和平的人們的強烈憤慨。

曾任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的民主黨眾議員湯姆•蘭托斯說過,某些日本人試圖歪曲和否認歷史,並把責任推給受害者,這“令人噁心”。

1970年,聯邦德國總理勃蘭特在波蘭猶太人死難者紀念碑前“驚世一跪”,“為未來打通一條道路”。銘記歷史教訓的德國因此獲得了歐洲及整個世界的原諒與信任。

相形之下,日本不僅不正視歷史,甚至還歪曲歷史,企圖逃避歷史責任。硬把“強徵”當“自願”,面對“血淚控訴”玩“失憶”,把“鐵證”說成“證據不足”,這是對當年飽受淩辱女性的冷酷漠視,也對受害國人民感情構成反復傷害。

有消息稱,小說家出身的石原正在撰寫一部否認日本侵華歷史的“荒謬小說”,而日本政府一些核心人物如今似乎成了“石原小說”的主人公和給力寫手。日本這股否認歷史的邪風,決不應當聽任其繼續刮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