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為陳水扁保外就醫議題一錘定音 

正當臺北市長郝龍斌提出讓陳水扁「保外就醫」的議題仍在持續發酵之際,馬英九前日接受中央社專訪時指出,保外就醫其實就是「醫療保釋」,出來之後其實就自由了,等於是放了!這是法律和醫療的問題,不是政治問題。此語不但是劃了一道「紅線」,使得本來就不同意讓陳水扁「保外就醫」的「法務部」等相關單位,更不敢與馬英九「對著幹」,並設下「擋火牆」,遏止民進黨見縫插針、搧風點火的勢頭,避免藍營內部過早陷入分裂,並強化自己仍是藍營共主的地位,拒絕提前跛腳,而且也是要籍此撲滅郝龍斌引發的發酵議題,堵死郝龍斌提前爭奪「二零一六」話語權,將對黨內「二零一六」的主導權重新收回自己的手中,按照自己的安排發展。當然,如果馬英九此舉做得過火,過猶不及,可能卻會引發負面觀感,反而會幫了郝龍斌一把,使其邁向「二零一六」之路又推前一步。

不管怎樣,馬英九作為一個法律人,也曾出任過主管職掌之一是獄政事務的「法務部長」,他對中央社專訪的回應,確是有其道理。實際上,按照《監獄行刑法》第五十八條規定,只有具有下列情形之一者,陳水扁所服刑的監獄才得斟酌情形,執請監督機關(即「法務部」)許可後,准許其「保外就醫」:一、現罹疾病,在監內無法獲得適當的醫治;衰老或殘廢不能自理生活;懷胎五個月以上或分娩後未滿兩個月。在上述三項條件中,第二及第三條均根本不適用於陳水扁;即使是第一條,陳水扁也不符合「在監內無法得到適當的醫治」或「生活不能自理」的要件。實際上,根據桃園醫院及林口長庚醫院的檢查報告,陳水扁只不過是患有「血壓略高、脈搏略快、胃食道潰瘍、內痔、腸蠕動慢」等症狀而已,因而也就不具「保外就醫」的急迫性和必要性。即使是其病情需要治療,仍可採取已經採用過而且也已證明瞭有效及可行的「戒護就醫」方式處理。

因此,馬英九在接受中央社專訪時,就特地指出,受刑人醫療有四種方式,從輕到重,包括「在監治療」、「戒護外醫」、「移送病監」,第四就是「保外醫治」;陳水扁已有多次「戒護就醫」,但外界往往誤以為「保外就醫」就是「戒護就醫」,但實際上「保外就醫」與「戒護就醫」是不同的制度。而「保外就醫」必須基於醫療原因,無法在監獄裡執行才符合標準。因此,「保外就醫」不能以政治因素考量,若決定要做,一定是因為人道,必須要由醫生會診,認為在監獄裡面沒有辦法提供治療。

應當指出的是,陳水扁在獄中所受的待遇,已經遠遠超過一般受刑人,享有一定的「特權」。實際上,按照台灣媒體的報導,陳水扁除了舍房之外,還可享用形同辦公室的專屬書房,可以使用的空間是其他受刑人的七倍;運動時間是一般受刑人的兩倍;一般受刑人的正常接見只有一週一次,陳水扁卻幾乎每天都有一次;一般受刑人「戒護就醫」或返家奔喪,都是全程施用戒具,陳水扁卻完全未用戒具;他的女婿和女兒也入入監幫他看診、洗牙,陳水扁還每週固定為《壹週刊》撰寫專欄。正因為如此,當「法務部」為了釋疑,決定將陳水扁在獄中的實況搬上網之後,一些民進黨人反而強烈反對,就是擔心會被其他受刑人的家屬看到了之後,認為陳水扁享受特權,群起抗議。既然如此,倘讓並不符合《監獄行刑法》第五十八條三項條件規定的陳水扁「保外就醫」,就更是特權中的特權,如果台灣地區的服刑人都要求也能享有此特權,恐怕將會有一半的服刑囚犯都可以放出來了。

馬英九上述的說法,也有間接揶揄郝龍斌「不懂法」的意思。實際上,馬英九是讀法律系出身,盡管其博士學位修讀的是國際公法,但好歹也是屬於法學範疇,而且他還曾任過「法務部長」。而郝龍斌的博士學位的食品科技學科,專攻醫療營養。這也難,有學者嘲諷,他的讓陳水扁「保外就醫」之說,是「沒有營養」。此語顯然也是嘲諷郝龍斌「不懂法」。

其實,馬英九此番話的核心,是在於「放了」。馬英九說,讓陳水扁「保外就醫」,出來之後其實就自由了,等於是恢復自由,可以到處「趴趴走」。盡管

按照《保外醫治受刑人管理規則》第四條規定,陳水扁倘能獲得「保外就醫」,但當發生如下各款情形之一者,監獄得報請「法務部」廢止其「保外醫治許可」:一、違反保外醫治受刑人應遵守事項者;二、於保外醫治期間另犯他罪,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者;三、無正當理由,未依醫囑住院或接受治療者;四、其他有廢止保外醫治許可之必要者。但以陳水扁「不甘寂寞」的性格,將仍然無法禁制得了他到處「趴趴走」,攪風攪雨。

從政治角度看,陳水扁攪風攪雨所起到的效果,一方面可能會頻向民進黨下「指導棋」,促成民進黨團結,凝聚向心力,對國民黨在二零一四年底「七合一」選舉和二零一六「總統」大選的選情,尤其是爭取長期執政的願景,可能不利。但另一方面,卻又有可能會引發「反扁」民眾的極度反感,使人們再次勾起當年對陳水扁貪腐情況的回憶。與此同時,陳水扁還將會利用其自由身,可操控他人處理司法機關尚未掌握的海外贓款..還有,陳水扁尚有幾宗案子仍待審結,陳水扁也有可能會利用暫時自由之機,與他人串供甚至是威脅證人,或是銷毀證據等。此前特偵組只是對陳水扁的一宗案件就一再申請延押,目的就是為了防止陳水扁作弊妨礙司法公正。現在在陳水扁還有幾宗同樣有可能會被他破壞司法公正的案件待審的情況下,沒有理由就讓他輕易得到與申請延押的相反結局--釋放。

或許,馬英九反對讓陳水扁「保外就醫」,還有一個考量,就是希望能藉著繼續關押陳水扁,及陳水扁還有幾宗案件待審,而將之當作是「提款機」,繼續享受「政治紅利」。

當然,馬英九絲毫不給面子郝龍斌,除了是法律問題之外,可能也是出於反感郝龍斌的心理。台風「天秤」令南部縣屏東、台東受災,郝龍斌即以臺北市政府名義撥款發放救助金。這就具有了兩層對馬英九不利的涵義:其一,反證了馬英九當年對「八八風災」的遲鈍反應。眾所周知,馬英九的聲望從高峰跌至穀底,轉折點就在於「八八風災」的搶險救災問題上。而今次郝龍斌以極快的速度予以回應,可能會讓馬英九感到不是味兒。尤其是臺北市只是地方政府,本來是無須為此採取主動的,但在連負有責任的「中央政府」都未作出救災決定之下,郝龍斌卻搶先採取動作了 ,這讓馬政府情以何堪! 其二、與馬英九出任市長時的臺北市政府,對此類情況是採取「自掃自家門前雪」的態度相比,郝龍斌的「熱管他人瓦上霜」相比,豈非是把馬英九給比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