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也應為內地企業「走出去」多做貢獻 澳門也應為內地企業「走出去」多做貢獻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和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周波昨日分別會見香港中國商會訪京團時的談話,對澳門企業如何充分發揮自己的優勢,協助內地企業「走出去」,頗有啟發作用。

賈慶林在接見中,對香港中國商會提出三點希望:一是堅持愛國愛港,全面準確理解和貫徹「一國兩制」方針,嚴格按照基本法辦事,為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作出新的貢獻;二是牢牢把握機遇,利用熟悉內地和香港的優勢,為服務國家「十二五」規劃,推動內地和香港的經濟發展作出新的貢獻;三是秉承「服務國家,繁榮香港,惠及全球」的辦會宗旨,充分利用香港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的特殊地位和資源優勢,積極配合國家實施「走出去」發展戰略,為中國企業做大做強、走向世界,為國家現代化建設多作貢獻。

周波則指出,香港中國商會成立三年來,在支持會員企業做強做大、團結愛國愛港社團、服務香港與內地企業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先後舉辦了兩次中國海外投資年會,對中國內地企業特別是民營企業利用香港平臺拓展國際市場起到了重要的引導作用。周波對香港中國商會今後的發展提出了三點建議。一是繼續貫徹「服務國家、繁榮香港、惠及全球」的宗旨,堅持愛國愛港立場,堅持「一國兩制」,堅定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繼續為香港的繁榮穩定作出貢獻。二是把商會的優勢和香港優勢緊密結合起來,為國家的「走出去」戰略貢獻力量。三是為在香港落戶的民營企業家提供交流平臺與信息服務,讓內地企業家更好地融入香港社會。

周波最近當選為中共「十八大」代表,應是替取已經屆齡退休的國務院港澳辦前副主任陳佐佴。相比之下,國務院港澳辦在中共「十七大」中只有兩名代表:廖暉和陳佐佴;而在中共「十八大」中則將有三名代表:廖暉、王光亞、周波。當然,由於廖暉已在港澳辦主任的位置上退下來,故他也有可能以其它的名義,如中共十七屆中央委員,全國政協副主席或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副組長的身份當選,不佔國務院港澳辦獲分配的名額。

賈慶林和周波上述的談話,都著重了積極配合國家實施「走出去」的發展戰略。這顯然是針對香港中國商會的宗旨而有所指。實際上,香港中國商會是在香港中聯辦和全國工商聯的大力支持下,以及香港特區政府和各界人士關心支持下,為落實中央有關「走出去」發展戰略成立的,是一個以中國內地赴港和通過香港走向海外的非公經濟企業為主體的愛國愛港的香港商會組織。與此同時,香港中國商會充分利用香港國際大都會的獨特地位,幫助中國內地的企業引進資金、技術和人才,達致中國民營企業做、做強的目標。借助香港成熟的、與國際接軌的中介專業力量,發揮香港橋樑窗口作用,協助中國內地的民營企業走向國際市場,樹立中國企業和中國產品的良好信譽形象。

香港中國商會的宗旨及自我期許,繼承和發揚了香港與內地互相支援、共同發展的優良傳統。早在解放戰爭後期,中共中央就已考慮香港、澳門問題,作出了「暫不收回,維護現狀」的慎重決定。新中國需要香港、澳門這兩個對外聯繫的窗口,其特殊地位和作用,是中國其他城市所不能替代的。實際上,中國人民經過一百年的艱苦鬥爭,終於推翻了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的統治,人民翻身做了主人。但建國初期,曾經長期受外敵侵略、欺淩的中國,經濟文化仍十分落後,需要一個和平安定的環境,從事經濟建設,把國家發展起來;中國要打破帝國主義的封鎖,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爭取國際的支持;中國要學習世界上的一切先進的技術和管理經驗,推動內地經濟的發展;中國要爭取出口,穩定外匯,同時要有一個對外觀察的窗口。而香港和澳門,正好具備這樣的條件。五十年代中期,毛澤東主席和周恩來在談到香港問題時,曾一再指出:香港是氣象台、觀察站、交際處……,目前對我們還有用處。

中國政府的上述政策,後來被概括盤八個字:「長期打算,充分利用」。也就是說,為了充分利用港澳的有利條件為社會主義建設服務,中國政府不打算在短時期內收回香港和澳門,而是把工作重點放在長期利用港澳這一點上。後來的事實證明,中國政府確定的「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政策是完全正確和十分必要的。如果在建國初期或六十年代就把澳門和香港收回,不但這兩個地方不會發展得今天這樣繁榮,而且對內地社會主義建設的作用也不會發展到今天這樣重要。

內地改革開放後,香港、澳門的這種優勢和作用更加凸顯了出來。尤其是在深圳、珠海經濟特區的開創階段,在廣東省開展「補償貿易」業務階段,在內地改革開放事業中,香港與澳門的企業家向內地進軍,投資設廠。香港是中國內地引進外來投資最大的來源地,香港在內地投資企業總數已達十一萬三千五百家,註冊資本六千一百億美元,投資總額達一點零三萬億美元,在內地註冊成立的港資企業當然成為中國非公經濟的重要部分。澳門在內地投資的規模雖然不及香港,但以澳門本身的經濟實力計算,也是毫不遜色。港澳企業家促進了各地的經濟建設發展,為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作出了重大的貢獻。

但香港、澳門也有自己的局限。由於面積小,人口小,缺乏資源,在發展中遇到了「瓶頸」。此時,已經發展起來的內地,也開始反哺港澳了。尤其是在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成立後,先後推出了「CEPA」、「個人遊」及多項粵港澳跨境合作的文件、協議,還專門為支持澳門推出了橫琴優惠政策,並劃出了一塊土地給澳門大學,實行澳門的法律。此外,為解決澳門居民的食水安全,以補淡壓鹹措施無償供水,並千方百計地保障副食品供應。在「SARS」肆虐時,中央政府也無償支援藥品器械。所有「澳人」都認知到,如果不是有「個人遊」政策,澳門博彩業就不會有如此迅猛的發展。

既此,賈慶林、周波的談話內容,就值得澳門的企業家認真思考:是否也應充分利用澳門的有利條件,協助內地企業「走出去」,以反哺中央政府的支持?誠然,澳門已有若干企業家在這方面作出了一些努力,除了是協助內地企業在澳門發展之外,也引介內地企業到葡語國家投資發展。

實際上,由於香港的貿易夥伴大多是英語國家或以英語為主要語言的市場,因而也就忽略了其他語種國家和市場,而澳門則正好是可以填補這個空缺。因此,可以充分發揮澳門與葡語系以至是拉丁語系國家的關係密切的優勢,利用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的平臺橋樑,為協助和推動內地企業「走出去」,前往葡語系以至是拉丁語系國家投資發展,積極配合國家的「走出去」發展戰略,為中國企業做大做強、走向世界,為國家現代化建設多作貢獻。這也可說是對國家關懷的回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