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葡語國家實施「走出去」戰略大有可為

本欄提出澳門特區宜充分利用及發揮「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的作用,配合中央「走出去」的戰略,引介內地企業到葡語系以至拉丁語系國家投資,走向國際市場。有人可能會說,葡語系國家一般上都是發展中國家甚至是待發展國家,會有甚麼投資市場潛力可言?

其實,要回答這個問題,就必須運用唯物辯證法「對立統一規律」的理論邏輯:越是貧窮的地方,就越是會有發展機會。可能不少人對香港钜富李嘉誠的「發家史」耳熟能詳——當年他市場以製造和銷售塑膠製品起家的,當香港和東南亞的塑膠製品市場基本飽和後,他計劃到非洲開拓市場,推銷他生產的塑膠鞋。有人表達不屑:非洲人都是不穿鞋的,到該處推銷塑膠鞋,怎會有市場?而李嘉誠則答曰:正因為當地人不穿鞋,才凸顯出當地鞋的市場潛力巨大。當地人不穿鞋,可以向他們宣佈穿鞋的好處,教他們如何穿鞋呀。結果,李嘉誠成功了,透過在非洲推銷塑膠鞋掘到了其發家的「第一桶金」。

同樣道理,葡語系國家確實是較為貧窮,但正因為如此,工資低廉,而使得生產成本較低,更有「搞頭」。曾記否?內地改革開放之初,大批港澳商人前往投資,就是看中了內地工資低廉,因而生產成本較低,這正是建立「前鋪後廠」模式的好機會。因此,曾經是港澳地區光芒一時的出口加工工業,此時都大部分遷往內地;而騰出來的人手,在經過適當培訓後,轉投正在興起的服務業,使得香港進一步發展成為國際航運中心、國際金融中心及國際貿易中心,及時地有足夠人力資源可用,也使得澳門的賭牌開發在荷官堅持使用本地居民政策之下,仍能保證有充足人手供應。

這就證明一個道理,葡語國家貧窮,就必然是工資低廉,正好是為內地企業在「走出去」戰略中,填補香港作為中介地所忽略的「空白」,提供較佳的條件。

更值得注意的是,從香港中國商會充分利用香港國際大都會的獨特地位,幫助中國內地的企業實施「走出去」戰略的過程中,有不少是屬於能源和資源型的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在石油、天然氣等能源,及鐵礦、銅礦等礦產業的領域中大展拳腳,或是收購別國現成的礦山企業,或是達成採礦協議。

實際上,據有關報導說,從中國企業海外並購的行業分佈來看,能源及礦產行業近年來一直處於主導地位,中國石油企業海外並購的胃口也越來越大,今年中國企業能源及礦產行業海外收購已創下自二零一零年以來的新高。國家發改委近日發佈《「十二五」利用外資和境外投資規劃》(下稱《規劃》)稱,「十二五」期間國內企業應積極參與境外資源開發項目,大力實施境外市場開拓戰略。國家發改委指出,投資境外能源和礦產資源開發項目,應著眼於為國民經濟發展提供長期、穩定、經濟、安全的能源資源供給。

「走出去」戰略意義深遠。在我國石油對外貿易依存度超過百分之五十六的情況下,能源企業必須考慮在保持製造業優勢的同時,向產業鏈高增值環節邁進,提高我國油企全球經濟中的地位。另一方面可以通過對外投資主動地從全球獲取資金、技術、市場、戰略資源,在外資企業大舉進入中國、分享中國市場的情況下,我國石油企業必須考慮新的發展空間,以自己的比較優勢重組他國產業和企業,主動參與國際合作與競爭,以獲得市場份額和技術開發能力並壯大自己。

近年來,內地各項建設發展迅速,對礦產資源的要求甚殷。我們自小接受教育所接觸到的課文,都是說「中國地大物博,資源豐富」。但經過多年的發展,礦產資源逐漸枯竭,如歷史上甚為出名的撫順露天煤礦,已經採完。長此下去,不可再生的礦產資源總有枯竭的一天。

在這裡,美國佬就顯得絕頂聰明。在美國國土內,雖然同樣也蘊藏了豐富的石油、稀土等資源,但從來都不開採,而是到境外去開採或購買。其算盤是打得蠻響的:當萬一再次發生世界性的大戰,美國無法再到外面開採或購買能源和其他礦產資源時,才開採使用本國國土的資源。否則,現在就開採自己家門口的資源,並將之開採的差不多了,到萬一戰爭爆發,無法進口或到海外採挖時,也就沒有礦產可用了。

在這方面,我們中國過去是「吃虧」了,「自力更生」的結果,是自己所保有的礦產資源越來越少。因此,實施「走出去」發展戰略,就有著參考美國佬作法的影子。境內的自然資源盡量保留,到境外開採去。為此,中石化等大型國企,或其他的一些大型民企,近年都到境外收購後開採礦產資源。

而常設秘書處設在我們澳門的「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的葡語國家成員,除了位於歐洲的葡國之外,位於非洲的佛得角、幾內亞比紹、安哥拉、莫桑比克、聖多美和普材亞比,美洲的巴西,亞洲的東帝汶,都是礦產資源豐富的國家,因而我們也應當充分利用「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的平臺,配合國家的「走出去」發展戰略,協助內地企業前往這些國家開採礦產。

實際上,從相關資料看,佛得角漁業資源豐富;幾內亞比紹的鋁礬土的蘊藏量有二億噸,磷酸鹽儲量約一億噸,沿海有石油,漁業資源也頗為豐富。安哥拉更是礦物資源豐富,巳探明的有石油、天然氣、鑽石、鐵、銅、錳、黃金、鎢、釩、鉛、錫、鋅、鉻、鈦、煤、石膏、綠柱石、高嶺土、石英、大理石等三十多種,石油儲量達到二十點五九億桶,森林面積約佔五千萬公傾,出產烏木、非洲白檀木、紫檀木等名貴木材。聖多美和普林西比的森林和灌木面積約佔全國陸地面積的六成,漁業資源也極為豐富。莫桑比克有煤、鐵、銅、金、鉭、鈦、銤、鉛、石棉、石墨、雲母、大理石和天然氣等,其中煤蘊藏量六十億噸,鈦六百多萬噸,鉭礦儲量居世界首位,森林面積四百六十萬公傾。

東帝汶已發現的礦藏有金、錳、鉛、錫、銅等。在帝汶海有儲量豐富的石油和天然氣,石油儲量估計在十萬桶以上。也就更不用說巴西了,這個面積僅比中國陸地面積小百分之十二的大國,已探明的鐵礦砂儲量六百六十億噸,產量和出口量均為世界第二位,品位較高,多數在百分之六十以上;鈾礦、鋁礬土和錳礦儲量均佔世界第二位;還有較豐富的鉻礦、鎳礦和黃金礦。煤礦儲量二百三十億噸,石油資源則有二十八億桶,油頁岩相當於十五億桶石油,天然氣一千三百三十億立方米,森林面積四百四十二萬平方公里,木材儲量六百五十八億立方米。

不是有人說,「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成立後,中國與葡語國家的雙邊貿易額,與中國的外貿總額相比,所佔比例並不大的嗎?既此,何不配合國家「走出去」發展戰略,對「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進行轉型,在繼續促進雙邊貿易的同時,幫助內地企業到這些國家開採礦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