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學高手的賭王人生

一年在一家賭場贏了750萬澳元,嚇得許多賭場不敢讓他進入

在好萊塢大片《決勝21點》中,麻省理工學院的數學教授米基解開撲克牌遊戲21點的必勝程序後,找來6名天才學生組成了一個特別的團隊,闖蕩賭城,大獲全勝。

澳大利亞的19位數學高手也是這樣的傳奇人物。他們走出大學校園,組成“賭客俱樂部”,利用數學知識進軍賭場,幾十年間積累了數十億澳元(1澳元約合6.6元人民幣)的財富!不過,樹大招風,最近澳大利亞稅務局找上門來,指控他們偷逃稅款,總金額高達9億澳元。

把數學知識運用到賭博之中

上世紀80年代末,“賭客俱樂部”由澤爾吉科•拉諾賈濟奇和他的3位大學同學共同創辦,2004年,他們又集結身邊“賭趣相投”的朋友,將這個陣營擴大到19人。成員年齡在47至50歲之間,他們中的大部分人是在澳大利亞塔斯馬尼亞大學修讀數學時認識的。

這19名數學高手有一個共識:他們所掌握的那些數學知識可以在賭場上顯現出巨大的威力。俱樂部最賺錢的業務是賭馬,還壓注體育比賽、樂透(一種賭博遊戲)和股市。他們的賭博業務,幾乎遍及全球,主要集中在美國、法國、英國、中國香港等幾個大市場。

這些“學術派賭徒”非常注重研究,專門請來分析師團隊,對賽馬進行電腦和視頻分析,以獲取最大勝算;為了在樂透中贏錢,他們花數百萬澳元進行專項研究;他們還分析股市投資的規律,希望發現股民的行為模式,以尋找機會操縱股價。俱樂部有專門與博彩公司相連的電腦系統,能夠在最後一刻下注,讓普通賭客無法跟莊。

靠著賭博贏來的錢,俱樂部成員全都變成了超級富翁,過著奢華的生活,不僅住著價值千萬的豪宅,還擁有私人藝術館和保齡球場,有人還買下了南澳大利亞伊甸穀的葡萄酒莊。

一個高調,一個低調,但有一點是共同的,他們都是賭王

澤爾吉科•拉諾賈濟奇是“賭客俱樂部”的帶頭大哥,他1961年出生在澳大利亞塔斯馬尼亞州首府霍巴特,父母是克羅地亞移民。

在塔斯馬尼亞大學上學期間,拉諾賈濟奇曾在一家賭場當發牌員。在那裏,他遇到了現在的妻子雪莉•威爾遜,雪莉當時是這家賭場的雇員。轉了一次學後,拉諾賈濟奇還是輟學了,開始一心一意在賭壇發展。

憑藉自己的數學天賦,拉諾賈濟奇在21點遊戲中屢戰屢勝。“21點”是一種在西方最為流行的傳統賭博遊戲,以算點數、比大小來分出勝負,從理論上來說,可以利用數學當中的統計學和精密記憶力來“推算”牌數,戰勝莊家。雖然實際生活中,幾乎沒人能做到這一點,可拉諾賈濟奇卻是這方面的奇才。靠幾百澳元起家,沒過多久,他就成了百萬富翁。他最引以為榮的戰績是1994年在新南威爾士一家賭場贏了750萬澳元。由於忌憚他的超強“吸金能力”,澳大利亞許多賭場乾脆不讓他進入。他被迫轉到賭馬和賭球上,還一度到美國發展。

2011年,拉諾賈濟奇入選“21點名人堂”。這個名人堂設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聖迭戈的巴羅納賭場內,入選者不乏大學教授、哲學家、作家,他們可以終生在賭場內享受免費的包房、食物和飲料,條件只有一個——不能在賭場裏賭博。

拉諾賈濟奇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大的賭徒之一,被業內人士稱為“王牌”,據說他每年下注的費用高達10億澳元。他的賭注占了世界規模最大的博彩上市公司泰博控股有限公司營業額的6%—8%,占英國博彩公司“必發”澳大利亞業務部的1/3。

拉諾賈濟奇本人極其低調,從來不接受採訪,大家因此送他一個綽號——“尼斯湖水怪”。朋友們評價他“待人友善,溫文爾雅”,“走在大街上,你絕對不會想到他就是賭王。”另一方面,拉諾賈濟奇的財產也是個謎。他的一位親戚曾向記者透露,拉諾賈濟奇的資產有幾十億澳元。他和妻子在澳大利亞擁有多處房產,其中包括位於悉尼最美麗的寶莫拉爾海灘的一處2000平方米海景房,市值高達2000萬澳元。同時,他還熱心公益,為慈善機構捐助過數百萬澳元。

“賭客俱樂部”的“二當家”大衛•沃爾什,是俱樂部早期創始人之一,也是拉諾賈濟奇的鐵杆搭檔,他倆的交情超過了30年。“我倆是在萊斯特角賭場認識的,當時這裏是澳大利亞唯一的賭場,離我們就讀的塔斯馬尼亞大學挺近,我倆經常過去試試手氣。賭博,玩的就是概率,我們都想通過自己的數學知識證明我們在賭桌上能贏。”

沃爾什今年50歲,出生在霍巴特市一個貧民區,由單身母親在公租房內撫養大。沃爾什很有數學天分,曾鑽研賭場使用的電腦下注系統,發現了其中的奧秘。

與澤爾吉科不同,沃爾什為人高調張揚,有“世界上最著名的億萬富翁賭客”之稱,據說,他每年在各種國際賭博大賽中,下注高達5億英鎊(1英鎊約合10元人民幣)。有了錢之後,他迷上了藝術品收藏,並斥資4800萬英鎊在老家塔斯馬尼亞修建了一座“新老藝術博物館”。該館位於15米深的地下,共3層,面積6000平方米,展品總價值6500萬英鎊,其中包括歐洲古代藝術品、澳大利亞現代繪畫、當代藝術作品等。

一場官司扯出個天大的秘密

澳大利亞博彩業十分發達,全國分佈著多家賭場,賽馬、撲克遊戲也很普遍。根據澳大利亞有關法律,個人出於娛樂目的賭博所取得的收入是免稅的,但“賭客俱樂部”成員在賭場上的大手筆和奢華生活還是引起了稅務局的注意。

對此,拉諾賈濟奇似乎早有預感,他將信息搜集與分析業務分別外包給3家公司,避免自己直接雇用員工;他經常在投資時使用化名,比較常用的一個是約翰•威爾遜。但他的賺錢秘密最近卻因為一場官司曝光了:為了向自己的經紀人追討250萬澳元欠款,拉諾賈濟奇不得不透露許多經營細節。

澳大利亞稅務局經過調查發現,“賭客俱樂部”的賭博行為已經帶有明顯的公司性質。但他們一直通過各種複雜的手法逃稅,包括利用加密軟件隱藏信息等,“完全是有組織地對抗稅務機關”。稅務局重點審計了“賭客俱樂部”2004—2006年的活動,僅2006年一年,俱樂部的營業額就高達24億澳元。據此,稅務局向俱樂部成員開出了巨額罰單,僅大衛•沃爾什就被要求補交3770萬澳元的欠稅、滯納金和罰款。對此,沃爾什很無奈地說:“過去25年裏,稅務局曾多次調查我們,每次結果都是我們的賭博不算做生意,現在怎麼又突然變卦了呢?”

這條發生在澳大利亞的新聞,最近引起了一些中國人的關注,他們認為,平時都說十賭九輸,可這幾個學數學的人居然十賭九贏;是不是學了數學之後,我也能夠發大財呢?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學數學的人也不一定都能成為賭博的專家,對於絕大多數普通人來說,一旦覺得靠賭博能發財,便十分危險了。

(高峰/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