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三”前,林彪想向毛澤東討“免死金牌”

“九‧一三”事件是我們黨內一個重大的事件,黨內從來沒有過。可以相比的就是張國燾,張國燾跑到蔣介石那裏去了。

要准備打仗

事前我們一無所知。1971年9月13日淩晨三點鐘左右,楊德中打電話,總理要我們到大會堂去,有吳德、我。到大會堂吋,總理正向各大軍區打電話講林彪跑的事,打啞謎、暗示,說那個長期養病的人,在廬山會議上發言的人,帶著他的夫人向北跑了,向蘇聯方向跑了。總理要海軍艦隊和各地區空軍直接聽各大軍區指揮,這樣就把海軍司令部和空軍司令部的指揮權解除了。總理講話中沒有提林彪二字。總理打完電話後返過頭對我和吳德講,指著門說,主席就在這個房子裏。我想總理的意思是,像林彪這樣大的事件,主席不在中南海,而在這裏,要准備打仗;我理解他是傳達主席的意圖。

總理說有架直升機在懷柔以西20公裏的上空盤旋,可能要迫降。我查了一下說,懷柔以西20公里可能是渤海所,這裏是-個盆地,是一個鎮,公社所在地。總理要我派民兵、派部隊,趕快把迫降的飛機找到,包圍山區,抓到逃跑的人,飛機上一定有黨和國家的許多核心機密,一定要搞到手,不能叫他毀掉,片紙都不能丟掉。總理交代任務後,我馬上在人民大會堂給警衛三師打電話,接著又派衛戍區副司令李剛到現場指揮。

打完電話後回來,總理繼續談,說我們就不用打啞謎了,講了林彪逃跑的事,要准備打仗。這時三十八軍-個師(112師)在赤峰拉練,正在行軍途中,總理說這個師就不到保定附近了,歸你指揮;我建議把它放在昌平,總理同意了。總理說炮六師、坦克六師都歸你指揮。離開前,總理說此事只准吳德、吳忠你二人知道,其他人不能講;我向總理建議,應告訴政委楊俊生同志,否則不好工作,總理接受了,只准我們三人知道,不准擴大。

回去後,在我的辦公室,昊德和我向楊俊生同志傳達了總理談話的情況。接到李剛的第一個電話,說迫降的直升機找到了,上面有一個死人(駕駛員,被周宇馳打死了),抓住了兩個人,一個叫李偉信,一個叫陳士印;發現兩具屍體,問李偉信,說是周宇馳和於新野,在高梁地裏自殺了,正在繼續清查。李剛的第二個報告,說北京軍區的部隊和北空的部隊正在向渤海所開進,是李德生主任派來的;我一聽不對,總理佈置任務時沒說要北京軍區和北空配合啊!我立即告訴李剛,北京軍區和北空部隊來了,一定要非常客氣、非常禮貌,很好招待,請他們吃飯;第二條,請他們把武器放下來,否則混戰一場,或者把材料毀掉了,怎麼辦?要是間誰的命令,就回答是衛戍區的上級。接著,我馬上向總理報告了情況和我的處置,總理說好,就這樣辦。

為准備打仗,中央決定38軍歸衛戍區指揮。黃、吳、李、邱隔離前召開作戰會議,黃還是總長,我們給總理的報告,總理還給黃、吳看了,要穩住他們。作戰會議上傳達了林彪逃跑事,做出部署,准備打仗。

“北京非常平靜”

從北戴河跑的時候,林彪坐的是保險紅旗,8341警衛部隊開槍射擊了,當時認為是葉群、林立果把林彪綁架跑了,推著、架著把林彪弄上車,就開槍了。我看到車子了,車門玻璃上好幾個印子,沒打穿。有個警衛科長從車上往下跑,還被打了一槍;車門關不死了,車上的人拽著車門開到了山海關。警衛部隊開槍是為了保護林彪,以為林彪被綁架。

那一段只有我們三人知情,整天忙乎,機關的人不知道;向總理報告情況,處理問題,機關的人判斷與林彪有關,但究竟是啥問題不清楚。

飛機上文件很多,要帶到蘇聯去作為見面禮,不重要的文件、一般的文件,帶去幹啥?都是些重要機密,總理判斷對了,他說裏面一定有黨和國家的重要機密,不能叫毀掉了,片紙都不能丟掉。果然總理說得對。

林彪的飛機-直向北飛,急急忙忙,機場有報告;有一次我向總理講,不能打下來?總理說,你說的好!打下來你怎麼解釋?呲了我兩句。直升機從北京起飛,兩架沒有聯絡,跑的時間-致,北空的飛機起飛攔截把它搞回來了。攔截還不是主要的,特別是駕駛員,他是中隊長,不明情況,大隊說找他去開會,正在睡覺,半夜三更找去了,叫他向烏蘭巴托飛,槍逼著的,他覺得是要投敵,把羅盤搞亂了,周宇馳也搞不清往哪個方向飛了,看到釣魚台向後轉了一圈,一看怎麼又回到北京了?這時到渤海所上空,飛機謅降,剛一落地就把駕駛員打死了。駕駛員是有功的,把羅盤搞亂了,不往烏蘭巴托飛。

9月13日以後,每天注意聽蘇聯廣播,林彪到蘇聯後舉行什麼記者招待會啊,發表什麼文章啊,發表什麼演說啊,但一直聽不到;過了三天,蒙古方面提出抗議,說我們有一架飛機進入牠的領空,落在他的領土上了。我們的大使去看,是一架民航飛機,死的人甩出來,沒有燒毀,送回來的照片土,林彪、葉群都認得出來,它是沒油了,迫降的,領航員也沒有,油也沒加足,非常倉促,可見是臨時動議往蘇聯跑,不是周密計劃往蘇聯跑。

9月13日上午總理佈置任務後,同時做了決定:保密。知密範圍很小。為了首都和全國的穩定、平靜,廣播還像過去-樣,祝林副統帥永遠健康,知道林彪在溫都爾汗摔死以後還這樣講,維持了不短的一段時間。這時外國政府向他的使館、武官要情報,說北京出了事情;這些大使、武官回答說北京非常平靜,什麼大事都沒出。發表了林彪反黨集團的罪行材料之-以後才公開。

抓黃、吳、李、邱,毛主席、周總理很慎重,隔了十天。十天當中,中央的文件還要讓他們看。找到林彪手令、飛機編號、給黃永勝的信以後才做出決定,隔離審查。

林彪的信

“九‧一三”以後,從毛家灣查到一個材料,是林彪1971年5月23日的信稿,內容是:毛主席:

5月20日,我找了周總理,談了談有關黨內團結和相當於政治局以上人員的安全問題,……我想了以下辦法,不知妥否,盼主席酌量:第一,實行四不一要的做法,一是在暫定十年之內,對現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和候補委員的大軍區第一把手、第二把手,實行不逮捕、不關押、不殺、不撤職等四不……;第二,將以上規定傳達到北京以至其他必要城市擔任衛戍部隊的每一士兵,要他們根據這個規定,任何時候不執行除主席以外的任何首長有關對中央或相當於中央政治局以上人員的捉人、關人、殺人等亂令……

我很想和主席談談,如主席什麼時候有時間,請約我一談。

此致

敬禮

林彪的“四不一要”雖然沒有送到毛主席那裏,是授意、起草、修改、抄清,據瞭解完了以後放了三天,林彪考慮不送了。總理說,林彪和他說過此事,總理說有這個必要嗎?林彪是想把這個送到主席那兒,取得主席批准後,他那個班底就保留下來了,黃吳李邱啊。第二,衛戍區這一條,我看了有後怕的感覺,也不用給你施加影響,也不拉你,拉你你會報告,傳達到每個士兵,每隔兩三個月傳達一次,十年不懈。野心家一旦可以給你出情況,他說毛主席生死不明,或者他把毛主席搞起來了,打電話也打不出去了,那麼要毛主席面授機宜才執行,現在毛主席不能面授機宜了,我是第一副主席呀,我給你衛戍區面授機宜你得執行呀,不執行馬上把你抓起來幹掉,換一個人,叫你抓誰你抓誰。用這個辦法掌握衛戍區,倒真是個高明的辦法,比請吃飯、照相、封官,拉你更安全,你要報告了他就暴露了,還真沒有好辦法對付他。但他沒有送到毛主席那兒,他知道毛主席是個敏感的人,送給毛主席誰知道會怎麼看,同意了好,不同意呢?會不會露馬腳呢?他感到沒把握,才沒有上送,都已經抄清了呀!看來林彪這時候想的點子很多,想把他的班底保留,把衛戍區控制起來,必要時他來“面授機宜”,讓抓誰就得抓誰,這不能說不厲害。

林彪這個人很動腦筋。從這個問題可以看出林彪在逃跑之前的心理狀態,他是在想什麼。他想的問題很大,把他的政治局保留下來,不捉、不捕、不關、不殺,十年不變,除了病故、退休的,十年不動,他對能否騙得過主席沒把握才沒送。

這個材料很重要,廬山會議後林彪看到已經搞到黃昊李邱頭上、搞到葉群頭上,已經搞到他頭上了,他要想什麼辦法解救危局,這個辦法不成才外逃,反映了他的思想活動和心理狀態。這不是一天想出來的,是深思熟慮,反反復複,抄清了以後還擱三天,考慮送還是不送,最後決定不送,因為沒把握,-送就可能露餡兒了。

(吳忠/口述、陳楚三、李大震/整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