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一家最早竟是從“敵臺”得知林彪外逃消息

“九一三”後的一天,從短波的一個外國電臺中,朴方突然收聽到一條消息,說有一架中國的飛機在蒙古墜毀。以後接連幾天的消息都在推測,說中國內部可能發生了重大事件。朴方當即把這一消息告訴了父母親,父親沒有說什麼。到了“十一”國慶節,國家照常地進行慶祝活動,卻取消了從建國以來每年國慶都有的遊行。更令人感到費解的,是在這一段時間的新聞中,特別是在關於國慶節的報道中,沒有了林彪,這是極其異常的。哥哥對我說,可能林彪出事啦。父親還是像往常一樣,只聽不語。

林彪自爆身亡,應該說是“文革”以來最具震撼力的政治事件。事件爆發五天后,經毛澤東批准,中央發出關於林彪叛國出逃的通知。十天后,擴大傳達到地、師一級。10月6日,中央發出關於林彪集團罪行的通知。10月中旬,傳達擴大到地方黨支部書記一級。10月24日,中央的傳達擴大至全國基層群眾。

11月6日,工廠裏突然通知父母親去工廠聽傳達中央文件。父親的黨籍雖保留了下來,但聽中央文件的傳達,卻是破天荒的第一次。父母親像往日一樣換好膠鞋,拿著雨傘到工廠去了。他們走後,我一會兒到哥哥的屋子裏,一會兒到奶奶的廚房裏,心神不安地打著轉轉,等著他們聽傳達回來。要知道,在“文革”中,什麼都可能發生,是福是禍,是凶是吉,老天爺都不能預料。

父母到工廠後,看見在約一百多平方米的食堂裏,全體職工八十多人十分鄭重地一排排坐好,前方兩張桌子臨時搭成一個簡單的主席臺。父母親和工人們招呼後落座。工廠革委會主任羅朋和縣工業局長來到會場,在主席臺就座。羅朋用眼找到鄧夫婦後招呼道:“老鄧,你耳朵聽不清楚,坐到前面來!”父母親移至第一排坐下。傳達的中央文件,就是中央所發關於林彪叛國出逃的通知及其反黨集團的罪行材料。

文件整整念了兩個多小時,全場人大氣不出地聽了兩個多小時。傳達完後,宣佈各車間討論。在修理車間裏,父親聽著工人們熱烈而異常活躍的討論,仍是一言未發。陶排長向羅朋建議,讓老鄧把文件拿回去自己看吧。就這樣,父母親帶著文件回到家裏。

已是下午一點多鐘了,好不容易盼到父母親回來。我迎上前去想問。媽媽一把拉住我的手,一直把我拉到廚房,在我的手心用手寫:“林彪死了!”在“文革”中,為了防止“隔牆有耳”,我們經常這樣用在手心寫字的方法“說話”。當我看清這幾個字時,一下子好像全身的熱血一齊沖到頭上。因怕有人聽,當時也不敢多問。我快步走到哥哥屋裏,關上門,悄聲把消息告訴了他。我看見哥哥渾身繃著勁,興奮之情溢於言表。回來後,父親依然沒有說話。全家吃完午飯後,上了樓,關上門。媽媽激動地告訴我傳達的詳情,我激動地聽著不禁熱淚湧起。父親沒有坐下,一直站在那裏,一邊抽煙,一邊看著我們。他竟然一改一貫的嚴肅和沉靜,顯得和我們一樣的興奮和激動。他的話不多,只說了一句:“林彪不亡,天理不容!”

(毛毛/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