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落差:從埋怨「 水喉」到反對一簽多行

或者是受到香港部分居民反對「一簽多行」的渲染影響,也許是部份澳門居民對通貨膨脹和環境擠迫的切身感受,不少人對有關國務院港澳辦和公安部正在研究讓珠海戶籍居民「一簽多行」來澳的消息,並不覺為喜,反以為懮,開始發出「暫緩執行」的聲音。這與僅僅就在兩個多月前,澳門賭收增長率放緩,據說是因為內地收緊「個人遊」簽注,及降低「銀聯卡」的境外轉賬額度,而使得博彩業經營者大為緊張;也就只不過是在兩三年前,當一聽聞內地收緊「個人遊」簽注時,一些博彩業經營者即刻「叫救命」,要求內地有關部門「不要 水喉」的情形相比,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當然,這兩種不同聲音,是出自於兩種不同的角色,及不同的利益出發點。直到如今,博彩業經營者尤其是貴賓廳業者,對內地開放「個人遊」簽注額度,仍然是「韓信用兵,多多益善」。因而每當內地出於種種考量,而收緊「個人遊」簽注時,就大叫「救命」,透過種種渠道遊說內地有關部門,要求「開水喉」。相信,直到如今,他們對來自內地的遊客量,是有嫌少,不會嫌多的,仍在歡迎內地繼續「大開水喉」。當然,並不一定是盲目追求「人多」,而是希望能放行更多的「含金量」較高的遊客,尤其是國企的高管與民企的老闆,倘能放行高中級官員那就更佳。至於一般遊客,即是有進賭場玩樂一下,也對貴賓廳毫無助益,因而數量更多,也與己無關。倒是中場收益比例較高的「澳博」,最近唱了「旅客數量與博彩業收入不是直接掛」的「反調」。

但一般市民則有不同感受。不少人都在慨嘆,澳門過去的休閑氛圍消失了,到處人頭湧湧,難以轉身;也有人驚呼,進口奶粉等都賣斷市,通脹率增高,中小企無法繼續經營。甚至有人指出,這與國家「十二五」發展規劃要求澳門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標的不符,因為遊客太多使得澳門缺少了「休閑」的氛圍。而且部分內地旅客質素低,甚至來澳從事犯罪勾當,對本地居民生活造成負面影響。現在尚未開放「一簽多行」就已經擁擠不堪,倘再實施對珠海戶籍居民開放「一簽多行」,珠海戶籍符合「一簽多行」的居民約一百多萬人,而且珠海距離澳門太近,開放「一簽多行」勢必會造成物價高升,抬高藥品、奶粉、生活必需品的價格。另外,實施對珠海戶籍居民「一簽多行」之後,「黑工」將更難以控制。因為珠海太近,現在很多領域的「黑工」,包括攝影、化妝、製作,甚至文員,都是來自珠海的。倘再加上「一簽多行」,就跟方便這些「技術型黑工」頻頻來澳「搵食」了。也有人總結指出,擴大「個人遊」,必定會使澳門蒙受內地熱錢湧來澳門造成三層威脅:上則狂炒豪宅,無限推高樓價;中則內地暴發客掃貨成風,令租金地價狂飆;下則令澳人油鹽廁紙、奶粉生巾基本生活用品通脹加劇。深圳對香港「一簽多行」,已經令到香港人苦不堪言,兩地矛盾加劇;珠海人口是深圳的一半,但澳門的面積卻只是香港的千分之二,倘果真實施「一簽多行」,後果將不堪設想。

這就是不同角色的人群,從不同的角度出發,有不同的感受。實際上,站在一般市民的角度,增大「個人遊」數額的負面影響,已經超出了「交通及旅遊接待設施能否承載」的範疇,而是對本地居民生活帶來的損害。本來,澳門的通脹受內地影響較大,一是人民幣升值,二是在澳門的主要副食品是由內地輸入的情況下,內地通脹也帶動了澳門通脹。現在因為中央政府作出努力,內地通脹已被控制在百分之二,人民幣升值也趨向轉緩,但澳門的通脹率卻仍高踞不下,在百分之五點至六間徘徊。這就可見,澳門通脹率與內地通脹率已經脫。

但是,澳門通脹率卻是仍與內地密切相關。只不過是,已不再反映在內地輸澳副食品的「物品」方面,而且反映在內地「輸澳旅客」方面。因為他們在澳門的消費以至是高消費,推高了澳門的物價。對此,特區政府政策研究室主任劉本立較早前就有所研析並發出警告,澳門錄得超出百分之六的較高通脹率,是基於澳門新的經濟形勢發展和內需增加等因素,與過往主要由輸入性通脹引起有一定差別,內部需求增加已構成近期本澳通脹重要成因。澳門內部需求上升,既有本地消費和投資的因素,也源於訪澳旅客的消費需求。每年近三千萬旅客的消費,已成為澳門內部需求的重要組成部分。而現在的通貨膨脹率發展趨勢,就正好是證實了這一分析。

這可能會令中央相關部門感到困惑,當初實施內地居民赴港澳地區「個人遊」,正是為了幫助港澳振興經濟。實際上,二零零三年的香港「七一大遊行」之後,當時新成立的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當即採取了多項措施,包括「ECPA」、「個人遊」等,果然使得香港的零售業和旅遊業起死回生,而剛剛開放賭牌的澳門博彩業更是大為得益。如果不是有「個人遊」,澳門博彩業又如何能在短短幾年間連翻幾番,實現每年以雙位數字的增長,特區政府的財政盈餘有如「水浸庫房」?

但「針冇兩頭利」,「個人遊」開放得太急太猛的負面影響,也隨之浮現。除了上述的問題之外,還有內地人插足博彩業經營,做起碼仔,因而發生了多起禁錮以至傷害債仔或迭碼仔的事件,加害者和受害者都不是澳門居民,而是內地居民的「新動向」。或許,曾經在緬甸等境外賭場發生過的罪案,在公安部門加大「打擊出境賭博活動」的力度之後,將會隨之向澳門轉移。

因此,當珠海也將會實施「一簽多行」的消息公佈後,一般居民未見欣喜,反而是懮心忡忡。其惡果,可能更嚴重於深圳對香港「一簽多行」及異地辦證。這是因為,香港畢竟是面積比澳門大得多,遊客接待設施也比澳門健全,而澳門只是彈丸之地,旅客量太多必然會形成「大軍壓境」。還將會促成新的水客隊伍,就是以螞蟻搬家的方式,攜帶奶粉等內地緊俏商品過境。當然,當中不少是自用的,但也不排除有人會參與水客行列,或是自行賺取差價,或是受僱於人。由於他們盡管是「一簽多行」,但卻不是「一日多行」,因而拱北海關未必能辨別出他們是否是「專職水客」。

值得注意的是,將會展新型的「黑工」。在過去,當「黑工」問題被關注時,有人就指出,有澳門居民在內地訂購冷氣機、傢俱等,到澳門安裝的內地工人是否屬於「黑工」?他們多數持有的是商務簽注,由於商務簽注不易獲簽,因而即使是有此類「黑工」,在數量上尚是屬於可以忍受的範圍之內。倘是實行「一簽多行」,由於「放行」的範圍擴大,這類「新型黑工」的態勢就將會惡化。

中央政府有關部門決定實施「一簽多行」及異地簽注,除了是讓內地居民享受出境旅遊的人權,及促進交流之外,更是為了幫助港澳振興經濟。但結果卻是「熱臉貼在冷屁股上」,始料不及,也頗尷尬。對此,確是需要審慎考量。

(發自臺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