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進各階層向上流動 實現澳門人的“澳門夢”(之三)

——全社會協助青年人向上流動

子悠

日本著名社會學家三浦展2005年提出“下流社會”的概念,他所著的《下流社會》在日本引起強大振動,其中“下流社會將取代中產階級”的觀點令日本人民對生活產生極度恐慌,此後在韓國、印尼、泰國、中國臺灣和香港等地蔓延。書中作者三浦展對“下流社會”的定義是:“現在的年輕一代面臨就職難的困境,好不容易有了工作,加班又成了家常便飯,真可謂苦不堪言。面對職業、婚姻等方面的競爭和壓力,不少人寧肯不當事業和家庭的‘中流砥柱’,而心甘情願地將自己歸入‘下流社會’的行列。”在少數IT精英和商界名流醉心于高檔時髦的都市生活的同時,類似於喜歡在便利店裡閱讀廉價週刊的“散漫一族”這樣的低收入人群正在不斷壯大。“下流社會”這個術語一經在日本出現,立即引爆討論。因為社會“向下流動”的趨勢正在世界悄然成形,日美歐曾引以為傲的中產階層正在消失,出現“上流”與“下流”的兩極分化。年輕一代源源不斷加入的“下流社會”,其最大的特徵並不僅僅是低收入,更在於溝通能力、生活能力、工作意願、學習意願、消費意願等的全面下降,也可以說是“對全盤人生熱情低下”。

其後,《POST週刊》列出檢測讀者的“下流度”的十二大標準:1.年收入未達年齡的十倍以上(以1萬日元為單位計算)。2.不要想得太多,要及時行樂。3.覺得活出自己沒什麼不好。 4.只想“隨心所欲”。5.嫌麻煩、懶得出門、不修邊幅。6.喜歡獨處。7.生性樸實、不顯眼、不出眾。8.覺得流行就是展現自我風格。 9.覺得吃東西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10.常吃零食與速食。11.可以待在家中玩電腦遊戲或上網一整天都不厭倦。12.未婚(男性33歲以上、女性30歲以上)。該週刊稱,如果符合上述條件中的6個以上,你可能就是下流社會的一分子。

在此,筆者無意評論三浦展所提出之“下流社會”概念是否完全正確,也不像探究《post週刊》所列舉的十二大標準是否貼切。但這個概念提出後引起的震動,卻也不得不承認其中包含著不少的合理與可取之處,也的確反映了一些當下環球社會青年人中存在問題。因為我們可以從其概念和所謂的標準中明顯的看到,“下流社會”具有明顯的指向性:幾乎是在特指青年一代。

基於這個角度,在筆者計畫的這個對澳門階層流動的系列文章中,嘗試以此概念進行一番粗淺分析。

澳門是否存在“下流社會”的危險?

在談論這個問題前,筆者還是首先想到“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這個俗語,按理說每個人都希望向上流動而不希望向下流動。而且早前我們也曾分析過:“社會成員在社會階層之間的合理的、公正的、公平的、流暢的社會流動,能夠化解階層矛盾,促進社會和諧。相反,社會階層固化,則會容易造成不同階層之間的緊張關係,從而産生階層的摩擦與衝突,嚴重的會帶來社會震蕩。倘若社會到處充滿公平的晉升機會,人們只要通過自我的努力,都有機會得到提升,從而生活得以改善,這樣社會通暢的流動在全社會裏形成一種不斷求進的正面鼓勵作用,這亦有利於階層矛盾的化解,有利於社會和諧。如果下層的人們看不到改變現狀的希望,不滿情緒就會增加,社會矛盾就不斷發生並逐漸激化,產生一種社會張力,張力積累到臨介面,就會激化成各種的社會行動。可以說,社會流動是和諧社會建設的關鍵一環。”

理論和理想上是如此,但實際情況卻往往盡如人意。現在的澳門雖然經濟持續發展,但是各種社會矛盾卻日益凸顯,社會環境日趨複雜。廣大青年雖然不斷被譽為是澳門社會的建設者和生力軍,將主宰澳門未來的前途和命運。但他們也同樣面對巨大的壓力。首先,在經濟上,經濟發展帶來生活成本的上升,尤其是博彩業的一元獨大,嚴重制約著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博彩業在帶來巨大經濟收益的同時,澳門百物騰貴,執業安居、照顧家庭都讓青年人倍感壓力。其次,就業方面,在經濟適度多元未真正見效的情況下,澳門雖然始終維持近乎自然失業率的高就業水準。但是能夠提供個青年人的選擇卻不多,來來去去都是幾個行業。能夠上升的空間實在有限。而且在整個社會環境的影響下,澳門青年在人生觀、價值觀方面也不斷受到不良因素的影響。行為偏差、追求物質享受、逃避競爭等問題也時時被調查研究所佐證。也不斷有社會團體以此說事,甚至曾經有人提出年輕人“廢柴論”,引起社會熱烈討論。由此可見,澳門可能的確存在所謂的“下流社會”危險。但是在諸多的批評聲音中,我們既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認為澳門整個青年群體就沒有希望了;更不能只是將原因歸結在青年人自己身上。與其繼續批評,倒不如停下來認真反思,全社會協助澳門青年積極向上流動。

全社會共同協助青年向上流動

青年人是社會未來的主人,青年人的進步與提升直接關係到特區的長遠穩定。因此,特區政府長久以來一直非常重視青年工作,致力研究有關促進青年人向上流動的相關政策,除不斷優化常規教育外,還有系統地推出持續進修、專項進修計劃,加快專業認證的研究工作,為青年人提供各種各樣的增值管道和機會。政府也透過鼓勵政策,推動企業在聘用中、高層管理職位時優先考慮優秀的青年人。最近政府推出《澳門青年政策(2012-2020)》作公眾諮詢,希望藉著政策的制訂,為澳門青年的全人發展提供更全面、更強大的支援。澳門特區政府2012年度施政報告中,也明確了有不少措施,為青年的個人發展與向上流動帶實質性的幫助。可以預期接下來將要發佈2013年度施政報告在這方面的著墨也只可能增強,不可能削弱。

其實,正如早前澳門街坊會聯合總會理事長吳小麗所言:協助青年向上流動,關鍵因素之一是要創造更多條件,提高青年的社會競爭力,為青年的發展和向上流動創造更大的空間,同時青年也要志存高遠,有正確的奮鬥目標,樹立危機意識和競爭意識,不斷追求進步,不斷提升個人綜合素質和實力,一方面通過自身努力耕耘去實現理想的回報,並享有較高的生活質素,另一方面又有能力為社會經濟的持續發展進步做出更大的貢獻。也就是說,要真正實現青年人向上流動既需要全社會提供外來的支援,也離不開青年人自身的回應與努力。

具體方面,綜合本澳現時的情況與社會研究,筆者認為應從以下方面採取措施。

首先,為青年置業創設條件。近年,澳門樓價一直踞高不下,房地產市場很不健康,樓價高租金貴,創業更艱難,安居也成為青年後顧之懮。試想青年連安居樂業這一基本願望都無法實現的話,更何談向上流動,也可能成為嚴重的社會問題。政府應採取更加有效和更加嚴厲的措施防止市場炒風和投機行為,給熾熱的樓市降溫,增加住宅的市場供應滿足需求,發揮公屋的市場調節作用,並科學規劃公屋發展,讓更多青年有條件和有能力置業,解決後顧之憂。同時,要充分考慮澳門土地資源緊缺的事實,採納坊間提出的「澳人澳地」政策建議,保障居住用地的供應和儲備,確保澳門房地產健康發展。相反,若青年創業和居住之房屋問題得不到有效解決,或壓力過大,必定影響青年的全面發展,也直接成為青年向上流動的一大障礙和阻力。

其次,營造公平的社會競爭環境。曾有調查研究指出,當前本澳青年最不滿的地方之一是在就業和晉升過程中經常會受到「背景」、「關係」和「人脈」等因素的影響。“任人唯親”而不“唯才是用”也一直是社會上相當大的批評聲音。眾所周知,一個健康的社會離不開公平的社會競爭環境。來自不從階層與背景的青年人本就在起點千差萬別,若再無公平、可期的競爭與晉升環境與空間,社會階層之後更加僵化,青年人向上流動恐怕就真的成為“澳門一夢”了。在這一方面,政府需要發揮帶頭作用,頭營造一個有利於向上流動的社會環境。同時,也要推動社會為青年的發展提供公平的社會大氣候。尤其是加快建立完善的專業資格認證和考核制度等,為青年創造公平的學習、就業和晉升等機會,讓青年依靠自身的實力和本事向上流動。

第三,提高青年社會競爭力和綜合實力。曾有人稱,當前出於政治等因素的考量,澳門的不少政策措施都對青年人有很好的保障作用,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讓競爭遠離和青年人。令人憂心未來澳門青年人的競爭意識與能力。青年的社會競爭力強就意味著是澳門將來的競爭力強。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政府、社會和企業都要想盡更多辦法創造條件,履行更大的社會責任,結合澳門發展需要和青年人的不同需求,採取更多具引導性和鼓勵性的政策措施,為青年提供適當的經濟援助完成高等學歷,以及推出一些更具針對性的專業技術、高端職業技能培訓等不同的持續進修計劃,或舉辦一些外語、經濟、管理和投資理財等方面的培訓課程,協助青年掌握更多更高的文化知識和專業技術,不斷增值和增強自信心,學習真本領,提高青年的社會競爭力和創新能力,將來有更大的作為和更大的發展。

扶持青年人創業或是一舉兩得之法

協助青年人向上流動的措施,當然並非只有上述這些。另外,還有一個不讓忽視的就是提供青年人就業或者說事業上的發展空間。提供就業空間,尤其是多元化的就業選擇,並非一朝一夕能夠實現,畢竟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化也才剛剛起步。那麼從事業的角度來看,創業似乎在現階段的扶持中顯得尤為重要。甚至可以說是一個一舉兩得之法,正因為如此,筆者才單獨將扶持青年人創業,以此促進向上流動單列開來。

關於青年創業的問題,近年來在內地提的相當多,各地政府也紛紛推出不同類型的激烈和扶持措施。當然,這是在國內整體就業環境影響下的“必然”選擇,尤其是內地高校畢業生逐年增多,就業市場難以很好吸收新增就業人口的情況下,創業成為解決就業問題的很好方式。但是在澳門,本就人力資源不足,青年人找工作甚至要“揀來揀去”的環境下,青年創業是否還具有鼓勵和提倡的必要?筆者認為,答案是肯定的。有!原因有二:

一是,青年人由於知識水準和思維觀念的更新,較之前的創業者已經有很大不同,他們更青睞與具有創新意識的行業,無論是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