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對「保釣」議題硬起來的大陸因素

受到大陸近千艘漁船以前往釣魚島附近海域捕漁形式宣示主權的鼓舞,台灣宜蘭縣南方澳漁民成立「釣魚台維護漁權籌備委員會」,發起「為生存、護漁權」活動,募集七十五艘漁船前往釣魚島宣示其海域漁權,於昨日下午啟航,浩浩蕩盪地駛往釣魚島海域。他們將與正在釣魚島附近海域進行捕魚作業的三十多艘漁船會合,除了將於今日繞行釣魚島,以宣示台灣漁民對釣魚島海域的漁權之外,也不排除登島的可能。這次台灣漁民以「宣示漁權」為名的「保釣」活動,是台灣地區歷年來最大的海上「保釣」行動。

蘇澳漁民這一活動,極可能是民間行為,所能籌募到的燃油錢並不多,還不算漁工的工錢,因而只能維持兩三天的活動,不若大陸地區有著「舉國體制」的優勢,千多艘漁船可以聲勢浩大地在釣魚島海域麇集多天。但值得注意的是,台灣官方卻派遣了十多艘艦艇隨行保護。「海巡署」長王進旺昨早在到「立法院」內政委員會進行業務報告和備詢時指出,宜蘭漁民出海「保釣」,「海巡署」將有十艘以上一百噸、五百噸、一千噸和二千噸級艦艇隨行護衛,艦艇上的LED燈也會打出「釣魚台是我們的」字樣。如果日方有行動,登船或強制驅離台灣漁船,「海巡署」隨行艦艇絕對介入。如果有中國大陸漁船夾雜台灣漁船內,也一定會驅離和扣船。而「國防部長」高華柱在「立法院」「國防暨外交委員會」備詢時也表示,這次護漁責任基本上是由「海巡署」負責,軍方站在備援的立場,在這個海域的海空軍都已完成待命;會利用海空軍的雷達,及時與「海巡署」連線提供第一手資料。同時已經擴大北部海上偵巡區,在空中的巡邏的航線也保持最大的安全距離實施偵防,台灣漁民在釣魚島海域只要有任何狀況,都會採取必要的處置。「國防部」軍事發言人羅紹和少將則表示,「國軍」將會依據政府的政策指導,配合「海巡署」作為,以維護「保釣」人士安全。

馬英九昨早在「總統府」接見外賓時表示,台灣漁民百年來都在釣魚島水域捕魚,但現在卻經常受到日本海上保安廳的幹擾,讓漁民非常憤怒。「總統府」發言人范薑泰基表示,只要是合法出海作業的船舶,「海巡署」一定保護。「海巡署」每天都會派船艦到釣魚島海域巡邏,隨時準備護漁,也已派遣多艘艦艇隨行保護漁船,並加強出海安檢。另一方面,「立法院」國民黨黨團也提案,要以考察名義搭「海巡署」船艦去釣魚島,代表「國會」去宣示主權,這時候應該要結合民間與政府的力量、行政與立法的力量去維護主權。黨團書記長吳育昇說,提案通過後,出發的時機要以客觀因素作判斷,一是看海象天候的因素,二是要看漁船這波去釣島可能發生的狀況。

台灣官民今次在「保釣」議題上「硬」起來,固然是源於其保衛國土及維護漁權的本性,但更是與大陸逾千艘漁船聚集於釣魚島附近海域,以捕魚形式宣示主權的事態密切相關,因而有著很濃烈的大陸因素。其一,是受到大陸方面「千帆並發」的鼓舞。盡管馬英九擔心將會讓民進黨抓到辮子,及避免美國產生太平洋「第一島鏈」被突破的憂慮,一直強調拒絕與大陸合作保釣,但在實踐上,卻是贊同賈慶林「在民族大義面前,兩岸雙方應超越彼此分歧,以各自的方式共同維護國家的領土完整」之說的。但倘是台灣單方面出動,由於海空軍和「海巡署」的力量都顯得薄弱,實力不足,難以抵擋日本的攻擊。而在大陸出動逾千艘漁船,以「船海戰術」淹沒日本海上自衛隊艦艇,並以多艘海監船護航,解放軍潛艇也到釣魚島附近海域「埋伏」的情況下,台灣漁船和「海巡署」艦艇的安全完全有了保障,台灣可以「狐假虎威」地在釣魚島海域耀武揚威的機會又怎能輕易放棄?勢必必要籍此機會揚眉吐氣,因而也來個百船競發。在民間,是吐一口烏氣;在軍警方,是以壯軍威,不做縮頭烏龜。說不好,藉著這個機會,台灣能夠奪回漁權談判的主動權,恢復對釣魚島海域行使捕魚權。

其二,是受到大陸方面「越俎代包」的刺激。在有關釣魚島的領土歸屬問題上,在廣義上說,當然是屬於中國的,這連馬英九也沒有異議。因為按照馬英九至今仍堅持他有份參與幕僚工作的「國統會」關於「一個中國」的涵義,釣魚島當然是屬於「國號」為「中華民國」的大中國的。但從狹義上看,由於歷史的原因,包括「馬關條約」,及「台日條約」,釣魚島都與台灣綑綁在一起。尤其是在名義上的行政管轄方面,釣魚島是由宜蘭縣頭成鎮進行行政管轄的。但是,由於種種原因,尤其是美國單方面將釣魚島的行政權交給日本,及《美日安保條約》將釣魚島收納進去,台灣當局卻又一直未能實質地對釣魚島行使行政管轄權,雖然編了郵號,卻從未有派送過信件。也因為是無人住,而沒有進行戶籍登記。

如今,中國政府宣佈釣魚島領海基線,這是中國大陸第二次宣佈領海基線,其中第一次以沿海十二海浬為基準,因而將金門、馬祖、東引等由台灣方面掌握的島嶼也「劃」了進去。而今次是根據大陸架為基準,但卻只是專門對釣魚島為之,並沒有將也屬於中國大陸的大陸架範疇內的台灣本島和澎湖列島、彭佳嶼等也「劃」進去。馬政府當然明白,還是為了對日鬥爭的需要,並非針對台灣方面,也無意要奪取台灣方面對釣魚島本來就是虛弱的行政管轄權。不過,此舉確也是有點「刺激」,因而民進黨主席蘇貞昌挑撥馬英九,應當提出「抗議」。但馬英九還是顧全大局,不過,也不是味兒。

除此之外,大陸方面可說是「全方位」地對釣魚島行使行政管轄權,包括發布天氣預報,公佈釣魚島的地理地形,向聯合國遞交相關聲明,無人飛機遙感拍照等。這就突破了過去關於釣魚島的行政管轄權是屬於台灣的默契。大陸之舉,固然是為他們出了一口氣;但又擔心長此下去,釣魚島的行政管轄權將會易位,轉由浙江省管轄,並將由來自浙江省的漁船長期駐據釣魚島附近海域,就將「奪」去宜蘭縣的行政管理權至少是漁業權。對此,缺乏相關實力的台灣方面當然是「有苦說不出口」。但就不能就此眼睜睜地讓大陸拿走對釣魚島的行政管轄權,因而也就也要搞上一腳。因此,台灣警民合作的「百船保釣秀」,在向日本宣示主權的同時,也向浙江省方面宣示,對釣魚島的行政管轄權及漁權,是屬於宜蘭縣的。

其三,是受到大陸方面「以鬥迫談」的啟發。大陸方面之所以採取各種方式進行主權宣示,是因為日本以「國有化」方式打破了雙方「擱置爭議」的默契,既然如此,大陸也就無須為「擱置爭議」而「背書」,而是以牙還牙,大打法律戰和宣傳戰,實行「以鬥迫談」,迫使日本進行「大陸架劃界」談判。台灣方面由於不是國際公法主體,不具國際人格,在國際談判中一直難以置喙。因此,馬英九提出《東海和平協議》,拿出別人已經說了四十年的「擱置爭議」,但卻沒有多少人理會,有點鬰悶。

而大陸的做法,給了馬英九一個啟發,因而也來軋上一腳,說不好在大陸的戰略成功後,台灣方面也可藉著「宜蘭縣管轄」的優勢,參與談判,使他在彭佳嶼提出的「三組雙邊」訴求得以實現。因此,也就不甘後人,也來個「船海戰術」,向日本施加壓力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