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山飯店未見圓融 敦睦聽難再和睦

昨日是民進黨黨慶二十六周年。蘇貞昌主席別出心裁,在當年「黨外後援會」舉行秘密大會,決定成立民主進步黨的場地,因而後來被民進黨人視為「創黨聖地」的圓山飯店敦睦廳,舉行「那些年,一起奮鬥的日子」建黨二十六週年茶會,意圖籍此激發起當年曾參與創黨活動的戰友們的革命感情,擁戴他成為黨內各派系的「共主」,攜手迎戰「二零一六」。但意想不到的是,這場原本是設計要成為「表忠」的茶會,卻變成了「炮轟大會」,頗為罕見。

本來,蘇貞昌要在圓山飯店敦睦聽舉行黨慶茶會,是經過精心設計的。表面上看,是要與當年的創黨元老們懷念創黨及此後一道奮鬥的「那些年,一起奮鬥的日子」,但其實要籍此強調蘇貞昌自己的黨內資格,刻意地把並不屬於「創黨元老」的蔡英文排除在外,並籍此向蔡英文「示威」。實際上,昨日黨慶茶會的出席者,除因「美麗島事件」而避走美國的許信良,及在坐牢中因甲狀腺癌復發而獲得「保外就醫」,前往美國就醫的呂秀蓮之外,蘇貞昌、謝長廷、遊錫等前主席,都是當年「創黨十八人小組」的成員。為此,蘇貞昌還精心設計了一項活動作為黨慶茶會的最高潮,就是由歷任黨主席與「創黨十八人小組」成員以及政黨發起人一同上臺合唱《綠色的旗升上天》,「懷舊」的氣氛十分濃烈。而恰在此時,也曾任過黨主席的蔡英文卻因正在印度訪問而未能出席這個黨慶茶會。或許,蔡英文是在事前得悉黨慶活動有這樣的「辱英」安排,而故意選擇此時出國訪問,以避開尷尬。因為在二十六年前,蔡英文不但是不在「敦睦廳」,也不是「創黨十八人小組」成員,而還只是一個剛拿到博士學位不久的青澀副教授。

其實,民進黨以在「敦睦廳」舉行集會來「懷舊」,已不止今次。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日晚上,剛在當日上午宣誓就任「總統」的陳水扁在圓山飯店頂樓宴會廳舉行「國宴」,民進黨中央黨部就在三樓的「敦睦廳」舉行「慶功宴」,安排除已獲邀出席「國宴」者以外的民進黨高中級黨工和輔選有功之臣,還有一批支持民進黨的「外省人」如阮銘、金恆金恆瑋等。氣氛頗為熱烈,志氣也頗為高漲,確實是予人「向上提升」的印象。

二零零七年的黨慶酒會,也是在「敦睦廳」舉行。由於當時的黨主席游錫堅持要在「全代會」中通過《正常國家決議文》,而已被確定為民進黨「總統」參選人的謝長廷卻認為此「決議文」將會不利於自己的選情,因而在黨內引發一場激烈爭論,鬧得很不愉快。因此,這一事件的當事人謝長廷、遊錫都沒有出席該黨慶酒會,弄得其主旨之一——向各國駐台「使節」和代表介紹正副「總統」參選人謝長廷、蘇貞昌,也無法完成(當日蘇貞昌也沒有出席該酒會)。使得黨慶酒會的氣氛頗為怪異,予人民進黨正在「向下沉淪」的印象。許多曾多次採訪民進黨黨慶活動的記者,都連連搖頭,並表示這極有可能是民進黨由盛轉衰的重要徵兆,民進黨再次淪為在野黨的日子,已不遠了。果然,翌年的「總統」大選,民進黨就宣告敗北。

今次黨慶活動,又是選擇在「敦睦聽」舉行,效果又如何?本來,馬英九政績太爛,民意支持度一路下跌,民進黨應是可以藉機乘勢再起。然而,蘇貞昌卻是犯了兩大錯誤,一是等著國民黨繼續犯錯誤,認為只要如此下去,民進黨就可再次飆起。因此,原先許多計劃都嘎然而止,包括如何縮短兩岸政策的「最後一哩路」差距,黨務改革,提出可以讓民眾看到希望的政策論述等。反而是喜歡打「口水戰」,黨主席做起了「時事評論員」。這也罷了,在「保釣」等可以提振民進黨聲威的大問題上,不但沒有自己的論述,反而嘲諷正在作戰的(即使是作秀)的馬英九,惹起民眾反感。

二是錯誤研判形勢,包括以為只要馬政府繼續「無能」,民進黨就是躺著選也可勝選;也包括大陸高層正如外媒所渲染的那樣發生激烈的「權力鬥爭」,尚未定局,還須「睇定先」;更包括美國正實行「重返亞洲」政策,而美國雖然討厭陳水扁,但卻是曾經不喜歡「獨裁」,以「白色恐怖」來踐踏人權,後來雖然宣佈解除「戒嚴」,卻又陷入「黑金」的國民黨,並支持主旨是「民主」、「進步」的民進黨的,只要民進黨不做「麻煩製造者」,就會像二零零零年支持陳水扁那樣,再次支持民進黨,因而避免在「保釣」等議題上得罪美國。

當然,更重要的原因,是蘇貞昌過於只顧自己的「主席保衛戰」和「總統爭奪戰」。這是因為,他正面臨一個極為重要的對手,那就是蔡英文。本來,按照民進黨以往的傳統,已選輸一次的蔡英文,不可能也不應該再次代表民進黨披掛上陣,但今回似乎是有點邪門,不但是蔡英文仍然興趣超盛,而且民進黨內仍有不少人為她抬轎。這給蘇貞昌極大壓力。而蔡英文卸任主席後,成立了「小英基金會」,將民進黨中央黨部的中層黨工拉走,儼然是一個「競選總部」。對此,蘇貞昌當然是要全方位防禦。

蘇貞昌首先要解決的難題,是二零一四年五月第十六屆民進黨主席選舉,已經不再受到「連選得連任一屆」限制的蔡英文,必然會再次參選。蘇貞昌必須籍著擁有黨資源的優勢,避防讓蔡英文奪位。蘇貞昌在渡過這一難關之後,二零零四年底的「五都」選舉,倘是選輸,蘇貞昌就得按民進黨的傳統,引咎辭職,這又是一個蔡英文「回潮」的機會。

而接下來的二零一五年,民進黨將會進行「總統」黨內初選。倘蘇貞昌能闖過上述兩個難關,當然可以挾持黨主席資源,輕易勝出。而在二零零六年初的「總統」大選中獲勝,即使是在零五年五月的黨主席任期屆滿,也能按照《民主進步黨黨章》的規定,成為當然黨主席,而且任期不受《黨章》主席只能連任一屆的限制,可能與「總統」任期同步。

但倘若是二零一四年黨主席選舉,或二零一四年底「五都」選舉這兩大難關卻無法闖過,蘇貞昌就將永遠失去參選「總統」的機會。畢竟,屆時他已六十九歲,已不具年齡優勢了。

由此可見,蘇貞昌在當選並出任民進黨後,是採取了一個「不做不錯」的策略,盡量避免「多做多錯」,以防避二零一四年主席改選的第一個關口就被蔡英文拉下馬。為此,他倒是積極團結各個派系,除了不屑與他合作的蔡英文之外,他真誠對待其他「天王」及派系,甚至還對以前的死敵謝長廷降尊紓貴,目的就是「保衛主席權力」。至於如何闖過第二關,那是二零一四年五月主席選舉之後的事。相信屆時才是他「硬起來」的時候,以打贏「五都」選舉這一仗,至少也要保持平盤,避免引咎辭職。此後,就是推出各項政策,包括大陸政策,黨務改革等,全力迎接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

這就與他過去「衝衝衝」的形象形成鮮明對比。或許,站在蘇貞昌的角度,是無奈之舉;但站在民進黨利益之上,則是挾公為私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