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拉開全面深化改革大幕“啃硬骨頭”要勇氣更需智慧

【中新社北京11月15日電】在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結束三天后,在會議公報持續引發熱議、各方都對各自相關領域的改革頗多猜測和期待中,《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15日晚間與中國13億多民眾見面。

誠如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關於《決定》的說明中所言,“改革開放以來,歷屆三中全會研究什麼議題、作出什麼決定、採取什麼舉措、釋放什麼信號,是人們判斷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施政方針和工作重點的重要依據,對做好未來5年乃至10年工作意義重大。”加上中國已經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此次《決定》的公佈更為世界各國所矚目。

中國人民大學中共黨史系教授楊德山歷數中共歷屆三中全會,認為都對改革開放中面臨的重大問題作出了科學回答。十一屆三中全會將工作重點轉移到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和實行改革開放政策,是總攬全域的歷史性轉折;十二屆三中全會提出中國的經濟體制是有計劃的商品經濟,對於過去計劃經濟一統天下的局面是一個突破;十四屆三中全會制定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基本框架;十六屆三中全會通過了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決定。十八屆三中全會站在新的歷史起點和歷史高度上,繼續深化改革,標誌著中國的改革開放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階段。

兩萬餘字的《決定》,加上習近平關於《決定》的萬言說明,標誌著中國新時期改革的大幕已經拉開。

中共中央黨校教授戴焰軍表示,《決定》實際是關於全面深化改革的總體部署,涉及中國社會的各個方面,從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國防和軍隊6個方面進行了詳細設計。可以說,每個領域、每個行業、每個人都能在《決定》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改革”關鍵字。

其中,經濟領域的改革無疑是重中之重。“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被認為是全會提出的一個重大理論觀點。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張宇認為,35年的改革實踐表明,政府與市場關係牽動、影響改革全域。《決定》指出,“經濟體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點,核心問題是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係”,這一論斷為中國經濟體制改革指明了方向。

“深化財稅體制改革”、“健全城鄉發展一體化體制機制”、“設立國家安全委員會”,這些將對中國社會都產生重大改變的改革舉措,已經引起社會各界深入討論。而“劃定生態保護紅線”,“對領導幹部實行自然資源資產離任審計”;“改革院士遴選和管理體制”,“實行院士退休和退出制度”;“堅持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一體建設”,“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逐步減少適用死刑罪名”等一些生動而具體的改革表述,同樣引起社會不同群體的關注。

然而,眾所周知,涉及既得利益的改革必然不會一帆風順。“例如,分配領域在某種程度上就出現了利益固化的情況。”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劉元春表示,此次全會是“對改革的改革”,在過去改革的基礎上調整利益格局,進一步處理好發展與分配、效率與公平的關係,使改革發展成果分配朝著人民群眾更多更公平分享的方向邁進。

為了全面推進改革,中共中央專門成立了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負責改革總體設計、統籌協調、整體推進、督促落實。戴焰軍告訴中新社記者,這既是提高党的領導水準和執政能力建設的需要,也是為全面深化改革提供保證。因為改革既然要“啃硬骨頭、涉險灘”,阻力之大和藩籬之多已經被做了充分估計,沒有強有力的領導和制度保證,很難讓改革撼動某些人的根本利益。

“必須以強烈的歷史使命感,最大限度集中全黨全社會智慧,最大限度調動一切積極因素,敢於啃硬骨頭,敢於涉險灘,以更大決心衝破思想觀念的束縛、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籬。”習近平如此表達深化改革的決心和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