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勝文參選臺北市長已是呼之欲出

在「七合一」選舉中,藍軍最有信心的是臺北市長選舉,而且這個選項也最令藍軍戰將青睞。實際上,臺北市的選民結構是藍大於綠,不但是軍公教人員麇集,而且是以中產、工商界等階層為特徵的經濟選民也較多,因此有人戲說藍軍即使是「躺著選」也可當選。即使是二零零六年發生了「人氣王」宋楚瑜跳出來搶奪搶泛藍選票,也被吸取了「趙黃相爭,阿扁得利」教訓的泛藍選民自動棄保,選擇了「正統藍軍」郝龍斌。另外,以往的幾位臺北市長,包括官委的李登輝,民選的陳水扁、馬英九,都是以臺北市長作為從凱達格蘭大道的東端(臺北市政府大樓),走向西端(總統府大樓)的終南捷徑。因此,不少泛藍戰將都趁著現任市長郝龍斌已經兩任不能再選的時機,摩拳擦掌,躍踴欲試。

目前已經宣佈參選的幾位藍軍戰將,各有特色,也各具政治派系背景,但均非坊間輿論的「最愛」,因為他們獨厚連勝文。就連已經宣佈參選的蔡正元,也聲稱倘是連勝文參選,他將主動退選「讓賢」。這種現象,令到包括黨主席馬英九在內的國民黨內因循傳統模式規律的大人物,頗為困擾及困惑。實際上,除了連勝文並不符合馬英九「小圈子」的用人標準,及連家人被普遍視為國民黨內的「反馬派」重要標杆,因而將會得不到馬英九的祝福之外,連勝文過去在人們的眼中,是一個含著金鑰匙出生的世家子弟,並非政治人物,未必能將臺北市治理好。

但三年前「五都」市長選舉時,他為朱立倫站臺助選所捱的一槍,不但是扭轉了藍軍岌岌可危的選情,而且也令不少人改變對他的觀感,很多人都認為應當予以補償。另外,他的敢於主動「反馬」,一連串的「丐幫幫主」等語言,尤其是在國民黨「十九全」,帶頭連署針對馬英九的提案,呼籲恢復「行政院長」副署權,預防「總統」擴權;「行政院長」由「總統」提名,須經「立法院」(國民大會)通過始可任命,預防分贓政治復辟,雖然惹起黨內「主流派」的忌恨,卻引發佔黨代表更大比例的「反馬派」的呼和。至於認為他是「紈公子」的人們,也因為他在出任悠遊卡公司董事長後,千方百計開源節流,僅僅兩三年時間,就轉盈為虧,而另眼相看。再聯想到他曾在香港的摩根史坦利服務過,現時仍是香港某跨境避險基金的合夥人,不但具有國際觀,而且也擁有現代財經管理經驗,應是管理臺北市這個國際城市的適當人選。

因此,不少人都把他為臺北市長的優先人才。尤其是國民黨內的「反馬派」,對馬英九接任黨主席後,先後排斥連戰、吳伯雄等元老而不滿,而把連勝文視為他們的代言人。臺北市長郝龍斌更是積極支持,委派他代表臺北市政府出席各種島內和國際活動,還攜同他出席在上海市舉辦的雙城論壇,千方百計地進一步抬升他的聲望。

但連勝文卻遭到了父母尤其是妻子的「狙擊」,不願他出選臺北市長。一方面,是眼看到官場險惡,「馬家軍」當道,有志難伸,而且也有「不屑為伍」之意;另一方面,連勝文在遭槍擊後,身體虛弱,難以應付繁重的市政事務。

但最近事情發生了重大轉化,連戰的一句「尊重他的決定」,不但令連勝文興奮,公開表示「我父親很少說會尊重我的決定,我第一次聽到,還滿感動的」,而且也令國民黨內的「反馬派」,及厭惡馬英九用人「小圈子」作風的泛藍人士,看到了希望。

何事會促使連戰作出如此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看來關鍵點是在於今年五、六月間,馬英九通知他,從今年起,不再委派他作為領袖代表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改派蕭萬長擔任這一角色。從而刺激起了連戰必須讓連勝文延續連家人政治生命的強烈心理。當然,也是對馬英九的一種類似抗議的姿態。當然,最近檢方追查其女兒連惠心的「假藥案」,也起到了「火上加油」的作用。

實際上,連戰一直把自己在二零零五年前赴大陸進行「和平之旅」,並與胡錦濤達成《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視為為自己對國民黨的貢獻。盡管他在卸任國民黨主席之後,是由吳伯雄接替他擔任「國共平臺」的角色;及馬英九上臺後,因是「總統」而不便以黨主席身份出席「國共論壇」,而委派榮譽主席吳伯雄「代打」,連戰並沒有意見。只要能繼續作為馬英九的代表,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已經多次與胡錦濤見面之下,繼續每年與習近平會面,也就心滿意足。

但是,現在馬英九卻突然「換人」,換上蕭萬長,斷絕了連戰與大陸的領導人見面的機會,當然老大的不滿。他在接到馬英九「換人」的通知後,率同家人前往大陸訪問,就當是「結業禮」;而大陸方面似是也深知此意,而給予了極高的禮遇和接待規格,作為對他打開國共交流大門作出重大貢獻的彰揚。

連戰今年兩次訪問大陸,都有攜帶了連勝文,其「父業傳子」之意不言而喻。當習近平今年二月第一次與連勝文見面,看到他一米九五的身高,直呼「好高啊!」並笑著對大家說,「他比我高」,就使人產生許多遐想。人們除了是被這溫馨場面所感動之外,更是認為北京鼓勵連勝文「子承父業」,繼續從事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工作。相對比於馬英九的「只經不政」,至今不願履行《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中的進行兩岸政治對話,建立軍事互信機制,簽署和平協議的共識,似乎是將希望寄託在「馬英九後」包括連勝文等國民黨中生代的身上。這也是近日台灣政壇突然傳出,馬英九之所以要發動「九月政爭」,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馬英九懷疑北京支持「王(金平)連(勝文)配」的緣起之處。

北京高層對連勝文的期待,及馬英九對連家的排斥,尤其是在國民黨兩位到程度不同地受到馬英九排擠的榮譽主席中,吳伯雄有子繼承衣缽,其中吳志揚已當選桃園縣長,而桃園縣將在「七合一」選舉中升格為直轄市,吳志揚當選連任的機會甚高,屆時就將以直轄市長的身份出席「行政院」院會;另一子吳志剛也已當選為「立委」;就是有連戰在政壇上「膝下無人」。如果連勝文也能當選臺北市長,就也能出席「行政院」院會。說不好,經過兩任八年的政績積累和政治歷練,也將有機會從凱達格蘭大道的東端走向西端。

因此,昨日連勝文受邀參加艋舺青山宮三祖遶境出巡活動的「亮相」,就引起台灣政治震動,被視為他已決定參選臺北市長的「無聲宣言」,也就不足為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