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切觀察「佔中」對澳門經濟的間接影響

內地「國慶黃金周」已經結束。現在應是對澳門經濟尤其是旅遊博彩業在「國慶黃金周」中的表現,進行總結經驗教訓,以利以後再戰的時候。

澳門的旅遊博彩業在今年的「國慶黃金周」中,受到雙重的影響。其一是長期性也是戰略性的,是內地執行習近平主席的指令,進行全面的反貪及禁奢鬥爭,給澳門旅遊博彩業帶來的影響。昨日英國《金融時報》就指出,澳門六大博彩運營商的股價今年以來下跌了百分之二十七至三十八,中國內地經濟放緩、入境規則收緊以及反洗錢措施加強是三大原因。而專家表示,最大原因在於反腐運動使得內地「VIP」豪賭客不敢再來,因而占博彩業總收入三分之二以上的「VIP」市場遭受的衝擊更為嚴重,而一些大的賭場仲介也已經不再借錢給內地富人,因為「你不知道下一個是誰」成為反腐行動的目標。

其二則是香港「佔中」對澳門旅遊博彩業的影響,主要是短期性的。昨日有本澳的旅遊業人士指出,業界原本預計本月旅遊市況暢旺,但觀察「國慶黃金週」的情況,估計內地隨團旅客減少二至三成,主要原因是受香港「佔中」影響,內地嚴格實施暫停發出訪港團隊簽注;而內地的旅遊團的行程,往往是在遊覽了香港之後轉來澳門,因而澳門連帶受到內地嚴格實施暫停發出訪港團隊簽注的影響。倘該措施實施持續超過一個月,可能連帶對本澳旅遊業界的影響較大。

但對上述第二個影響因素,也有不同看法。旅遊局長文綺華就認為,內地取消一些香港團隊簽注的措施,效應未見在本澳出現,旅客人流量估計與去年相若。

但會影響到內地旅客港澳遊的傳統模式,即先到香港再來本澳。另外,台灣《聯合晚報》昨日更是編譯外電報導,以《佔中黃金周,肥了澳門賭場》為題指出,

大批「佔中」抗議人士封鎖香港鬧區街道,迫使眾多商店在「黃金周」長假關門休業之際,澳門賭場則笑呵呵地坐收漁利。「佔中」民主運動把香港帶進進數十年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也將「黃金周」的遊客數增幅壓制到只有百分之五點四,遠低於去年的百分之十六。但「佔中」民主運動卻在「黃金周」把大批陸客趕到澳門來,這對受到內地箝制貪腐影響而經歷了五年來最慘低迷景氣的澳門賭場來說,不啻是一場及時甘霖。根據統計,自十月一日起的「黃金周」長假開始以來,已有逾七十五萬大陸遊客湧入澳門賭場,比去年同期成長百分之十七。為此,為豪客安排澳門賭場之旅的澳門「博彩最前線」工會團體副理事長李國強說:「香港的佔中運動把更多大陸遊客送到澳門來,也激勵了零售市場。」「許多想避開抗議熱潮的香港人也來到澳門,讓賭場的遊客人數大增。」

反貪和禁奢是國家政策,是為了維護國家的長治久安,因而即使澳門博彩業受到影響,也應認同及和支持,這是小道理服從大道理的要求。何況,過去澳門博彩業每年急速增長,嚴重擠壓其他各行業的生存空間,也應籍此鬆一口氣,趁勢調整經濟政策,回到經濟發展的「新常態」。因而在一定意義上說,這是壞事變好事,關鍵是在於如何操作,並予以正確引導。把重心從吸引豪客轉向日益擴增的內地中產階層,亦即將主要投注對象從動輒揮霍百萬元的少數豪客,而轉移到押注金額以千計數的夫婦檔或家庭賭客,改打「大眾市場」策略,吸引眾多的賭客,以彌補豪客人數下降的衝擊。因此,對中場實施全面禁煙,可能會對博彩業經營者帶來不便,但從長遠看,反而是會幫博彩業經營者吸引到更多的賭客。所謂「牢騷太盛防腸斷,風物長宜放眼量」,就是這個道理。實際上,中場客比例上升,貴賓廳客比例下降,這也是博彩業發展的「新常態」。至少,是可以減少逃匯問題,幫助國家把好反洗錢這道「關卡」。

但有一個情況必須注意,就是仍然有內地的「大豪客」,為了逃避內地紀檢機關的監控,改到澳門以外的其他國家和地區的賭場參賭。他們如果是自行前往,我們無話可說;但據說,其中有一部分「大豪客」的「去澳門化」,是由澳門的博企運作的,主要是利用其與在其他國家或地區的賭場存在類似「連鎖店」的關係,將本來在澳門下注的「大豪客」,設法轉移到他們在其他國家和地區投資經營的賭場去,以逃避內地紀檢機關的監管。因而在客觀上,這是抵制習近平反貪反貪禁奢鬥爭的行為。

更值得注意的是,某些母公司在美國的澳門博企,卻以其澳門博企的名義,申請在內地的一些城市如上海等設立了辦事處,表面上是招徠內地的「大豪客」到澳門玩耍參賭,但實質上卻是在為他們辦理來澳手續的同時,也利用其與美國某些部門的特殊關係,代其辦妥了赴美簽證。當他們抵達澳門之後,立即用商務飛機將他們載送到美國的賭場去參賭。這是「損澳利己」的行為。澳門有關方面,應與內地有關部門交涉,制止這種取巧行為 ,既是維護澳門特區的經濟利益,也是協助中央反貪禁奢的鬥爭。

至於香港「佔中」對澳門旅遊業的影響,應是短期效應,在香港「佔中」問題得到解決後,就將會恢復常態。但在「佔中」獲得解決之前,本澳主管行政部門還須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主動與國家旅遊局等機構商量,是否可以調整措施,允許內地旅行社單獨組團來澳門,而無需經由香港轉程。由於澳門並沒有發生旨在對抗中央的「佔中」行動,相反多數居民和各行各業都譴責「佔中」的破壞法治行為,應當體現「乖仔有糖食」,而不是「乖仔」與「調皮孩子」一樣受到「懲罰」。

台灣《聯合晚報》引述了外電採訪澳門「博彩最前線」副理事長李國強的談話內容,而相關外電也指出,包括德意志銀行在內的一些經紀商認為,由於用工成本正在上升,澳門博彩業大眾市場的增長也會更疲弱。但是,正是「博彩最前線」等團體,最近卻不顧包括用工成本在內的博彩業經營成本急升,而內地進行全面的反貪及禁奢鬥爭卻令澳門博彩業增幅放緩的實際情況,頻頻發動針對博企的遊行示威活動,向博企經營者施加「加薪」、「發放花紅」的壓力,令博彩經營者「雪上加霜」。因此,也是他們應該進行反思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