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要固樁柯文哲欲脫綁未來前景不看好

無黨籍臺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和民進黨主席蔡英文這兩天關於兩者之間是否存在「契約」的爭論,折射了「在野大聯盟」與「泛綠大聯盟」的紛爭。當蔡英文看到柯文哲勝選的機會增高,不甘心拱手相讓「本來應是屬於民進黨」的臺北市,要把柯文哲拉進到民進黨的陣營,以壯大民進黨的陣勢,為自己在二零一六年的「總統」大選爭取勝選而加分添勁,因而雖然不要求他加入民進黨,但卻希望他能參加民進黨縣市長聯誼會的運作。但柯文哲卻百般不願,甚至還否認曾經與民進黨訂立過相關「契約」,是擔心將會自廢「在野大聯盟」的「武功」,而變成了「泛綠大聯盟」,導致無法突破臺北市泛綠票源的基本盤,很可能會致令自己多月來「跳脫藍綠」的努力功虧一簣。但如此一來,說不好將會令部份民進黨支持者失望,屆時拒絕投票給他。因此,柯文哲在此紛爭事件中的日子也不會好過,擔心「兩頭不到岸」。

這反映了蔡英文「悔不當初」的心態,可能也有對蘇貞昌任黨主席時所主導的臺北市長初選實行兩階段民調,而致禮讓柯文哲極為不屑的心理。實際上,當時的臺北市長黨內初選作業,是在蘇貞昌主席任內進行的。本來,在首階段民調中,民進黨參選者姚文智的表現甚佳,對改善臺北市政落了不少功夫,其「市政藍圖」的一些獲得藍綠兩方面的激賞。但蘇貞昌一方面是高估了連勝文的戰鬥力,另一方面是擔心在民調比姚文智還高的柯文哲加入戰團後,將會導致泛綠陣營「鷸蚌相爭」,當然也有出於要阻擋屬於「謝系」姚文智的私心自用,因而同意實施兩階段民調,並由柯文哲勝出,民進黨將參選臺北市長的權利「禮讓」給柯文哲。這是自一九九四年臺北市長實行民選產生以來,民進黨首次缺席臺北市長選舉。

對此,蔡英文似是並不怎麼認同,也不以為然。因為在過去,無論民進黨在臺北市的選情多麼艱困,都不會不派人參選臺北市長,包括二零零二年,爭取連任臺北市長的馬英九如日當空,民進黨內無人敢去挑戰,黨中央秘書長李應元為了黨的利益,只好自我犧牲上演一幕「蚍蜉撼大樹」。一方面,是要為陳水扁二零零四年爭取連任「總統」,而維護好民進黨在臺北市的基本盤,另一方面是民進黨的臺北市議員候選人,需要黨籍市長候選人實施「母雞帶小雞」,帶動他們的選情。李應元盡管大輸了,但因達到上述兩個目的,因而也是雖敗猶榮。

按照這一邏輯,民進黨不應放棄今次臺北市長選舉。尤其是馬政府民意支持度如此低迷,民進黨在臺北市有一搏的機會,何況民進黨即使是在臺北市輸了,也是屬於非戰之罪,因為臺北市本來就不是屬於民進黨的。一九九四年陳水扁之所以能僥倖當選,只不過是佔了黃大洲與趙少康「鷸蚌相爭」的便宜,此後泛藍陣營懂得了「棄保」技巧,即使是「人氣王」宋楚瑜落場參選,也未能再次讓民進黨的候選人「漁翁得利」。

因此,倘是從民進黨的利益出發,儘管柯文哲會有勝選的可能,但由於他已聲明不會加入民進黨,即使是他能當選,對民進黨來說也沒有什麼裨益。因此,明知民進黨出戰臺北市長是打定輸數,也不應放棄,以維繫民進黨在臺北市的基本盤,及由民進黨的市長候選人發揮對民進黨籍市議員候選人的「母雞帶小雞」作用。

更何況,蔡英文要選「二零一」六,柯文哲雖然是與民進黨協調出線,雖然也答應為民進黨市議員候選人輔選,但他畢竟不是民進黨員,可以天馬行空。即使是他的意識形態「墨綠」,但為了自身的最大利益計,可能會背叛泛綠。而且即使是沒有「背叛」,在「二零一六」中也未必會為自己站臺。

但蔡英文在接任民進黨主席後,又必須承認及繼承這個由蘇貞昌定下來的遊戲規則。因此,蔡英文在百般無奈之下,只能是對柯文哲實施「固樁」,一方面要求他在當選後參與民進黨籍縣市長聯誼會的運作,施政要先與民進黨討論;另一方面是必須為民進黨籍市議員候選人站臺輔選。為此,蔡英文還搬出了「契約論」來,說是柯文哲曾與民進黨簽署了相關「契約」,柯文哲必須履行承諾。

但柯文哲明確認知,自己要搞的是「在野大聯盟」,而不是「泛綠大聯盟」。因為只是依靠泛綠陣營在臺北市的基本盤,是根本不可能勝選的。而盡管他的民調一真高於連勝文,但卻沒有突破泛綠陣營的基本盤,形成了「天花板效應」,他的民意支持度已經到頂,不能再升了,實際上幾個月來他的民調就從來沒有超過百分之四十五。而連勝文民調雖然低迷,但卻有二十多個百分點的選民拒絕表態,可能就正是國民黨的支持者,只不過是對連勝文尤其是連家有意見,而不願表態而已。如果連勝文能夠成功地操作為藍綠對決,泛藍支持者含涙投票,大陸和海外台商也返台投票,其選情就將會隨時翻盤。因此,柯文哲還是希望在不要局限於泛綠支持者的選票,而是希望能吸引中間選票,藍綠通吃。而如果自己答應蔡英文的要求,就無法突破藍綠。實際上,柯文哲就像《圍城》的人物那樣,就是要擺脫民進黨的控制,甚至聲稱自己當選後,在組班時所用之人必須要先脫黨。

至於蔡英文所強調的「契約」,柯文哲則擰頭否定,只是承認曾與民進黨達成口頭承諾,不是必須執行的「契約」。其實,當時民進黨在與柯文哲密商後,民進黨是有發出「新聞稿」,白紙黑字地寫明柯文哲作出的三點承諾的,其中第一點就是柯文哲主動承諾,曾與民進黨二零一四縣市長選舉共同政見的討論,據以形成共同政見,納為未來柯文哲當選臺北市長後的施政方針。在當選臺北市長後,針對一些重大議題,柯文哲願與民進黨的縣市長共同討論,形成共識,採取一致立場。現在柯文哲要反悔,也就難怪蔡英文要「固樁」,力阻他跳出如來佛的手掌了。

既然如此,柯文哲即使是能勝選,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也未必能與民進黨結盟,而是「走自己的路」,甚至還將會向北京示好。實際上,他就曾不止一次地強調自己曾去過大陸多次,這往往是民進黨的候選人在競選期間不敢說的。這就反映了他正為自己的未來留定後路,不一定要靠掛民進黨。

(發自臺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