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辦「竊聽案」恐在投票日前難以真相大白

在「九合一」地方選舉的關鍵時刻,無黨籍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競選總部政策部辦公室,發生疑似「竊聽案」,柯營聲稱是台灣版的「水門事件」及「白色恐怖」行為,而連營則回以這是柯營的「自導自演」,栽贓陷害,形成了「羅生門」。而在三個星期後,台北地檢署以違反選罷法等罪嫌,指揮警方拘捕柯辦所委託的徵信業者吳德義及林俊宏到案,並聲請羈押禁見;但法官認為證據不足而裁定兩人無保請回。而委託吳、林兩人檢測柯辦是否遭竊聽的柯辦幕僚彭盛韶,在主動到案說明時也被檢方認為涉案而當庭上銬逮捕,由證人該列妨害秘密罪被告,並命交保三萬元,但彭嫌自認無罪而拒絕交保。後由於法院裁定吳、林兩人無串證之虞而請回,而認定彭嫌也無羈押理由,因而決定無保請回,但仍認定他有犯罪之嫌,因而裁定限制居住。由此,有人歡呼「真相大白」。而此事的後續效應如何?也值得觀察。

所謂「竊聽案」果然是「真相大白」了嗎?從目前的發展態勢看,當初柯營指責連營「竊聽」,完全可以排除,還連營及其競選總部幹事長蔡正元一個清白,而所謂「台版水門案」也應是完全可以排除。因此,對涉及連營的部分而言,確實是真相大白。該案所有的疑點,都已集中在當初聲稱被「竊聽」的柯營的身上,包括柯辦幕僚彭盛韶,及吳、林兩位徵信業者的疑點最大。但法院法官卻認為證據不足而無需對吳、林實施羈押,因而檢方也從對彭盛韶的處理,從交保到無需交保。因而柯營是否「自導自演」,還不能算是真相大白。而從案情發展看,有以下幾個可能:

一、確如徵信業者林俊宏所說,是他在發現該大樓未有安裝監視器,為了招攬生意,而獨自到配電箱動手腳,留下可供監聽的音源線及T插線,製造被竊聽的疑陣,待事件曝光,他就有機會說服大樓業主在樓梯間裝設監視器,進而從中獲利。而邀他同行的徵信業好友吳德義及柯辦人員不知情。但由於他不屬於任何徵信社,所謂爭取安裝監視器生意的動機站不住腳。因此,不排除他企圖一肩扛下罪責,以掩護吳姓業者及彭盛韶過關。

二、檢方一度懷疑彭盛韶連同吳、林兩名徵信業者自導自演「竊聽案」,仍不能完全排除。實際上,檢方就是從「竊聽案」發後,兩造人之間突然放棄以語音電話通話,而是以短信頻繁聯絡,而揭發此案的,因而相關懷疑仍未能排除。但由於事隔三個星期,證據早已被湮滅,而且也已達成攻守同盟,檢方難以掌握確鑿證據,致使法官認為證據不足,駁回羈押聲請。就此而言,「竊聽案」仍難以說「真相大白」。

三、由於歷史的原因,台灣地區的部分法官,雖然沒有加入任何政黨,但其意識形態偏綠。因而很難保證,在處理此案時,完全可以保持中立。

而現在距離十一月二十九日「九合一」地方選舉的投票日,只剩下五天。無論法官是否能保持中立,按照以往的經驗,都根本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對該案作出任何裁決。而檢方也有可能擔心會被指責為影響選舉結果,甚或檢方本來就傾向於柯營,而對該案的偵查就此「打住」。

即使是能在「九合一」選舉後揭發真相,確實是屬於自導自演的,但連營已失去追擊的最佳時機。其後果,就像當年吳敦義的「緋聞錄音帶」在選後才被證明是變造的那樣,由於選舉結果已定,也由於「當選無效之訴」的效期已過,只能是徒呼奈何。

實際上,本來檢方的偵查結果,還了連營的清白,而且也有柯營自導自演的指向,這是連營的「利多」因素。但由於如同宣傳戰士國民黨的弱項一樣,連營對此難得的機會未能較好地掌握,因而喪失了反擊的良機,只是懂得為自己可以解脫出來而鬆一口氣。

相反,柯營有嫻熟宣傳戰的民進黨人相助,往往能將黑說成白,這一次也不例外,很快就將案情淡化了下來,消弭了對己方的殺傷力。而且,還借力使力,放出耳語說是「司法迫害」,從而激發支持者的反彈力。實際上,據說昨日柯營舉辦的大型活動,雖然沒有民進黨的「天王」級人物參與,但卻有二十萬人參加,比起有馬英九等「天王」級人馬參加的連營遊行活動,只有十萬多人,據說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由該案激發出來。而彭盛韶的拒絕交保,還被柯營支持者視為「對抗司法不公」的「英雄」。這對檢方的壓力,可想而知。就不如索性放慢腳步,明知可以破案,也先放下,待到選舉過後才繼續偵查,以免會被攻擊為「破壞選舉」。既此,所謂的「竊聽案」,在目前階段,又如何能說是「真相大白」?!

實際上,柯營的宣傳功力確實是異常強大。尤其是其網軍的殺傷力,直殺得連勝文遍體鱗傷,連營哀鴻遍野。就連連勝文家人不管是否有說過「不要讓連勝文不開心」,都能歪曲醜化一番,讓連勝文的形象大受損傷,在年青選民中所能起到的負面效應甚大。而連勝文與蔡依珊的合影照片,也被惡攪一番。相比之下,連營的宣傳戰,就弱得多了。這可以說是連營厚道,但選舉關係到成王敗寇,你厚道人家可不厚道,就連對自己極為不利的所謂「竊聽案」,也可將之顛倒過來。因此,即使是檢方能在投票日前讓案情真相大白,仍將會被柯營的網軍歪曲醜化,並將檢方也「拖下水」。

看來,柯營戈培爾式的輿論戰術,是應可避過檢方偵查所謂「竊聽案」的危機,迅速止血停損,因而是不會影響其選情的。連營當然是可以從「竊聽案」中得到大解脫,但由於未能乘勝追擊,而將撈不到任何便宜「著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